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千古奇聞 靠兩個美女成就霸業的君主

晉文公復國圖。

歷史上靠女人成就霸業的帝王和君主算起來應該是為數不多,但這些帝王和君主大都是用一個女人輔助自己成就霸業,譬如漢高祖劉邦和明太祖朱元璋,而靠兩個女人成就霸業的帝王和君主就更少了。春秋戰國時期的五霸之一晉國的晉文公就是這少而又少的帝王和君主之一。

根據頭條網報導,晉文公,姓姬,名重耳,是晉獻公的第二個兒子。當時晉獻公有八子,太子申生和公子重耳、夷吾三人最受寵愛。晉獻公滅驪戎後,獲驪姬並納之。驪姬得寵,獻公疏遠了申生、重耳、夷吾三人。後驪姬得子,名曰奚齊,獻公意欲廢申生而立奚齊。申生被逼而自盡,重耳和夷吾逃跑到外地。這樣,重耳便開始了十幾年的流亡生活,當時他已過不惑之年。由於重耳平時能『好善不厭,父事狐偃,師事趙衰,而長事賈佗』,頗有賢名,所以即使在流亡過程中,跟隨他的人也很多,甚至如介子推曾在晉文公絕糧的時候『割股啖君』的故事就被傳為千古佳話。

春秋戰國是中國歷史上最無君子之儀的時代。這是一個表現和演義的時代。而重耳就生活在這個年代,在亂世中站起於前,從狼煙裡走出於後,以十幾年的顛沛流離、十幾年的風霜雪雨的苦難經歷,演繹出一代榮華不忘憂勞興國,勵精圖治的仁君典範。

千古奇聞:靠兩個美女成就霸業的君主

重耳青少年時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他的父親獻公在那個時代算得上一個英雄人物,為晉國開疆闢域,只是到年老的時候就開始糊塗了,寵愛美妃驪姬,聽信驪姬的讒言,致使好端端的晉國國無寧日。

於是,重耳流亡天涯十九年。雖然重耳並沒有什麼志向,但是在當時的環境中,他擁有公子的身分。這個高貴的血統讓他在流亡的過程中受到周邊王國的禮遇。同時他能夠聽從勸告、寬厚待人、仁義知禮,這讓他的隨從緊緊地團結在自己的周圍。他們先逃亡到狄國,重耳在那裡娶了國君的女兒,如果不是晉國發生了內亂,這個故事恐怕就要在這裡結束了。

獻公死後,晉國的小國君奚齊被人刺殺,國內和國外兩股勢力迎送重耳回國任新君主,但被他以君父新喪,不能就任的理由拒絕了,於是王位繼承落在了他弟弟夷吾的身上。夷吾是一個殘暴無情的人,即位後,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刺殺重耳,以絕後患。於是重耳被迫再次出逃,在這次逃亡的路上,他經歷了許多苦難,也遊歷了許多國家,加上夷吾的殘暴無道,讓他樹立了復國的信念,他積極地接觸當時的強國,獲得他們的支持,並用心學習他們的治國用兵之道。

重耳終於在西元前636年回到晉國繼位,是為晉文公。他從四十三歲起逃難,至即位時已六十二歲了,算起來,在外邦顛沛流離了整整十九年。長時期的流亡生活,使得重耳和他手下的那幫大臣,既磨煉了意志,又開闊了眼界,更在政治才能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重耳做了國君以後,汲取各國經驗,整頓國內政治,安撫人心,晉國很快便強盛起來了。後來和當時的霸主楚國在城濮進行了一場爭霸之戰,一舉擊潰了強大的楚軍,而獲得春秋霸主的地位。

其實,在重耳的一生裡,有兩個重要的美麗女人,一是季隗,二是齊姜。季隗是狄國的公主,和重耳生活了十二年。夷吾派人刺殺重耳的時候,重耳匆匆逃離狄國,臨行時候告訴季隗希望能撫養好孩子,等自己回來,並且說二十五年後如果回不來,就讓季隗改嫁。對於季隗來說,自然不捨得他離開,但出口的話語卻讓人吃驚,她不但安慰重耳好男兒志在四方,又說道二十五年之後,自己已經是行將就木,還嫁什麼人。言外之意就是我會撫養好孩子,也會等你回來。言語之中必定飽含著深情款款,而你又怎能說這番深情款款不是被另外一番深情款款印證著,如果重耳在婚後十二年裡,不是真誠地對待季隗,季隗豈能如此待他?

重耳輾轉逃到齊國,齊桓公將宗室之女齊姜嫁給他,重耳覺得過得很開心,就不再想回國爭位的事了。住了五年,跟著他的家臣們不樂意了,趙衰、咎犯等在大桑樹下謀劃如何挾持重耳離開,卻不巧被在桑樹上的採桑女偷聽到了。採桑女回去後告訴了主人齊姜。得知此事後,齊姜便勸重耳回國爭位,要為一直跟隨著自己的臣子們的前途著想。重耳在外奔波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找了個安樂窩,如何肯聽。於是齊姜和趙衰、咎犯把重耳灌醉後強行帶離了齊國。

清何所寫《齊姜醉遣晉公子賦》中的『公子固翩翩絕世,未免有情;少年而碌碌因人,安能成事!』就是由這一段有趣的史實而來。不過重耳那時已五十多歲了,遠非少年,也難怪他不願再漂泊,幸虧齊姜深明大義,否則後來名垂青史的晉文公又從何而來呢?

可以說重耳的兩次離開安樂窩,奔忙復國大計,都是身邊的女子為他下的決心,然而『不工一事,不眠一榻』,從兩個女子的深明大義中,不難看出,重耳這個人的齊家之術,並不是那麼糊塗。

縱觀重耳的一生,不難看到,他之所以開始由一個貪圖享樂、養尊處優的貴族公子,到後來能成為春秋時代顯赫一時的霸主,無疑與這兩個女人一番心血的潛移默化和深明大義的強力支持不無關係。而他從被迫外出逃亡的失魂落魄,到成為霸王的榮耀顯赫,也不能不讓讓人感嘆的是命運的滄海桑田的巨大落差!

如果沒有十九年的歷經艱難的逃亡生活,如果沒有季隗和齊姜這兩個女人的深明大義的支持,如果重耳一開始就是晉國的君主,那重耳恐怕只不過是一個眼界短淺、碌碌無為的一國君主罷了。正是他的流亡生活使他逐漸成長為一個堅強的君主,在流亡生活中苦心志,勞筋骨,餓體膚,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逐漸擁有了一代霸主的風範,而成為千古歷史青卷中的佼佼者。

千古奇聞:靠兩個美女成就霸業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