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24省份出台戶籍制度改革方案 部分地區降低落戶門檻

陸24省份出台戶籍制度改革方案。

大陸的戶籍制度改革正在不斷推進。截至目前,大陸全國已有24個省份出台了戶籍制度改革方案。綜合各地方案來看,建立居住證制度成為各地『標配』,部分城市降低了落戶門檻,特大城市則普遍提出『建立積分落戶制度』。

24省份出台戶改方案

根據中新網報導,9月21日,大陸公安部副部長黃明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透露,戶籍制度改革工作已經取得了重要的進展。國務院的意見出台以後,現在大陸全國已經有24個省區市出台了具體的實施意見。

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已經出台戶籍制度改革方案的地區包括新疆、黑龍江、河南、河北、四川、山東、安徽、貴州、山西、陝西、江西、湖南、吉林、江蘇、福建、廣西、青海、甘肅、廣東、重慶、雲南、遼寧、湖北、內蒙古等。

觀察各地的戶籍制度改革方案,多數地區以2020年為時間表,明確提出了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落戶的具體目標。以新近出台方案的幾個省份為例,廣東提出『到2020年努力實現1300萬左右的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廣東城鎮落戶』;湖北提出『努力實現500萬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鎮落戶』;內蒙古則提出『到2020年努力實現400萬左右農牧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落戶城鎮』。

此外,少數省份還提出了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的目標。其中,重慶提出『到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5%以上,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0%左右』;河北提出『到2020年,全省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45%』;青海提出『到2020年,全省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0%以上』;江蘇則提出『戶籍人口城鎮化率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差距縮小到5個百分點』。

『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更能體現真實的城鎮化水平。』國際金融論壇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大陸的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遠遠低於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在這種『半城鎮化』的現象下,多數農民工及其隨遷家屬,無法在教育、醫療、養老等方面平等享受城鎮居民的基本公共服務,因此,提升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更為重要。

建立居住證制度成標配

在明確主要目標的同時,各地戶籍制度改革方案還提出,要取消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性質區分,建立統一城鄉戶口登記制度。此外,各地方案也均提到了建立居住證制度。

按照國務院2014年發布的《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要以居住證為載體,建立健全與居住年限等條件相掛鉤的基本公共服務提供機制。各地要積極創造條件,不斷擴大向居住證持有人提供公共服務的範圍。

記者注意到,在《居住證管理辦法》遲遲沒有出台的情況下,多數省份的方案對建立或完善居住證制度多為原則性規定,內容大都與國家版戶籍改革意見保持一致。

綜合各地方案來看,申請居住證普遍需要在當地居住半年以上,居住證持有人享有與當地戶籍人口同等的勞動就業、基本公共教育、基本醫療衛生服務、計劃生育服務、公共文化服務、證照辦理服務等權利。

但是對於隨遷子女參加中高考、住房保障、養老服務等更為核心的權利,各地的方案則普遍定調為『逐步享有』,且需與居住年限、社保年限等條件掛鉤,但是大多數省份並未明確所需具體年限,僅少數地區作出了詳細規定。

其中,新疆提出『居住證持有人連續居住滿二年和參加社會保險滿二年,逐步享有與當地戶籍人口同等的職業教育補貼、就業扶持、住房保障、養老服務、社會福利、社會救助等權利;隨行子女在當地連續就學滿四年以上、父母參加社會保險滿三年為基本條件,逐步享有隨行子女在當地參加中考和高考的資格』。

易鵬認為,囿於固有利益和地方財政壓力等因素,戶籍制度改革難以一蹴而就。居住證制度作為戶籍改革的過渡政策,其『逐步享有、穩步推進』也是為了避免動作過猛從而對財政造成過大壓力。

部分地區降低落戶門檻

對於戶籍制度改革,民眾最關心的是怎樣圓『城市夢』。觀察可見,在落戶條件方面,與國家版的意見相比,不少地區的方案降低了落戶門檻,落戶條件更為寬鬆。

按照國家版的戶籍改革意見,要全面放開建制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有序放開中等城市落戶限制,合理確定大城市落戶條件,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規模。

相比之下,一些省份的『步子』更大。其中,貴州提出『全面放開中、小城市和建制鎮落戶限制』,這意味著貴州的中等城市與小城市、建制鎮的落戶限制將同樣全面放開;湖北提出,城市綜合承載能力壓力小的大中城市,可以參照建制鎮和小城市標準,全面放開落戶限制。

對於大城市的落戶條件,國家版的戶籍改革意見規定『對參加城鎮社會保險年限的要求不得超過5年』,而河南縮短為『不得超過2年』,安徽縮短到『不得超過3年』。

在特大城市落戶方面,各地普遍提出了建立完善積分落戶制度。河南提出『省會城市要建立完善積分落戶制度』;黑龍江提出哈爾濱要『積極建立和完善積分落戶制度』;湖北提出科學控制武漢市人口規模,合理設置落戶積分分值,建立積分落戶制度。

在專家看來,現在北上廣等特大城市無法再集聚和承載再多的人口,『城市病』也越來越突出,因此,在放開中小城市落戶限制的同時,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規模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易鵬表示,特大城市落戶的積分制,是針對當前大陸國情的一項措施,但是在落實過程中,要注意不同階層之間的公平。『積分落戶的門檻設定,首先要考慮引進人口的平衡性和多樣性,既要鼓勵高端人才入戶,也要給普通勞動者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