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退休豫劇名家收養6孤兒 為撫養孩子茶樓賣藝

6個孤兒都撫養成人了,如今王寬(左)夫婦在照顧他們的外孫王海龍。

退休後在茶座賣唱10年,掙錢撫養了家鄉6個孤兒,並將其中5個培養成受過良好教育、對社會有用的人,採訪王寬老師時,我滿腦子回轉的就是這五個字:世間有情人。

根據中原網報導,在這喧囂浮躁的龐大世界,這些『世間有情人』是那麼可貴,他們讓我們知道,我們眼中的冷酷世界原來從不缺少暖意;他們數十年如一日地散發著無窮的能量和溫度,感染著身邊的人,感染著整個社會,讓這個大多數人看上去又冷又硬的世界,軟一點,再軟一點,暖一點,再暖一點。

與龐大的人口基數相比,『世間有情人』是少數,但他們卻是維系社會道德水準的最中堅力量,是人們映照良心與善意的鏡子,是這個社會最為牢固的基石。

1、多項榮譽加身,王寬夫婦處之淡然

英協花園藝術家大院3號樓,9月29日王寬的家中。去(2014)年已經迎來金婚紀念的夫妻二人,完全不像是年過七旬的老人。俗話說,相由心生,他們金子一樣的心,就這樣映照在面容上,兩張看上去足足比實際年齡年輕20歲的臉龐,眉目舒朗,笑容慈祥,令人如沐春風。

兩位老人剛剛迎來了一件大喜事,他們一手撫養成人的孤兒汪文娜9月29日訂婚了。而在不久前,他們獲得了大陸全國婦聯『尋找最美家庭』活動『全國最美家庭提名獎』,以及『河南最美家庭』榮譽稱號。

但對這兩位樸實的老人來說,這樣的榮譽實屬尋常,堅持10餘年撫養6名毫無血緣關係的孤兒,在旁人眼裡是無法置信的事情,而在他們卻似乎是一種本能。

『既然一開始決定撫養他們,那就一定要培養他們長大成人,這是不能含糊的。』在王寬和老伴兒王淑榮心裡,最困難的時期都已過去,孩子們也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走向社會,成家立業,『負擔小多了』。

『我的事都已經過去,現在社會上也有很多年輕人在做好事,做善事,你們應該多宣傳他們。』以此為由,兩位淡泊的老人拒絕了很多媒體的採訪。

而我們得以走進兩位老人家中,皆因14年前的一段因緣際會——2001年,《鄭州晚報》以整版的篇幅,首次報導了這位大陸國家一級演員、著名豫劇表演藝術家,退休後到茶座『賣唱』掙錢撫養孤兒的動人故事。而14年後,王寬老兩口珍藏著的這份報紙,成了我們打開老人心門的『密碼』。

王海龍下半身和胳膊都沒有力氣,將他從輪椅抱上床得兩個老人一起才行
王海龍下半身和胳膊都沒有力氣,將他從輪椅抱上床得兩個老人一起才行。

2、古道熱腸,老兩口是家鄉人心中的『活菩薩』

今(2015)年73歲的王寬出生在周口淮陽縣鄭集鄉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56年到西藏豫劇團參加工作,在雪域高原堅守26年,1982年調入鄭州市豫劇團,曾任鄭州市豫劇團業務團長,國家一級演員。

無論走到哪裡,樸實的王寬都不忘自己是農民的兒子,家鄉的土地養育了他,『那個時代交通不便,我在西藏工作幾年才能回一次家,家中二老身體不好,平時多得鄉親們照顧』,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成了王寬日後努力回報家鄉的原動力。

自從1982年回到河南工作,王寬回家探親的機會就多了,每次回家鄉他都不忘接濟生活困難的鄉親們。『哪次回去都得帶個一千兩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這家三百、那家五百地給』,王淑榮說,有時候老伴兒甚至連回鄭州的路費都不留。

