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對派再搞集會 煽動示威者衝擊警方

「快必」譚得志(右)向警員叫囂,煽動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

28日是『占禍』爆發一周年,反對派重返金鐘,再搞集會,但門庭冷落,蛇鼠混雜,參與團體各有圖謀,藉機『抽水』。其間人民力量企圖衝出夏慤道,令一年前的『占中』亂象再現,但『人力』的煽動無人回應,加上三千警力嚴密布防,所謂的衝擊最終淪為一場鬧劇。反對派的集會也在持續兩個半小時後匆匆散場,警方表示,在金鐘政總一帶參與公眾集會的最高峰人數僅為1100人,當中還包括180名參與反『占中』集會人士。而28日有多個團體分別在金鐘、旺角和銅鑼灣集會,聲討『占中』黑手,呼籲在選舉中踢走反對派。

鳳凰網據香港大公網報導,反對派被指企圖藉『占中』一周年之機再搞衝擊,28日民陣、學聯等多個反對派團體,在政府總部外的夏慤道及添美道交界的行人路設置大台集會,虛張聲勢。

3000警力防亂

警方對此早作嚴密部署,消息指,警方為防有人乘機搞事,28日至少出動三千警力戒備,其中港島區駐重兵,有二千二百名人員候命,另外,九龍西亦抽調約八百名人員協助。中午時分,在政府總部一帶巡邏的警員便明顯增加,更在夏慤道架起一排鐵馬,預防再次有人霸占馬路,同時在鐵馬附近駐派警員站崗。

下午四時,反對派開始集會,現場蛇鼠混雜,既有團體趁機高價賣書斂財,亦有本土派持龍獅旗搖旗吶喊,不同的團體藉集會之機,各懷鬼胎。而在集會過程中,『占中三醜』、『雙學』、反對派政黨代表等陸續上台發言。『人力』執委『快必』譚得志叫囂稱,若下午5時58分時能聚集約1000人,便會衝出夏慤道,占領行車線。警方隨即透過揚聲器點名譚得志,要求他不要煽動市民。

到了下午5時58分時,大會剛結束反對派代表的發言,『快必』忽然大喊一聲,聯同數十名『人力』成員衝向警方防線,企圖衝出夏慤道。警方立即作出應對,一方面加設鐵馬,緊急增調附近百餘名警員到場防範,一方面亦再次透過揚聲器表明,衝出馬路屬不智的違法行為,參與者可能會被刑事檢控,呼籲市民不要衝出馬路。

不過,『快必』自以為一呼百應,但參與集會的其他反對派政黨和市民無人跟隨『人力』行動。大會亦若無其事地繼續進行其他活動。『快必』等人被晾在一旁,神情十分尷尬。『快必』在進退兩難之際,多次鼓噪,但同樣無人回應,惟換得警方不下十次點名『譚得志』,要求他不要再對市民作出煽動。

『快必』煽動衝擊

最終『快必』等人與警方對峙近一小時後作鳥獸散,一場所謂的衝擊淪為不折不扣的鬧劇。民陣和學聯等的集會亦於晚上7時左右草草收場。警方表示,在金鐘政總一帶參與公眾集會的最高峰人數有1100人,當中包括180名參與『占中不代表我』的集會人士。

集會為名各自抽水

反對派28日舉行的『占中』周年集會蛇鼠混雜,既有人趁機高價賣書賺錢,亦有團體派單張,藉鉛水事件抹黑建制派,企圖為反對派在區選中撈選票。此外亦有本土派趁機揮舞龍獅旗,為『港獨』造勢。

金鐘集會現場,十多個反對派團體在各自『抽水』。『法政匯思』推出一本名為『看圖識治』的圖書,看似薄薄不足百頁,竟叫價100港元,聲稱是為『占中』而被檢控者『籌款』,但籌到的錢卻隨手放於于一個紙扎的籌款箱內。

另外亦有團體大派單張,拿鉛水事件借題發揮。單張中沒有分析事件的來龍去脈,僅僅列出多名反對用特權法調查事件的建制派議員,便草率得出結論,稱建制派阻撓調查事件真相;同時又列出八名支持使用特權法的反對派議員。區選在即,其為反對派造勢拉票的目的再明顯不過。更有莫名其妙的『六一七民間約章』,竟揚言要選出『民間特首』、『影子內閣』。

有『女長毛』之稱的示威常客雷玉蓮則在政總東翼外行人路,燃點寫上『我要真普選』的黃色孔明燈,被警方以安全理由勸阻。最終雷玉蓮未把孔明燈放上天空,孔明燈已燒著,警方用滅火筒將火撲熄。此外,激進本土派亦混跡其中,揮動龍獅旗招搖過市,趁機為『港獨』搖旗吶喊,極盡『抽水』之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