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陸光棍危機2020年恐爆發 光棍男上千萬

河北趙縣的趙大姐愁眉不展,25歲的兒子還沒說上媳婦,她的心裡總是壓著一塊大石頭。曾經相過一次親,女方開口要15萬元人民幣彩禮,家裡拿不出這筆錢。48歲的趙大姐無奈到北京做家政,幫兒子攢錢娶媳婦。

『現在的姑娘太金貴了,開口就是三斤一響。啥三斤?一百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大票要稱上三斤!一響就是還得買輛車,房子就不用說了,哪少得了?!』趙大姐說。

根據第一財經報導,河北等地農村近幾年彩禮上漲得很快,從五年前的不到十萬漲到現在的十五萬甚至更高。不菲的彩禮再加上新房等其他投入,娶一個媳婦往往會耗盡一個家庭多年的積蓄。而對相對貧困的男性來說,只有一條路——打光棍。彩禮水漲船高,越來越多的光棍村開始出現。

畸高彩禮和光棍村的背後,是一個非常棘手的現實:大陸已經出現嚴重的性別比失衡,適婚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數千萬。人口學者、高級統計師姚美雄判斷,光棍危機可能於2020年後全面爆發。

性別比失衡嚴重

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資料,2014年末,大陸男性人口70079萬人,比女性多3376萬。8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例為136:100,70後非婚人口男女比則高達206:100,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異常的性別比失衡呢?一般來說,造成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性別比失衡有兩大主要原因:移民和出生性別比失衡。由於移民比例很小,大陸人口性別比失衡的根本原因是出生性別比失衡。

在正常的自然情況下,出生性別比一般介於103和107之間,也就是說,每出生100個女嬰,相應有103至107個男嬰。大陸的出生性別比在1980年代之前基本正常,在1982年為107,但之後迅速攀升,1990年達到111.3,2000年升至116.9,到2004年更高達121.18。儘管自2008年以來出生性別比有所下降,但仍然徘徊在117左右的高位。

大陸國家衛計委在今(2015)年初的出生人口性別比治理體系創新研討會上表示,目前大陸出生性別比整體水平依然偏高,其後果已經顯現,風險進一步聚集和擴大。過去20年來,大陸出生性別比一直高於115,成為世界上出生性別比失衡最嚴重的國家。

光棍危機

出生性別比失衡的直接後果就是光棍危機。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資料,從1980年到2014年,大陸一共出生了6.75億人,這34年的平均性別比是114.7.按性別比正常值推算,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000多萬。

『婚姻擠出』很形象地顯示了性別比失衡對婚姻的影響——原本相對穩定平衡的婚姻市場因為多出數千萬男性變得擁擠,使得多出的男性被擠壓出去,被迫成為光棍。

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員劉燕舞在河南、湖北、貴州等地調研發現,光棍率自80年代中後期至今逐漸加劇上升。此外,光棍大部分集中在農村,有些貧困山區,甚至出現了光棍村。

姚美雄告訴記者,男女性別比失衡會造成早婚、訂婚、婚姻買賣現象增多,導致婚姻錯位、代際爭奪及婚外情、第三者插足、非婚生育以及同性戀、性疾病、性犯罪等社會現象增加,危害社會公共安全。

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所長李樹茁2010年牽頭所做的《中國的性別比失衡與公共安全:百村調查及主要發現》證實,大量失婚青年的存在,客觀上的確激發了買婚、騙婚、買賣婦女等犯罪行為。接受調查的364個村莊中,有約30%曾發生過騙婚。

2014年11月的一天,河北邯鄲數十名越南新娘集體逃跑。警方偵查後證實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跨國騙婚案。每一個逃跑新娘的背後都是一個為兒子的婚事操碎了心的家庭。這只是近年來不斷增多的騙婚案中的一個。

風險還遠遠不止這些。長期進行性別比失衡問題研究的李樹茁提出警告,性別比失衡風險透過一定的程式聚集、放大、擴散,可能會促使已有的社會風險更加複雜化、多樣化。對這一點,目前我們的認識還很不到位。

天平為何傾斜

性別比失衡帶來的風險巨大,大陸應該如何應對?要找到解決方案,首先要回到原點,看看到底是什麼導致了原本比較平衡和穩定的人口性別天平出現了嚴重的傾斜。

今年初召開的出生人口性別比治理體系創新研討會上,多位專家提出,出生人口性別比高位運行的罪魁禍首就是性別不平等,群眾生育觀念落後,男孩偏好仍然嚴重。

人口學者黃文政、梁建章不贊成這種觀點。他們認為,出生性別比失調是性別偏好、生育數量限制和胎兒性別鑑定這三個因素共同作用的後果。這三個因素缺一不可;去掉其中任何一個因素,都不會出現男女比例失調。

