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鴻禕:好的合伙人 會比老婆更懂你

創業精神、學習能力和開放合作心態是周鴻禕選擇合伙人的標準。

對於創業團隊來講,如果每個員工都把工作當作一種解決財務問題的工具,那麼這個營盤絕對不會是鐵打的,而是紙糊的。創業者必須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合夥人模式,徐小平說過,『合夥人的重要性超過了商業模式和行業選擇,比你是否處於風口上更重要。』 好的合夥人,甚至會比老婆更懂你,你覺得既能毫無後顧之憂地欺負她,又恨不得與她執子之手,合夥到老……

根據新華網報導, 創業不能只雇傭員工,更需要分享股權,把有能力的員工變成創業合夥人或者事業合夥人。但是有些人因為公司上市賺了很多錢,心態就變得不一樣了,覺得自己有錢了,牛了,就固步自封,接受不了挑戰和壓力。這種自滿自大的人會被時代淘汰,因此公司需要持續不斷注入新鮮活力。

企業大了,員工容易喪失創始人精神

最近我在做『奇酷手機』,從產品開發到組建團隊,整個過程就是二次創業——不僅僅是對個人而言,我們新團隊中的每個人都是真正的創業者,都擔任著創始人的工作。在這個過程中,我反覆體會著創始人精神的重要性。

我在很多場合提到過,我對於『創始人精神』的理解是:不管是什麼職位,要把企業跟自己榮辱與共、休戚相關,對任何傷害企業利益的事都會反對,對任何能夠給這個企業增加價值的事情都會很努力。

但是,企業大了,員工容易喪失創始人精神,這點我的感受特別深刻。公司小的時候,即使是打工的人,也會有責任心,會對事情負責。但公司大了以後,為了降低風險,要引入管理流程,實際上把企業裡的人際交往搞得非常複雜,最後你發現每個人都在做中間一小塊事情,慢慢就沒有人對全域負責了。大家會覺得這事不取決於我,就會喪失責任心,喪失推動力。每個人都不作為,合起來,企業就會生病。

所以,我要把員工變成我的合夥人,來醫治一個越來越大的公司,而且在未來,大公司或許並不存在,只存在大平台和事業合夥人的自由連接。

任正非說過一句話,『把指揮權交給離炮聲最近的人』,就是說企業大了,形成官僚文化,不知道一線發生了什麼。根據流程層層上報,最後會貽誤戰機。而我現在要把公司龐大的集團軍,變成很多特種小分隊,他們可以靈活創新,往前衝,大公司在後面,提供軍火掩護,空中支持。

未來我會在公司發揮兩個重要角色,一是定戰略方向,二是搭班子、帶隊伍。我希望尋找CEO以及產品、技術、市場、傳播、銷售合夥人,重塑隊伍。我要找到更多新的合夥人,把公司很多業務拆分給他們管,未來可以獨立上市,這些合夥人也可以拿到股權。當我把一條臃腫的大船變成很多條快船,小則十幾人多則一兩百人,這個時候,圍繞一個產品,每個合夥人才能感受到自己的責任。

好的合夥人會比老婆更懂你

我要找的合夥人,首先應該有創業精神。有的人不具備足夠的資源,有的人能力不是很全面,現在還不足以獨立創業,如果他很渴望創業,可以來做我的合作人,我有資源,有資金,有很多不錯的產品創意。

我個人比較喜歡扶植早期創業者,我認為投資應該投人,人是第一位,然後才是專案。但我在投資上容易犯錯,就是我個人比較關注產品,所以會習慣性地先看專案。因為喜歡一個專案,我會發生『移情』,連帶著喜歡做這個專案的人,想像成這個事是自己在做,我會做得多大多好,對創始人的缺點自動忽略,判斷會出現失誤。後來我發現,專案再好,如果人沒有投對,最終都是悲劇。

還有一些公司失敗,是因為創始人太自負、太自我,別人的意見根本聽不進去。我就怕這種創業者,投他之前還顯得很謙虛,投完之後就不謙虛了,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這種狀況下公司基本就開始死掉了。所以,合夥人有創業心態才會極度喜歡自己所做的事情,他們才會自我燃燒,才能激發出主動性。

其次,合夥人要有很強的學習能力,也就是賈伯斯口中的『A級人才』。我找合夥人,一定是要找最優秀的人,最會學習的人。比如,在手機的研發團隊中,我需要具有創造性的人才,如果這個人不夠聰明、不善於學習,是很難完成這項工作的。

所以,我看不上的人,就不會跟他合作。我跟你合作證明我很看重你,但是我既然跟你合作,我就要不斷地去挑戰你,要幫你發現問題,希望你能改進。平時我會花很多時間跟我的團隊去爭論,去討論。如果我的合夥人做得不好,我會比較直率地告訴他們。我覺得一個學習能力很強的人,應該是不怕挑戰的。

第三,合夥人要有很好的開放合作心態,因為要成功一定需要跟很多人合作。我認為跟好的合夥人一起工作,就像跟自己老婆在一起一樣,可能還會更加有默契。合夥人必須在問題發生時懂得問自己能做什麼,而不是互相推諉;必須充分信任和尊重彼此,有承擔風險的能力;你覺得既能毫無後顧之憂地欺負他,又恨不得與他執子之手合夥到老。甚至你的合夥人會比老婆更懂你,不用太多交流,一個動作,一個決定,盡在其中。此外,合夥人還要能自我激勵,自我驅動。同樣一件事情,用打工的心態和用創業的心態做,效果完全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