而在王寬看來,他和故鄉、和鄉親們彼此在感情上早已融為一體。王寬的家,也成了『淮陽縣駐鄭接待站』,他家來往的客人,80%以上是家鄉的農民,有出差的,有打工的,有來省城看病的……

對這些有求於他的鄉親,王寬迎來送往,毫不厭煩,用他自己的話講,『黨和人民把我培養成了藝術家、黨員,我這輩子就要真心實意地為人民服務。』在王寬的家鄉,古道熱腸、樂於助人的夫婦二人,早已成為鄉親們口口稱頌的『活菩薩』。

3、收養6名孤兒,為孩子吃飽穿暖不惜茶樓賣藝

與6個孤兒結緣在1998年,那年王寬夫婦回淮陽探親,遇到了11歲的王海波。海波喪父,家中一貧如洗,生病的母親無力撫養孩子,哭求王寬夫婦把孩子帶走。

菩薩心腸的王寬夫婦,就這樣收養了第一個孤兒。隨後,夫婦二人又先後收養了8個月時父親患病離世、母親改嫁、由爺爺奶奶拉扯大的袁前良,父母雙亡和爺爺奶奶過活的汪文勝、汪文娜、汪儀欣三兄妹,以及一名和他們的外孫王海龍一樣患有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俗稱『漸凍人』)的孤兒。相繼收養6個孤兒,夫妻倆每月3000多元的退休金根本不夠用,為了讓孩子們吃飽穿暖,王寬一咬牙、一跺腳,決定到茶樓唱戲掙錢。

起初,王淑榮堅決反對:『你是國家一級演員,在河南豫劇界怎麼也算個名人,怎能出去賣唱!再說,你有冠心病和關節炎,就算我讓你去,你這身體也不答應呀!』後來家裡的『窟窿』越來越大,王淑榮無奈答應了丈夫,甚至有時陪同老伴一同唱戲。

在豫劇行當裡幹了幾十年,王寬的戲路很寬,生旦淨末醜全能拿得下,雖然是著名豫劇表演藝術家,然而,他的正統表演並不合茶客們的胃口。與到茶樓獻藝的一眾年輕演員相比,他的『點唱率』並不高,有時冷板凳一坐就是五六個小時。

至今,說起那段堅持賣唱的時光,王寬仍然頗為唏噓,『上台率高的年輕演員有時候一晚上能掙幾百塊幾千塊,而我有時候一晚就只能登一次台,掙60塊錢』。

有一次,在茶樓候場一整晚,沒有一桌客人點唱,這是王寬第一次被『剃光頭』,已經放棄了一個藝術家堅守幾十年的清高和尊嚴,卻要面對如此尷尬和難以接受的場面。王淑榮說,但凡回到家裡,王寬一聲不吭,喝悶酒,有時候還落淚,『我就知道他又被「剃光頭」了』。

為了讓幾個孩子吃飽穿暖讀書學藝,王寬已經完全沒有時間觀念,有一次凌晨兩點,他剛回到家裡躺下,茶樓經理打來電話:『王老師,您能不能回來一趟,有客人點您的戲。』他立即披衣而起,騎車出門,只為了賺60元錢。

在將近10年的漫長歲月裡,為了多掙點錢,給孩子們更好的生活,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風雨無阻,隨叫隨到。常言說,人過四十不學藝,可是王寬在66歲的時候再次拜師學藝,學習川劇的『變臉』絕技,並加以發揚光大。『川劇裡的變臉只是變臉,而我的變臉,變成花臉就唱花臉,變成老生就唱老生。』憑著這一手絕技,他贏得了無數的掌聲和喝彩聲。而這一切只是為了在唱不動之前,抓住每一個機會掙錢,養活這6個孩子,供他們上學。

