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大陸最大史前石城牆體 現「石雕人面像」

最新發現的「石雕人面像」和玉鏟。

大陸規模最大的史前石城遺址——神木石峁遺址,近日在石城的牆體發現眾多『石雕人面像』,初步證實古城曾在原始宗教信仰中發揮過重要作用。

石雕人面像深目高鼻表情沉靜

新快報據新華社報導,主持石峁遺址考古發掘工作的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孫周勇介紹說,在2011年至2015年的考古發掘中,石峁考古隊在石峁外城東門的門址裡發現過一些石雕頭像的殘塊。而真正意義上的發現則是今(2015)年7月,考古人員在外城牆一處馬面旁坍塌的築石中意外發現一塊完整的石雕人面像。

記者看到,這一石雕人面像高二十多公分,寬十幾公分,深目高鼻,表情沉靜,面部輪廓成幾乎標準的橢圓形,從底料中被清晰地勾勒出來,雕刻得栩栩如生。

『此前民間收藏的二十多件石雕人面像,據傳都是發現於石峁遺址核心區——「皇城台」。為此,我們近年來對其進行了詳細調查,雖然沒有發現類似的石雕人面像,但今年卻幸運地發現了石牆上裝飾著「另類」的石雕人面像,即用雕刻出的一雙眼睛來象徵人面的存在。』孫周勇說。

記者在『皇城台』的一道護坡石牆上看到,三塊菱形的石頭大小基本一樣,都是透過浮雕眼框來表現眼睛。從布局上看,兩隻眼睛的中間只隔一塊石頭,構成一個『別樣的』石雕人面像,第三隻眼睛則因其對稱地方被破壞,永遠失去了組成一雙眼睛的可能,但仍然猶如『神的眼睛』般守護著古城。

『皇城台』錯落有致如金字塔

經考古調查與勘探,專家發現,石峁城址是以『皇城台』為中心套合著內城和外城。『皇城台』是大型宮殿及高等級建築基址的核心分布區,8萬平方公尺的台頂分布著成組的宮殿、池苑等建築。其周邊塹山砌築著堅固雄厚的護坡石牆,自下而上斜收趨勢明顯,在垂直達70公尺的方向上具有層階結構,猶如巍峨的階梯式金字塔。

孫周勇表示,從今年最新考古調查來看,『皇城台』是以石頭做護牆,由錯落有致的一個個護坡構成的形象,猶如一個金字塔。目前,考古隊發現大概有九級石牆護坡、護牆,如此以來就存在一個至少九級的成疊狀的護坡護牆將皇城台緊緊包圍起來,『其複雜程度和建築難度真是難以想像』。同樣讓人意外的是,人們在『皇城台』的台頂進行考古調查發現,此處還存在著壁畫、鱷魚骨板、鴕鳥蛋殼等珍貴文物。

『裝飾』牆體意在產生威懾感

孫周勇說,最重要的是石雕人頭像和菱形眼睛裝飾的大量發現,說明石峁存在一個掌握宗教權的巫覡階層。他們透過對城址牆體的『裝飾』,不僅使這個牆體得到美觀,而且產生一種威懾感,使其他地方服從自己的信仰中心地位。

當然,在普遍信仰宗教的史前時代,為增強某一城址的宗教感或神秘感而布置的『裝飾』,不僅僅限於石雕人頭像。在石峁遺址,專家還發現了『牆內藏玉』和在牆基、城門附近埋人骨等現象,都是在處心積慮地以『通靈』方式祈求石峁城址獲得超自然力量的保佑。

西北大學教授王建新說,長期以來,人們談起雕塑藝術往往『言必稱希臘』。但考古發現表明,新石器時代晚期的大陸北方內蒙古中南部及陝北地區存在著修建石城的傳統,層級式存在的中小石城或許會『自然促生』出某些被賦予宗教重要性的城址。它既能防禦外敵、減少未知的恐懼,又能以『石雕人面像』給予人以超自然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