周鴻禕:我不主張人人都辭職去辦一個公司

周鴻禕(左)在美國西雅圖接受南都記者的專訪。

當地時間9月23日上午,第八屆中美互聯網產業論壇在美國西雅圖微軟園區舉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出席開幕式。這也是首次有國家元首出席中美互聯網產業論壇。中國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將主持論壇。

根據南方都市報報導,記者獲悉,本次論壇一共有28位中美互聯網公司的CEO確認出席。23日下午,記者在西雅圖獨家專訪了當時即將參會的奇虎360董事長兼CEO周鴻禕。

互聯網安全挑戰只會越來越大

南都:這是你第幾次參加中美互聯網產業論壇?近些年網路安全問題受到國際社會關注,你對這個論壇有哪些期待?
周鴻禕:作為大陸最大的網路安全公司,我幾乎參加了每年的中美互聯網產業論壇。這個論壇的宗旨是中美兩國政府和業界相互瞭解、溝通的平台,雙方就互聯網發展各自表述各自的觀點和看法,倒不一定要達成具體的合作。

去(2014)年舉行的論壇上,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講了一個概念,『君子和而不同』。意思是說,我們要尊重別人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大陸和美國的情況不一樣,對互聯網的看法和觀點不一樣,正因為觀點不一樣,所以大家需要交流,至少需要知道對方的觀點是什麼。

當然,這個論壇最主要的話題是網路安全。因為網路現在變得越來越不安全,不僅是對國家、公司甚至對個人來說,安全的風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正在不斷增大。

南都:這也是第一次有國家元首出席中美互聯網產業論壇。
周鴻禕:是的。習總書記對網路非常關心和重視,他說過一句話:『沒有網路安全也沒有國家安全。』習總書記在接受華爾街日報的採訪中,也有很大篇幅談到互聯網安全。

南都:那你在論壇上,會講些什麼?
周鴻禕:我會談一談未來幾年網路安全面臨的挑戰和機會。

現在互聯網的發展肯定比五年前、十年前有很大的進展,但我們也會發現,隨著技術的發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各種攻擊技術層出不窮。當人們把生活跟網路聯繫得緊密不可分的時候,帶來的安全挑戰只會越來越大。

第一,是對個人隱私的挑戰,因為所有個人的資料都會被傳到網上。第二,有可能面臨財產損失,因為每個人可能會透過各式各樣的支付方式,把銀行帳號跟各種設備連在一起。

第三,萬物互聯不光是把電腦、手機連在了一起,把很多的物理設備也連在一起。舉一個例子,如果你開一輛智慧汽車走在路上,突然被駭客鎖定,突然停車,你可能就會出交通事故。而且由於各種萬物互聯(IOT,The Internet of things)設備的使用,跟互聯網的連接點會越來越多,連接點越多,攻擊的可能性就會越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提出來,如何增加國際間的合作,包括增加網路安全情報和技術的交流。實際上,網路攻擊不是針對哪一國,是對整個社會的,對所有在用互聯網的人。美國老說是網路攻擊的受害者,其實大陸也一樣,大陸也是受害者。

世界上沒有最安全的系統

南都:那圍繞這麼多挑戰,互聯網安全公司有哪些機會?
周鴻禕:是的。萬物互聯一方面給安全帶來挑戰,也給我們提供了很多安全問題的機會。

比如,兒童手表。大陸的社交媒體上幾乎每天都會有兒童走失的新聞,而且找回的難度很大。因此,我們製造了一款兒童定位通話手表。這款手表有GPS定位晶片和通話模組,孩子戴著這款手表,家長打開手機,就能知道孩子所在的位置,還可以呼叫兒童手表,與孩子通話。

第二,我們製造了家用的智慧攝像機。網路攝影機安裝在家裡,連接上W iFi之後,家庭主人打開手機裡的A PP,就能看到家裡的情況,可以拍照、錄製影片。家裡如果出現陌生人,攝像機可以拍照,把照片傳送至家庭主人的手機上。

第三,我們還製造了能夠連接互聯網的行車記錄儀,幫助車主保證行車安全。

南都:說到網路安全,蘋果的安全審核機制常被認為是最安全的,但是XcodeGhost事件的爆發讓人對此重新審視。那是否可以認為,iOS的安全神話破滅了?

周鴻禕:應該說,蘋果在安全機制方面是做得很好的,但是XcodeGhost事件的發生說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世界上沒有最安全的系統,無論你認為多麼安全的系統,別人都能找出漏洞,這個漏洞不一定是在蘋果公司,它可以在開發者,甚至可以在一個開發工具上。

南都:22日小米和魅族分別發布了新款手機,手機戰依舊火熱。之前你說硬體創新還有很多機會。現在你依然這樣看嗎?
周鴻禕:我依然這麼看,手機是一個紅海,在硬體上做出創新和差異,還是一個永恆的話題。我相信,未來手機的體驗主要是兩個,一個是手機的軟體,二是手機搭載的各種服務。

絕大多數同學把創業想簡單了

南都: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背景下,我們身邊確實出現了人人都在創業的熱潮,你現在怎樣看待這股創業熱潮?
周鴻禕:關於這個問題,我的觀點多年沒變過。首先,我當然認為鼓勵創業和創新,因為大陸最缺的是兩個,就是創新精神和創新文化。

第二,創業是需要勇氣的,大陸的年輕人如果一畢業都想去當公務員、去大企業拿鐵飯碗,這個社會會沒有創業精神,社會不可能日益進取。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很多人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過於狹義理解,大家老是把創業定義成我自己開公司才叫創業,我認為真的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開公司,創業講的還是一種企業家精神。

你看美國矽谷,不是說矽谷有很多生意人,而是有很多人能夠做出有價值的產品和服務,而且這種產品和服務能夠改變其他人的生活,能夠給社會帶來效率,能夠創造價值。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創業的精神和創新精神,但創業的形式可以多樣化,可以是有自己的公司,也可以是加入創業公司。,都管自己叫CEO,這是把創業庸俗化和形式化。

南都:那麼,你對大學生創業潮怎麼看?
周鴻禕:大陸的商業環境這麼複雜,如果大學生剛畢業想創業,坦率說成功的難度要比普通人高很多,即使在美國,畢業後就創業成功的例子也就那麼幾個。我經常開玩笑說,大陸中彩票的概率都比他們高。

當然,我自己也投了不少大學生創業的專案,接觸下來,我整體感覺絕大多數同學還是把創業想得太簡單了。所以我的一個觀點是,大學生創業要麼去學習創業、參與創業,要麼直接創業也行,但對創業不要有太高的期望,最多是一個人生經歷、體驗。我還是強調創業是一種精神、是一種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