4、操勞過度,醫院幾下病危通知書

起初,只有海波在鄭州跟王寬夫婦生活在一起,其餘幾個孩子由王寬夫婦出錢資助生活和學習,節假日的時候接鄭州團聚。後來,其他幾個孩子的僅有的親人相繼去世,孩子們也到了接受教育的年齡。老兩口一合計,決定把孩子們全部接到鄭州來。

2002年的初秋,孩子們來了,上學是當務之急,沒有本地戶口,就要掏借讀費,5個孩子加起來要一萬多塊錢。『那時候我們根本就沒有積蓄,去哪兒找這麼大一筆錢啊!』為了孩子們,老兩口挨個學校去找,去央求。在多次碰壁之後,在南陽路一小,當時的張校長聽了老兩口訴說後,當即拍板:『幾個孩子全來我們學校吧,一分借讀費都不收!』

夫妻二人激動不已地回到家中,王寬做了午飯,對老伴兒說不太舒服,回屋躺一下。沒過幾分鐘,王寬就喊老伴兒:『快打120,我心臟難受得很!』王淑榮跟著急救車到了醫院,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我那個時候腦子裡一片空白,就一個念頭「他要是沒了,我們娘幾個怎麼過」』。

這次住院,醫生一共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好人有好報』,幸虧醫院搶救及時、用藥有效,王寬終於脫離了危險。在這個節骨眼上,王寬、王淑榮雙方的親人家屬都反對他們再接孩子來鄭州了,但是,王寬堅持要接孩子們來。他說,『既然養了這些孩子,就要負責到底,培養他們成材,斷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5、好人有好報,王寬心臟搭橋手術非常成功

王寬住院了,孩子們在家坐臥不安,茶飯不思。『我跟他們說,你們可以去看爺爺,但是不准哭,爺爺現在的狀況不能激動。』孩子們忙不迭地答應,但是到了監護室門外,看見躺在病床上的王寬,5個孩子全部偏過臉去,又忍不住哭,又不敢讓爺爺看見。

『那個時候,我才發現,我們已經和孩子們的感情很深了,就是不能分離的一家人。』那時,王寬夫婦還住在大石橋附近的老房子裡,104平方公尺的房子裡,一下子多了5個孩子,再加上他們的外孫——患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而坐在輪椅上的王海龍。

家裡地方小,男孩女孩分成兩個大通鋪,打地鋪睡覺,這地鋪一打就是整整5年。把孩子們接到鄭州之後,王寬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更拼命地去演出掙錢。『這10年間,他光是病危通知書就下了四五次!』

王淑榮說,那天在許昌演出,演出完下妝時,王寬渾身大汗淋漓,心臟疼痛,半夜三點鐘回到鄭州後立即被送進市一院。鄭州市一院副院長、心內科專家餘宏偉說,王寬冠狀動脈三支嚴重狹窄鈣化,必須進行搭橋手術。

『他這病,完全是為孩子們操勞出來的。』王淑榮說著忍不住抹起了眼淚,2009年,王寬在北京安貞醫院接受了心臟搭橋手術。還是那句老話,『好人有好報』,術前被專家認為極其不樂觀的手術,異常成功。


報紙截圖。

6、14年前本報率先報導,王寬夫婦說會永遠珍藏報紙

一個人做一次好事不難,難的是日復一日地堅持。整整17年過去了,王寬夫婦收養的6個孤兒,5個已經長大成人,留在家鄉的『漸凍人』孤兒也被好好供養,直到18歲辭世。

老大海波已經結婚成家,文娜和儀欣都讀了大學,文娜剛剛訂婚,儀欣今年6月大學畢業,文勝和前良也都讀了中專,畢業後順利找到工作,5個孩子還有當年爺爺奶奶教會的一技之長——各自會一樣樂器。

