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首次回應「撤資不愛國」質疑:不寒而慄

李嘉誠。

李嘉誠9月29日首次公開回應『撤資』『不愛國』等質疑,稱『一篇似是而非的文章,也可引發熱烈討論,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文章的文理扭曲,語調令人不寒而慄,深感遺憾。』在其發給記者的新聞稿中說,所謂『撤資』指控完全不成立。在零售方面,其集團在全球擁有13000間店鋪,其中大陸由兩年前的1300間增至今天的2300間,增幅為77%。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對於『不愛國』質疑,新聞稿中說,李嘉誠傾注大量時間、心血,對有利於中華民族的事業,過去、現在、未來,宗旨不渝。新聞稿中還表示,李嘉誠對大陸充滿信心,對中央堅定不移繼續改革開放,致力於優化營商環境有信心。據介紹,這是李嘉誠首次就事件作出回應,網上一切假李嘉誠之名所流傳的文章均非屬實。

李嘉誠正式回應:文理扭曲 不寒而慄

橙新聞消息,包括官媒在內的多家大陸媒體近期圍繞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撤資大陸』熱議,甚至有模仿李嘉誠語氣的文章在網上流傳。沉默了一段時間之後,橙新聞29日下午收到李嘉誠透過長江集團發出的正式對外回應,李嘉誠在回應中稱:部分文章文理扭曲,語調令人不寒而慄,深感遺憾。

長江集團表示,李嘉誠先生就近日一些人對他和集團毫無根據的指責、似是而非的觀點作出回應:『最近一些人對我本人和集團作出毫無根據的指責,惹來網民及傳媒的關注。在此,我多謝各位的關心,並藉此機會作出回應。首先感謝大陸國內、香港以及國外的朋友對我的肯定和信任,我明白言論自由是一把兩刃刀,因此一篇似是而非的文章,也可引發熱烈討論,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文章的文理扭曲,語調令人不寒而慄,深感遺憾。』

長江集團歸納了近日傳媒的查詢,作出以下回應:
1. 為什麼連日受到抨擊也不作回應?

根據我們的分析,是非浪潮來襲之時,正值習近平主席進行國事訪美前夕,我們不想因為李先生的回應,被人借題發揮,引起更廣泛的國際討論。李先生認為,習主席在不同場合多番強調,國家要不斷深化改革,堅定不移提高開放型經濟水準,我們不應讓這些毫無根據的口舌之爭成為焦點,喧賓奪主,衝淡習主席的重要訊息,引起商界和投資者不必要的顧慮;

李先生認為,沒有建設性的語言討伐,並不符大陸政府不遺餘力推動經濟向前發展的方向和決心。今次是李先生首次就事件作出回應,網上一切假李先生之名所流傳之文章,均非屬實。

2. 為何頻頻出售大陸房地產,但仍否認撤資?

過去十年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有超過70%(包括國企)的架構,也選擇離岸設立公司,目的是為了讓企業取得更現代化架構和更高效運作模式;我們做法相同,集團進行重組及於開曼群島成立公司,而集團在港註冊及上市地位不變;李先生個人在重組過程中,並沒有減少持股比例,也沒有從中套現,所謂『撤資』指控,完全不成立。

另外,對於所有投資及出售資產所得的回報,是屬於公司的,並回到股東手中;一如以往,集團將繼續在全球,包括在大陸尋找投資機會。過去兩年,集團對全球地產業務持審慎態度,加上大陸房地產方面,部份城市出現供求失衡風險,故減少買入土地,但集團在大陸的發展中及將發展之總樓面面積遠高於2000萬平方公尺。

事實上,集團於大陸發展中或將發展的土地,90%是從拍賣而來,而90%以上的物業均在建成後出售(酒店除外),只有極少部分保留作收租之用,集團從來也在積極等候土地『交吉』,並沒有囤地(香港亦如是)。減少房地產的投資比重,不等於不投資大陸。其次,在零售方面,集團於全球現擁有逾13,000間零售店鋪,其中大陸由兩年前的1300間增加至今天2300間,增幅為77%,擴展步伐迅速。

大陸國家及領導人強調『騰籠換鳥』,深化改革,優化產業,以創新科技驅動經濟增長,我們一直重視全球的優質投資機會和支持人才帶來的發展機會,長和系在港口、基建、零售、科技及金融等方面的發展正大舉前進。

習主席最近提倡『一帶一路』政策,鼓勵企業『走出去』,所以集團投資海外業務,與國家政策並無抵觸,而且集團的股東也清楚,海外投資的盈利均屬香港上市公司所有,最終透過派息,能令股東受惠。集團以香港為家,於1980年代已開始在國際投資及發展電訊、貨櫃碼頭、能源、零售、水廠、電網、地產、火車、飛機租賃等業務,遍及52個國家,這是集團同仁30多年努力經營的成果。

3. 大陸官媒多次作出抨擊,李先生與中央關係是否有變?

