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地區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深圳每月10150元居首位

24地區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人社部9月29日公布資料顯示,截至9月28日,大陸全國已有24地區上調今(2015)年的最低工資標準,深圳以每月203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居首位。最低小時工資方面,北京以時薪18.7元領跑大陸全國。同時,目前已有北京、天津等18省份調整了今年的工資指導線。

北京最低時薪排名第一

根據新京報報導,人社部9月29日公布大陸全國各地區的月最低工資和小時最低工資標準。除大陸31個省份外,人社部還特別公布了深圳市的月最低工資標準。深圳以每月2030元躍居首位,上海以2020元位列次席,廣東以1895元排名第三。北京為1720元,排名第六。

在公布的情況中,除北京、天津、上海、西藏外,各地區根據自身情況將其轄區內的市縣分成了3至4類,並歸入第一檔至第四檔,其中第一檔為最發達地區的最低工資標準。

截至9月29日記者發稿,大陸全國已有24個地區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超過了去(2014)年的19個。而遼寧、吉林、黑龍江、河北、安徽、江蘇、重慶和青海8省份未調整今年的最低工資標準,浙江、江西和貴州三省份調整後的月最低工資標準目前還未開始施行。另外,在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方面,北京地區以每小時18.7元最低工資標準排各地區之首,墊底的為黑龍江,為每小時11元。

天津工資最高漲幅可達18%

人社部還發布了大陸全國各省份2015年工資指導線情況。北京、天津、山西、內蒙古等18省份公布了今年的工資指導線。工資指導線由基準線、上線、下線三條線構成,分別對應企業工資增長的一般、最高、最低幅度的指導意見。

在18個公布了工資指導線的省份中,新疆、河南和江西3省份的基準線最高,達12%;在上線方面,天津、山西、山東、河南4省份並列第一,為18%,即今年工資最高漲幅可達18%;而工資增長的下線,陝西、甘肅和江西最高,為5.0%。

北京則已連續兩年下調指導線。2014年上線和下線都比2013年下降0.5%,而今年的基準線和下線分別較2014年下降了1.5%和1%。

同時,記者發現,廣東省的指導線下線為『0或負增長』,這意味著當地政府部門建議效益情況與往年持平或略有下降的企業,可以不給員工漲薪甚至降薪。而江西省未公布工資指導線上線,意味著政府部門未對經營狀況好的企業給出工資上漲幅度的最高限制參考。

焦點
東北三省兩年未調最低工資

在9月29日公布的最低工資標準中,黑龍江省以最低時薪11元、最低月薪1160元在這兩項標準中均居大陸全國最末。記者注意到,黑龍江省目前的最低工資標準自2012年12月1日起實行,至今未做調整。

同時,吉林、遼寧兩省現行的最低工資標準也是自2013年7月1日起實行。根據國家《最低工資規定》,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但東北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已經超過2年未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吉林省人社廳相關工作人員解釋,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要經過調研,按照地方經濟發展和居民收入等因素確定,今年吉林省應該沒有調整計劃。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認為,東北是重工業基地,在淘汰落後產能及產業結構調整的過程中包袱不小,受到的影響也比較大,企業收入增長、就業等情況不是特別理想。

『上調最低工資標準需要有一個可行性的問題,如果企業不賺錢了,而政府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那樣也容易導致企業經營壓力增大。』趙錫軍說。

釋疑
1 最低工資標準有強制力嗎?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規定,用人單位支付勞動者的工資不得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這一標準對企業具有強制約束力。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支付勞動者工資的,應當支付其差額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責令用人單位按應付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標準向勞動者加付賠償金。

而工資指導線是政府根據當年經濟發展調控目標,向社會發布的年度工資增長水準的建議,不具有強制約束力。生產經營正常、經濟效益增長的企業,可參照基準線安排工資增長。前兩年效益增長較快、2015年預計效益增長依然較快的企業,原則上應低於上線安排工資增長。

2最低工資標準應如何調整?

實行市場經濟的國家並不一定都設立最低工資標準。大陸為什麼要設立最低工資標準?《最低工資規定》中指出,設立最低工資標準是為了維護勞動者取得勞動報酬的合法權益,保障勞動者個人及其家庭成員的基本生活。《最低工資規定》要求最低工資標準每兩年至少調整一次。

確定和調整月最低工資標準,應參考當地就業者及其贍養人口的最低生活費用、城鎮居民消費價格指數、職工個人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職工平均工資、經濟發展水準、就業狀況等因素。

分析
『經濟下行』壓力大 漲工資地區仍超去年

今年大陸全國共有24個地區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而人社部的資料顯示,2014年大陸全國共有19個地區調整了最低工資標準。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情況下,上調最低工資水準的地區為何比去年還多?北京大學財經法研究中心主任劉劍文認為,最低工資標準的一個重要目的是保障勞動者利益。在經濟下行過程中,既要考慮資方的利益,也要考慮勞動者利益。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則表示,儘管今年經濟增速出現下行壓力,但目前仍達到了7%的全球高水準增速。『這就說明,我們有能力要求企業給勞動者增加收入。』趙錫軍認為,即使在經濟發展出現壓力的地區,如果消費水準上升,也應該對最低工資標準進行相應的調整,『物價在上漲,消費水準在上升,最低工資標準如果長期不調整就會出現勞動力流失,將進一步影響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