雖然孩子們都逐漸搬離了老兩口的家,獨立生活,但是家中仍然保留著男孩和女孩們的大通鋪。『他們隨時可以回來,這個家永遠歡迎孩子們。』

14年前《鄭州晚報》的整版報導,王寬夫婦也依然珍藏著,『這篇報導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夫妻倆和6個孤兒的故事被晚報率先報導後,狀況得到了改善,王寬在茶樓的『點唱率』也高了起來,有很多看過報導的茶客點王寬的戲,『還有人直接拿500塊錢給他,說王老師你唱不唱都可以,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

王寬說,這篇報導刊發後,他得到了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膽子更大,更有力氣了』。而更讓兩位老人難忘的是,當年南陽路一小的張校長,也是看過晚報的報導,見到兩位老人登門求助,才拍板免除借讀費,全部接收幾個孩子就讀的。『這篇報導,我們會永遠珍藏著。』

7、二老言傳身教,全家樂善好施

採訪王寬夫婦,繞不開近年來本報多次報導的自強不息的『漸凍人』王海龍。這位樂觀向上、積極與命運抗爭的青年是老兩口的外孫,他曾經被醫生判定活不過20歲,但是今年已經26歲。頗具音樂才華的他,曾參加過『中國夢想秀』,他深情的演唱、為姥姥姥爺『金婚』圓夢的真摯情懷,感動了所有觀眾。

在鄭州市,王寬一家是出了名的愛心家庭,逢年過節,二老率領家裡幾個孩子到兒童福利院、老年公寓慰問是常年堅持的事。汶川地震、雅安地震,對好人劉東興、西瓜哥的救助中,總也少不了他們一家人的身影,他們幫助了一個又一個,一家又一家。

就連王淑榮生病住院的時候,也不忘記幫助別人,『我做手術住院時,遇到一個病友,37歲,姓張,她因為心臟病嚴重,家裡沒錢,要放棄治療回家去』。

王淑榮決定資助這一家人,一出院就張羅著全家人到街頭義演籌錢,『那次義演連著三天都下雨,最後我們給她籌了1萬多塊錢送去』。

張某最終接受了手術治療獲救,她還認王淑榮當幹媽,經常來往走動。對於王寬一家人來說,做好事似乎已經融進了他們的血液,成為一種本能。

王海龍參加『中國夢想秀』之後,在一家咖啡廳找到了駐唱歌手的工作,第二個月掙到了900塊錢,他告訴姥姥說,要用這個錢買兩輛輪椅,送給兩個在街上賣唱的病友。

而王海龍參加『中國夢想秀』的25萬獎金,則全部資助了西安一位元需要做腎移植手術的病人。海龍說,正是因為自己身患疾病,才更能體諒需要幫助的人,『我幫助別人已經成為一種習慣,這是多年來姥姥姥爺言傳身教、以身作則的結果。』

豫劇名家茶座『賣唱』收養6名孤兒
10餘年慈善捐款超百萬

這個家庭能否感動中原,感動中國?最近,家住英協花園的王寬、王淑榮夫妻倆喜事連連。先是9月18日王寬登上中國文明網《好人365》封面人物,接著是9月28日他們一手撫養成人的孤兒汪文娜訂婚。雖然榮譽加身的老兩口一向淡泊名利,但是接踵而來的好事還是讓兩位老人喜上眉梢。

他們收養的6個孤兒裡,老大海波已經成婚,前良、文勝也都中專畢業參加工作,最小的儀欣今年6月剛剛大學畢業。堅持了10多年的事情,終於有了一個美滿的結果,就像王寬所說『負擔小了,終於可以心安理得了』,因為他完美實踐了自己的諾言,『一直唱下去,唱到孩子們都成才』。

這是一個長長的故事,它要從17年前說起。1998年,剛剛從鄭州市豫劇團業務團長的位置上退休的王寬,邂逅了少年喪父、家徒四壁、患病母親無力撫養的海波,在海波母親的哀求下,收養他並帶到鄭州生活。