李先生對中央堅定不移繼續改革開放,致力優化營商環境有信心,並不相信文革式思維復甦;個別人士的言行,不代表國家方向。習主席多次強調大陸將繼續維持深化改革的堅定承諾,擴大開放;李先生對大陸充滿信心,對習主席沉穩的領導能力深感佩服。

4. 部份抨擊言論質疑你『不愛國』,有何回應?

李先生兒時歷經戰亂,然後目睹大陸改革三十多年翻天覆地的變化,大陸天天進步,內心觸動不已。對於一切是是非非,李先生雖感到痛心,但認為蘇軾及白居易說得好:『此心安處是吾家』以及『我身本無鄉,心安是歸處』。

『萬變社會,不變承諾』是李嘉誠先生在1980年創立基金會時對自己的格言,他更於2006年宣布基金會是他的第三個兒子,當年已把三分一資產,即超過90億美元投放於基金會。基金會致力推動奉獻文化,至今捐出逾170億港元,當中87%用於大中華地區,還傾注大量時間、心血,對有利於中華民族的事業,過去、現在、未來,宗旨不渝。

主要專案包括創辦汕頭大學,於廣東引入以色列理工學院,推動國家高校教育改革,帶動國家創新產業發展,為主導未來作好準備;基金會同時重視醫療研究及服務,鼓勵探索追求健康的世界,專案包括大陸『人間有情』寧養計劃,協助大陸全國貧困家庭唇齶裂兒童康復的『重生行動』,以及協助殘障人士的『長江新里程』等等。

早前報導:兩大黨報刊文談『李嘉誠撤資』:不值得大驚小怪

中國經濟新聞網9月21日消息,《人民日報》和《經濟日報》兩大黨報『不約而同』刊文對『李嘉誠撤資』做出回應。《人民日報》文章稱,看待一件事情不能僅僅停留於感性,斯人已去,難以挽留也不必挽留,市場經濟本就是多元經濟、流動經濟,有人走、有人來,有人看跌、有人看漲。《經濟日報》指出,任何資本的流動都是為了尋求利益的最大化,本質上都是資本逐利的自然選擇,不值得大驚小怪。要理性看待實業資本跨境流動。

《人民日報》文章認為,大陸經濟總量占世界的比重超過12%,這麼大的盤子、這麼重的分量,一個商人的撤離並不能影響基本面。全球化時代,資本流動再正常不過,沒必要對此風聲鶴唳。

《經濟日報》文章稱,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不斷深化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構建起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形成更加法制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在一系列強有力的制度創新和改革部署之下,外來投資對大陸的投資信心正逐步增強。全文如下:

《人民日報》:對李嘉誠,與其挽留不如目送

這幾天,亞洲首富李嘉誠深陷輿論漩渦,關於他從大陸撤資的爭論,仍然在唇槍舌劍地進行著。是正常的運作,還是道義的失守?是合法的進退,還是無奈的撤離?義憤填膺的道德審視、唱衰大陸的負面猜測、恐慌情緒的傳染效應……所有這些元素,使得李嘉誠的撤離變得十分敏感。

那麼,如何看待李嘉誠『投資路線圖』的轉向?一些人選擇從感性的角度來審視。改革開放以來,大陸的優惠政策、開放環境、巨大市場,是他走到今天的重要基石;而這幾年來,由於轉方式、調結構,大陸經濟增速主動回調,李嘉誠的選擇就顯得尤為扎眼。從普通人的樸素情感出發,好的時候同享福,遇到困難卻不能共度難關,這在觀感上確實讓一些人覺得有點說不過去。

然而,看待一件事情不能僅僅停留於感性。即便是有種種『看法』,也只能停留於個人內心的幾聲嘀咕,卻難以從公共層面進行『道德綁架』。畢竟,資本的本性就是逐利而動,市場的規則就是遵守法治,只要在法治框架內,資本享有來去自由的權利。李嘉誠到大陸賺錢,如果因為曾經給予優惠而主張『不宜想走就走』,即便在道德上有正當性,在道理上也說不通,更與法治精神相悖。

今天的大陸,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場透明,當然有足夠的底氣接受任何資本的歸去來兮。只是,如果缺少這樣的大視野,激於義憤而情緒失控,甚至公開叫囂『別讓李嘉誠跑了』,就顯得有點落後於時代的不自信了,也不利於企業家樹立信心。

