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高愛倫:字療~心流淚時,學我,寫信給自己!

▲為了讓心止淚,我仿古人的『煮字療飢』修改出『刻字療心』配方。(圖/亂彈阿翔,2015.10.05)

淚水的主要成分,包括憤怒、懷疑、自虐、自卑、自憐、信心崩盤、推翻自我價值….,而我的身體竟然像一個特大號寶特瓶,裝了一肚子這樣低劣原料卻罔顧使用期限,以致自體免疫功能錯亂,不停的中毒發病….。

直到有一天,我忍無可忍,覺得必須要做一個了斷,於是分裂人格中的陽光臉跟陰暗臉認真交談了。

陽光臉:妳敢死嗎?
陰暗臉:不敢。
陽光臉:既然不敢死,就好好活著吧!
陰暗臉:那,如果,我敢死呢?
陽光臉:如果有敢死的勇敢,就什麼都不必怕了,幹嘛還需要去死?

陽光臉和陰暗臉和解之後,我流淚的心開始長出新的綠芽…..。
歷時三年,直到53歲,我整合自己人格邁向健康,不僅恢復自愛的能力,無感狀態也重啟對感情與感覺的呼應。

為了讓心止淚,我仿古人的『煮字療飢』修改出『刻字療心』配方。

這一帖偏方,只需用文字即可做藥引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每當心有不安、心有不爽、心有不甘、心有不屑的情緒浮動時,我就不分晝夜的開始書寫,把當下的心思心念毫不修飾的直錄成原汁原味文字。

開始時,我的字療病歷史是『滿紙藥渣』,寫完了看,看完了寫,無一不是必須掩埋的廢物,但是這樣『大量的寫廢話作業』,的確助我打斷重練,而且時間久了,還讓我對自己有了新的期待,心想:暗罵解恨不如幽默自爽,既然重新活過怎能沒有新的態度呢?

情緒實錄本來只是關門開燈給自己看的,但是心裡的陰霾挪移後,洩憤洩怨洩委屈,就不能不改走文采文化文明風;因為把一段一段模糊不清的故事繼續寫的這麼慷慨激昂,連健康的自己也看不下去了。

於是,我重設心靈座標,一改日記筆法與內容,還自得其樂的想:萬一『葛屁』了,這些遺書遺物,說不定還可以當成遺作變賣….哇哈哈!

當我可以重拾戲謔自己的搞笑功夫、當我把人生遭遇的悲劇情節當作喜劇橋段來面對時,我想,我痊癒了,而且從此天下無敵~不是沒有敵手,是沒有敵人哪!

我有過很長也很不好的歲月,但是現在能記得的,只是某種印象,而非某種事件或對象。我不但再也不想回到過去,也努力地想彌補自己失落的、空白的、浪費的日子。

我殘忍地告訴過我仍在鑽牛角尖的朋友『一個受心靈傷害重症的人,如果持續兩年不復原,那未來的所有傷害就是咎由自取,也只能自我負責。』愛朋友如我,也因受傷而產生反社會態度、反信任敵意,造成嚴重社交障礙,我曾經舉目無親,我曾經堅定認為:我一個朋友都沒有了….。

我要提醒風暴中的受苦者,我們沉溺痛苦越久,後遺症會越氾濫、復原期會越失控;但當我願意抽離悲情,我立刻產生友善積極且自然主動的行為能力,陸續修復很多失聯的關係~我承認這個過程是非常費力氣的事。

倒垃圾式的傾訴,是友誼中非常溫暖的一種關係,但是我重複過這樣的經驗後,覺得困擾自己的所有陳述除了騷擾到別人,對情緒情況的改善,竟是如此有限。

『說』痛苦時,為把地球翻過來求公道,容易越說越顯得搬弄,耳目舌都陷入玉石俱焚的殺傷力。

『寫』痛苦時,獨自進行,會產生思考推理,越寫越心知肚明,能激發自己的求生意志與存活機率。

我自闢字療醫術,也因而自癒,希望這靠人不如靠己的祕方能得以分享。
當你的心在流淚時,學我,寫信給自己。
寫信給自己~這是跟自己最真實的對話,幫助很大。
寫信給自己~最容易讓自己從擺盪中平靜下來,沒有節外生枝風險。
寫信給自己~別亂寄歐!更別寄給壞蛋!(搞笑一下,剛剛寫累了。)

備註:我寫信給自己10年,寫了500封,寫了20萬字,可憐喔!現在看到往事之痛,居然哈哈大笑。因此濃縮一句話送朋友:沒有沉溺,就沒有長痛。

本文作者《高愛倫》曾任民生報記者兼世界日報編輯、大成報&星報總編輯、民生報編輯部總監、湯臣娛樂公司執行長。對文字著迷鍾情,對數字茫然錯亂,以致,對資歷的記憶,只有內容沒有年代。最期待【隨意自在,得意現在】,想貫徹【生活是創意,生命是作品】。胸無大志,只想寫書寫歌跑龍套,奔跑跳躍尋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