此後,他就開始與家鄉的孤兒們結緣,先後收養前良、文勝、文娜、儀欣等6個孤兒,堅持在茶座賣唱10年,撫養孩子們成人。這更是一個因緣際會的『傳奇』,14年前,鄭州晚報就與這充滿愛心的一家人結下淵源,率先報導了他們的動人故事。14年後,兩位老人仍然珍藏著那一張泛黃的新聞紙,珍藏著這篇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曾經給予他們溫暖與力量的報導。

17年櫛風沐雨,如今5個孤兒都已長大成人,有了穩定的工作,最小的老六今年也已經大學畢業。在王寬夫婦的帶領下,學習了樂器的孩子經常上街義演,據統計,10餘年來,靠『賣唱』養育孤兒的王寬夫婦透過各種形式向各類慈善事業捐款超過百萬元。

2005年11月,王寬在首屆中華慈善大會榮獲『中華慈善獎』,成為大陸全國百名慈善家之一,他也是我省唯一獲此殊榮的人。今年5月,王寬、王淑榮家庭榮膺『河南省最美家庭』,並獲得大陸全國『最美家庭』提名。

大愛無言暖人心

王寬、王淑榮夫婦的故事,鄭州市內外、河南省內外的很多人士都不陌生。但我們每次看到他們的故事,聽到關於他們的講述,總被他們的大愛無言與默默善行,以及他們身上的熾熱情感與道德光輝深深感動。這個社會,也被這樣的大愛溫暖著。

我們感動於他們淳樸但濃烈的情感。在回答『當初為何選擇養育這些孤兒』時,王寬、王淑榮夫婦沒有華麗的言辭,『我們就覺得我們該這麼做,不然心裡過意不去』。一句『過意不去』背後,蘊含的是夫妻倆心底淳樸但濃烈的情感、簡單但豐富的人性光輝。

我們感動於他們多年如一日的付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輩子好事難』,從1998年開始撫育6個孩子,17年櫛風沐雨,17年含辛茹苦,現如今,最小的孩子也已於去年大學畢業。孩子們成長、成才,王寬、王淑榮夫婦功德無量。

我們感動於他們大愛無言的默默奉獻。身為國家一級演員,身為被常香玉大師評價為『有獨創性且難不倒』的知名豫劇演員,為了6個孩子,王寬老先生『屈尊』一夜跑幾個場子,去茶樓『賣唱』;『人過四十不學藝』,但為『掙錢養孩子』,66歲時老先生學習『變臉』……

我們感動於他們傳授技藝,並教會孩子做人的淳樸家風。近些年,每次王寬老先生有義演或慈善活動時,總是會看到這個愛心家庭幾個孩子的身影。他們總說:『爺爺做好事做了一輩子,現在我們要像爺爺一樣,把他的精神傳承下去。』

我們感動於他們愛心傳遞,毫不利己做善事的博大胸襟。在汶川地震、雅安地震募捐現場,在鄭州市內外、河南省內外募捐義演現場,這個愛心家庭總會溫暖出現。在榮獲2005年『中華慈善獎』前後,在參加綜藝節目『成名』前後,面對愛心人士、企業提出的資助請求,他們總是說:我們生活過得去,還有比我們更苦的人,他們更需要幫助……

匯涓成河,大愛傳遞。在鄭州市,在河南省,愈來愈多的愛心組織和愛心人士都在化感動為呵護與追隨,不斷加入到兩位藝術家以及這個愛心家庭『但行善事,莫問前程』的大愛隊伍中來。

傳遞大愛,行動踐行。我們感動於王寬、王淑榮夫婦的故事,感動於他們的美德與善行——感動的過程,是認可的過程,也是接受的過程。認可與接受後,我們每個人更應該用行動踐行。

『你不冷漠,這個世界就溫暖。』匯涓成河,大愛傳遞,從現在開始,從自己開始,讓我們爭做一名有溫暖情懷的人,有堅定信仰的人,秉承美好價值觀的人,用行動弘揚、傳遞愛與真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