眾所周知,北京長安街的東方廣場,上海陸家嘴[2.76% 資金研報]的東方匯經,大陸政治中心和經濟重鎮的標誌性建築,都打上了李嘉誠的烙印,他的撤離,無論如何都可能被視為一個『標誌性』的事件,也可能帶來一些負面影響。

說這不代表什麼,肯定不現實,但如果對此做過度解讀,甚至由此預測大陸經濟不行了,則顯得有些誇大其詞。大陸經濟總量占世界的比重超過12%,這麼大的盤子、這麼重的分量,一個商人的撤離能影響基本面嗎?全球化時代,資本流動再正常不過,沒必要對此風聲鶴唳。

與一些人的恐慌情緒相反,大陸官方對此表現得從容淡定、舉重若輕。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日前表示,『更多的外來投資對在大陸投資信心逐步增強』,『我們現在推進的改革非常重要的目標就是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斯人已去,難以挽留也不必挽留,市場經濟本就是多元經濟、流動經濟,有人走、有人來,有人看跌、有人看漲。只要大陸深入推進改革、堅定完成轉型、保持市場活力,就不用擔心李嘉誠之後沒有資本進來。我們能做的,不是自降身分的挽留,更不是激於義憤的謾罵,而是把這個國家建設得更好,讓今天的離開成為明天的遺憾。

資本沒有國界,但商人有祖國。相信包容開放的大陸,會為更多商人留一份溫情,不僅會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來容納他們,更會以超越金錢的胸懷來溫暖他們。如果僅僅把大陸視為利益性市場,而不是戰略性市場,一些人可能會選擇離開。但時間將證明,大陸錯過的可能只是一兩個商人、一兩家企業,而他們失去的,則將是與大陸一起成長的整個時代。

《經濟日報》:理性看待實業資本跨境流動

任何資本的流動都是為了尋求利益的最大化,本質上都是資本逐利的自然選擇,不值得大驚小怪。一些資本或走或留,應該予以尊重,並依法保障其有序退出的權利。可以預見的是,不斷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將為大陸發展贏得主動;不斷提升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將為大陸經濟注入新動力、增添新活力、拓展新空間

一段時間以來,香港富商李嘉誠調整實業佈局、陸續從大陸撤資的消息引起人們的關注。近來,一篇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網文被惡意炒作,引發了更多的爭論。透過網路上飛濺的口水,還原這場爭論的本質,問題就是:如何看待實業資本的跨境流動?

從企業經營的角度看,任何資本的流動都是為了尋求利益的最大化,本質上都是資本逐利的自然選擇,不值得大驚小怪。李嘉誠或走或留,作為他個人的選擇,應該予以尊重,並依法保障其有序退出的權利。

在過去30多年的改革開放歷程中,外資,包括港資和台資,是推動大陸經濟高速發展的重要力量。未來,大陸經濟行穩致遠,仍然需要進一步擴大開放,吸引更多的外資參與大陸的經濟建設。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堅定不移實施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實行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堅定不移提高開放型經濟水準,堅定不移引進外資和外來技術,堅定不移完善對外開放體制機制。

事實上,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不斷深化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構建起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形成更加法制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

今(2015)年3月,大陸發布了新版《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對外商准入限制從79條減少到38條,禁止類專案壓縮到36條,允許類專案不再保留對外商投資股比的限制。這是外商投資目錄頒布20年來歷次修訂中開放幅度最大的一次。

此前,新修訂的《境外投資管理辦法》也正式實施,新辦法對境外投資確立了『備案為主、核准為輔』的管理模式,引入了負面清單的管理理念,最大限度地減少了政府核准範圍,被認為是大陸涉外投資管理體制改革的『破冰』之舉。

不僅如此,大陸還擴大了服務業和一般製造業的開放範圍,擴大了商貿、物流、電子商務、交通運輸、金融等領域的開放措施,取消了鋼鐵、乙烯、造紙、起重機械、白酒等一般製造業的股比要求。同時,啟動了市場准入負面清單制度試點,強調對該放給企業的權力要放開手、放到位,負面清單外的事項完全由市場主體依法決定。

在一系列強有力的制度創新和改革部署之下,外來投資對大陸的投資信心正逐步增強。今年前8個月,在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大陸外商投資增長了9.2%,境內投資者到境外投資規模也增長了20.8%。

可以預見的是,不斷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將為大陸發展贏得主動;不斷提升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將為大陸經濟注入新動力、增添新活力、拓展新空間。理性看待資本的跨境流動,就是要將市場可發揮作用的交還給市場,尊重並遵循自由、平等的市場經濟規則。


『李嘉誠回應』網路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