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黑面包青天? 其實是個165公分的白面書生

包公墓園。

包拯,古往今來知名度很高的官員,也是個賢人。在老百姓心目中永恆的『包青天』。隨著戲曲、電視劇的傳播,包公的形象早已經家喻戶曉、婦孺皆知。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然而,包公的故事更多是傳說,更多是老百姓盼望清官的一種精神寄託。他秉公執法,一身正氣,世代傳頌,歷久不衰,贏得世人的敬仰。

舞台上的包公形象與現實中的包拯

對包拯形象的塑造和傳揚始於其身前。而源於宋代的話本並紅火於元代的包公戲,自明清到近代,不斷發展,推陳出新,深受老百姓的喜愛。

現存18種元代公案戲中,寫包公審案斷獄的就達11種,如無名氏的《包待制陳州糶米》、關漢卿的《包待制智斬魯齋郎》等;明清又誕生20種。

明代《元曲選》100種裡包公戲占10種;打開《京劇劇目初探》,可以查到34出包公戲,《金丸記》、《桃花記》、《胭脂記》、《珍珠記》、《雙釘案》、《正朝陽》、《鍘美案》、《赤桑鎮》、《鍘包勉》、《砸鑾駕》、《打龍袍》等保留劇目歷久不衰。

1993~1995年,長達236集的電視連續劇《包青天》風靡大陸和台、港、澳地區、東南亞及歐美華人社會。舞台上的包公形象依照『鐵面無私』漸漸有了『定規』,即『相貂』(帽翅加長的宰相帽)、『黑滿』(烏黑濃密的飄胸長鬚)、黑蟒(袍)、厚底(靴)且額頭上長著『月牙』,這月牙兒有『上昭日月』的含義,黑臉(鐵面)包公一出場,就明顯有別於其他人物。

頭臉烏黑,眉心懸個月牙兒,掌管陰陽兩界,斷案如神。這是戲曲裡的包拯形象。歷史上的包公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開封包公研究會副會長李良學分析說:『宋代史書,均沒有包公黑臉的片言隻語記載,說明包拯的臉面並不黑,是一個白面書生。那麼,後來包拯的臉面是怎麼變黑的?又有什麼意義呢?包拯的黑臉是元明以來戲劇化妝師設計的一項傑作,象徵包拯鐵面無私、執法如山的精神,只是一個文學藝術形象,與包拯本來面貌無關。』

包拯的個子也不高,據1973年合肥肥東大興集發現的包拯墓,專家們分析包拯個子只有165左右。在包公升堂斷案過程中一般都有兩樣道具。其一為獨角獸。傳說中斷案的神物,『能辨曲直,見人爭鬥就用角去頂壞人』。包拯公案上置有獨角獸,以示『曲直明鑑』。其二為三口銅鍘。龍頭鍘斬皇親國戚,虎頭鍘斬貪官汙吏,狗頭鍘斬市井刁民。史書上沒有記載,事實也沒有。

舞台上出現的張龍、趙虎、王朝、馬漢,公孫先生、南俠展昭,那些出神入化的情節都是出自清代石玉昆的《三俠五義》,只是在戲劇手法上描寫他斷案故事更加的精彩。

包拯是一個實幹家,61歲的他被任命為三司使,負責全國經濟工作,展現出了經濟改革的天賦,比如改『科率』為『和市』,即朝廷按照公平價格購買農民要繳的上供物資;免除部分地區『折變』,即廢除農民將糧食變成現錢納稅的規定等措施。

開展經濟工作卓有成效,兩年後,包拯被提拔為樞密副使,相當於主管軍事的副國防部長,至此,包拯才算正式進入了中央執政官的行列。

一年後,包拯病逝,開封的老百姓莫不悲痛,皇帝親自到包家弔唁,並宣布停朝一天以示哀悼。當宋仁宗看到包家如此儉樸,又聽聞他『居家儉約,衣服器用飲食如初宦時』,不禁感慨!

包拯的家鄉合肥建有包公祠

包拯病逝於北宋嘉祐七年(1062年)的開封,次年由開封護喪歸葬在今合肥市東郊大興集。1973年,合肥文物部門對包公及其家族墓地進行清理,從包公墓葬中出土了包公遺骨及其墓誌,同時還出土了包夫人董氏及他們的兩個兒子、兒媳及長孫的遺骨。

1985年,開始動工修建包公墓園。墓園共有包氏家族的六個墓塚,按宋制修建。全稱叫包孝肅公墓園,整座墓園面積1200平方公尺,位於合肥城中南的一段護城河上,人們為了紀念他,這段河也叫包河。

在合肥以包河為中心命名的一個區也叫包河區,還有合肥的包河大道。在包拯的出生地合肥肥東有以包公取名的包公鎮。

包河內建有包公祠,它建於『明弘治年間。到嘉靖時,得以重修,改名『包孝肅公祠』。包公祠的迎面正廳是包公享堂。堂中的包拯端坐塑像,造型生動逼真,雙目炯炯,懾人魂魄。塑像旁是一副對聯:『一水繞荒祠,此地真無關節到;停車肅遺像,幾人得並姓名尊。』

包河傳說是包拯小時候經常在這條河邊玩耍,人們在包河裡種藕養魚,包河裡的藕,脆嫩無絲(私);包河裡的鯽魚,背呈黑色(鐵),象徵包拯一生的『鐵面無私』。

包河有一個沙洲,名『香花墩』,傳說是包拯少年時讀書的地方。位於包公祠東邊,有一口水井,井沿是黑褐色的青石,石壁內側,是一道道被井繩勒得極深的紋道。

兩個包公都融入主題公園

就在近期記者在合肥瞭解到,一個打造包公文化主題公園及相關產業鏈的初步構想已形成——即以包公祠、包公墓、清風閣、浮莊為主體,以包公文化為主線,以文化旅遊產業發展為引擎,以市場化運作為手段,打造『一片、一路、一點、一面、一園』五位一體的包公文化旅遊圈。

合肥學院教授何峰表示,打造主題公園,核心問題是文化內涵。包公有兩個——歷史包公和文學包公,都應融入主題公園。歷史上真實的包公為人忠孝、勤政廉政、注重改進吏治和民生。文學裡的包公,是東方的『福爾摩斯』,與探案、武俠聯繫在一起。這些都要融進主題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