『重男輕女的思想在大陸和世界一些其他國家和地區一直存在,但大陸的男女出生比例在最近幾十年才嚴重偏離正常水平,並高於其他所有國家和地區。嚴苛的計劃生育政策難辭其咎。』黃文政說。

根據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當年出生性別比為116.9,其中第一胎出生性別比為107.12,第二胎就飆升至151.92,第三胎更高達160.3。從這組資料可以看出,第一胎的出生性別比基本正常,越往後就有更多的女胎被選擇性墮胎,從而推高了出生性別比。

如果僅有性別偏好,父母可以透過多生孩子來達到選擇性別的目的。但是當性別偏好、生育數量限制和胎兒性別鑑定三個因素都具備時,出生性別比的畸高幾乎是難以避免的。

人口普查與生育政策地區分類資料表明,大陸執行『一孩半』政策地區2000年出生性別比高達124.7,比二孩政策下的出生性別比高出15.7個百分點。這充分表明了生育政策限制對出生性別比的強烈影響。大陸大部分農村地區都執行『一孩半』政策,如果頭胎是女兒,政策允許生育第二個孩子。有些夫妻在生了一個女兒後,希望再生一個男孩。他們會在懷上第二胎後,鑑別胎兒性別;如果是男孩則生下來,如果是女孩,則主動上報,以意外懷孕為理由墮胎。生育限制政策迫使人們透過阻止部分女嬰的出生來實現生育男孩的願望。

不再『失蹤』的女性

失蹤女性(missing women)最早由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在上個世紀90年代提出,被用來指代那些因人為干預因素沒能來到這個世界或者因性別偏好較早死亡的女性人口。根據阿馬蒂亞·森的估計,全世界約有1億多名女性因為人為性別選擇而失蹤,其中大陸和印度是重災區。

每年大陸衛計委都會聯合各相關部委開展聲勢浩大的打擊『兩非』(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鑑定和選擇性別人工終止妊娠)活動,力圖阻止那些企圖選擇性別的人透過胎兒性別鑑定達到目的。

記者曾經在江蘇北部農村調查發現,儘管很多醫院畏懼懲罰不敢明明目張膽做胎兒性別鑑定,但是如果是熟人,私下做個B超鑑定性別是很習以為常的事。

至於選擇性人工終止妊娠,更加難以監管。沒有任何一個意圖墮掉女胎的孕婦會主動告訴醫生自己的真實目的。由於終止妊娠是計劃生育政策下超生懷孕後被認可的處理措施,孕婦只需告訴醫生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不是第一胎就可以順利墮胎。

更重要的是,敬畏胎兒生命的意識依然沒有普及,對很多人來說,墮掉腹中胎兒並沒有很大罪惡感,更何況是為了性別選擇的『合理需要』。

根據歷年《中國衛生年鑑》的統計,從1971年至2012年,大陸人工流產總數為2.7億人次,若加上數量可觀的藥物流產,總的流產數量令人嘆為觀止。

針對前文所述導致出生性別比失衡的三大因素,梁建章表示,重男輕女的觀念雖然已經淡化,但依然會長期存在;禁止胎兒性別鑑定技術也不可能完全有效。因此,要使男女比例恢復正常,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全面取消生育限制政策。

北京大學人口學教授穆光宗認為,消除重男輕女觀念,需要重建生育文化,工程浩大,難以一蹴而就。而性別比嚴重失衡、生育率超低的現狀迫切需要改變。他認為,最可行、見效最快的對策是放開生育限制。

在人口學者何亞福看來,立法保護胎兒生命權是解決性別比失衡的根本方法。墮胎之所以被大陸大部分人看得平常,是因為沒有把胎兒當作擁有生命權的個體來尊重。但在具體法律法規當中,對於胎兒有許多自相矛盾的規定。比如《民法通則》規定,公民的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沒有出生的胎兒沒有公民權力。而《刑法》規定,『審判的時候懷孕的婦女不適用死刑』,《繼承法》更明文規定尚未出生的胎兒享有財產繼承權。出生性別比嚴重失衡的狀況若不改變,會令大陸蒙羞。這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政府、相關組織、每位公民的積極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