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路遇「星探」花9萬為女鋪路 半年只會洗澡舞

9月27日,該文化傳媒公司訓練幾名小朋友走T台。

被『星探』說動,成都媽媽白女士準備給女兒鋪一條『星光大道』,可首期投入1萬8 (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培訓費,女兒半年都在走台步,說好的詩歌朗誦、繞密碼、主持、國學基礎都沒有上過,白女士三個月維權抗戰,終於拿回部分培訓費。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去(2014)年11月初,成都市民白女士為女兒在一文化公司簽了一份《藝員培養協定書》,根據協定該公司不但承諾會把孩子包裝成專業模特兒,還會將孩子送上專業舞台。

可交了18600元,大半年時間,孩子就學會了跳一支《洗澡舞》和走T台步,最初承諾出演微電影《愛在童年》中途也被擱淺。

『上課老師遲到、合同上課程套餐和實際相差大……簡直太水了。』今(2015)年7月初,白女士和其他5位母親,以實際課程效果與合同承諾差距太大為由,要求該公司退還未上課程費。隨後家長們透過簡訊、電話、找上門等方式要退款,卻被對方多次推脫。直到9月27日,白女士才收回3840元退款。

路遇『星探』
面試包裝後將拍微電影

白女士2014年7月帶著女兒小雨(化名)在成都逛商場。剛走出商場大門,就遇到一個年輕女孩,手持話筒,旁邊跟著一位男子扛著攝影機。話筒上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成都少兒節目組』幾個字。女孩徑直朝自己走來,突然把話筒對準小雨。

『小朋友,你好可愛啊,你是和誰一起來的呀?』陸續幾個問題,小雨都流暢回答。一旁攝影男子攝影機鏡頭對準小雨,時不時調換方位。

年輕女孩接著告訴白女士,小雨活潑可愛,很有包裝潛力,可以去公司面試,一旦通過,就會進行『明星包裝』。最讓白女士心動的是,『包裝』方式是拍攝微電影,並在成都電視台播出。她留下了聯繫方式。

一周後,白女士接到藝德風尚文化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電話,讓小雨參加公司面試。抱著讓女兒鍛煉的心態,白女士帶著小雨到了成都紅牌樓一廣場辦公大樓4層,成都藝德風尚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稱『公司』)。

簽訂協定
交18600元簽訂《培養協定書》

一進公司,她和女兒被帶進教室。教室裡搭著T型舞台,台下坐著兩個評委。小雨站上舞台,唱了一首英文歌。在才藝表演結束後,白女士被請到了總監辦公室。『當時,她問我工作是什麼,孩子在哪裡讀書,都參加了哪些興趣活動?』白女士說,20分鐘後,工作人員通知小雨通過了面試。

想要加入『造星』計劃,拍微電影、上電視,首先得交1800元會員費。白女士同意,並現場交了錢。之後的兩周,老師教會了孩子跳《洗澡舞》。

公司工作人員告訴白女士,想要參加劇場表演,需進行更加專業的培訓,隨後拿出一份叫《藝員培養協定書(兒童)》的合同。『為更好的推廣包裝乙方』,培養專案課程採取『3(主修)+2(輔修)+1(選修)上課模式』。

主要包括天性束縛解放、表演基本功入門課、台詞課、形體課、影視賞析模擬課。培養週期共計60個課時,每課時45至50分鐘,收取費用9600元整。合同上寫明『藝員可享受服務:簽約期內保證乙方有舞台劇、電視劇或廣告活動的演出實踐機會。』

工作人員口中『專業老師的專業培訓』讓白女士很心動,並且承諾要請專業老師,站上專業舞台,參加專業比賽,在重慶、成都等大型演出活動中,讓孩子有機會參加。『一切都是為了娃娃』,2014年11月8日,白女士和藝德公司簽了兩個週期的培養計劃,再交了16800元。

學習課程
半年都在學貓步

簽了協定後,小雨開始每週六去上課。2014年快要結束,小雨只學了T台秀。白女士看著女兒『每週就去扭兩步,而課上完了走得都很差。』她完全不滿意小雨的學習效果。她開始懷疑公司的『專業性』。

她問小雨後才知道,五個星期的走台,都學的同一套步伐。她翻開合同,對照課程一一詢問女兒,上面的3個主修課程『消除膽怯練習』;『無實物表演』;『台詞功底訓練』所涉及的詩歌、朗誦、繞密碼;運氣發聲;主持、即興表達;國學基礎《弟子規》等,都沒有上過。

課程已上大半,主修內容很多沒有教。承諾的各大表演機會,也遲遲未通知。直到今年6月28日,公司讓小雨參加一個戶外模特兒走秀。白女士帶著小雨參加,卻看到是在某商業廣場頂樓,搭建起的塑膠棚,『看起來非常簡陋和隨意。』

集體維權
微電影擱淺 6位媽媽要求退款

而白女士一直嚮往著給女兒拍攝的微電影,一直沒有消息。直到今年7月初,白女士才從其他家長那裡得知,微電影被擱淺了。

袁女士的兒子也參加了這個培養計劃,她說自己和兒子的遭遇,與白女士母女很像。當初他們在動物園門口,同樣被『星探』女孩攔住,面試後交了9600元簽了一年藝員培養協定。『過去半年中,我的兒子參加了三、四次微電影的拍攝,而現在連一個成品也沒有。』

隨後,白女士和袁女士找到了其他幾位家長瞭解情況,才發現『課程太水了。』孩子學的東西屈指可數,老師經常遲到,交的會員費和培養費加起來,多則一萬有餘,少則幾千。

家長們一開始都是由微電影拍攝吸引,而後就一直沒見成品,更不用說在成都電視台播出了。而公司對此的回應是,『拍完了,還在剪輯。』她們認為自己被騙了。7月中旬,6位媽媽集體向公司提出退款要求。

在提出退款要求後,成都藝德風尚文化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蔡總答應出面協商。約定在7月中旬一天的下午2點,袁女士說,那天6位母親一直等到晚上9點過,才有一位自稱對此負責的公司代表朱雷朋,出面接待6位家長。在答應退款後,朱先生從辦公室拿出學生上課簽到表,意思是按照未上的課程節數退款。

白女士拿起簽到表,『上面的字跡不是我和女兒的!』她當場與工作人員爭吵起來,認為對方偽造了上課筆記。

公司7月26日立書為證,承諾在8月25日退還剩餘課時費。約定時間到了,其他四位家長陸續收到了該公司退款,但袁女士和白女士仍未收到退款。

公司回應
因資金狀況不佳 微電影計劃擱淺

記者9月27日跟隨兩位家長找到成都藝德風尚文化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朱先生。記者表明身分後,朱先生說,培養協定中涉及的膽怯、勇氣等課程是在活動進行中做的,並未單獨開課。而微電影確實擱淺了,原因是公司資金狀況不佳,後期剪輯製作難以維持,退款也只能從小額度的開始退。

朱先生否認了偽造簽名,『這是前台工作人員看小朋友來後,幫忙代簽的。』白女士提出質疑,一個文化有限公司是否有資格做教學類的課程培訓。朱先生解釋並不太清楚。

而關於老師資質,他則稱都是大學畢業生,不方便透露具體學歷。白女士27日晚終於收到了公司退款3840元。而袁女士的退款,朱先生承諾將在10月3日前完成。


9月27日,家長拿著藝員培養協定書討要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