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東大80歲教授捐5百萬助學 和老伴住宿舍

陳善年和佘穎禾兩位教授相識、相戀於東南大學校園。今年恰逢兩位老人金婚。

50多年前,東南大學青年教師陳善年接到『秘密』任務,在校內組隊參與大陸第一代核潛艇反應堆設計。任務早已完成,專案卻處於保密狀態。直到去(2014)年隨著大陸核潛艇『091工程』『092工程』解密,同為東大教授的妻子佘穎禾才弄清楚丈夫50年前那個秘密。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退休後陳善年有兩個心願,一是向民眾科普核電安全,二是為培養核電創新人才出力。今(2015)年恰逢兩位老人金婚,他們決定拿出省吃儉用的10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積蓄,在東南大學能源與環境學院聯名設立獎學金。9月28日,這對8旬教授夫妻親自把支票送到了東南大學。

他們相識相戀於東大
今年已是金婚

陳善年和佘穎禾兩位教授相識、相戀於校園。同是福建老鄉的他們,一同求學於千里之外的東南大學。陳善年教授1952年考入廈門大學機械系,1953年轉入南京工學院(現東南大學)熱能動力裝置專業,佘穎禾教授與他同屆。高大帥氣的陳善年當年是校足球隊隊員,還能吹管弦樂,在校內有一定名氣。佘穎禾的名氣就更大了,作為體操高水準運動員,佘穎禾曾代表江蘇到大陸全國參賽。

陳善年教授回憶說,當年他和妻子都是東大『三好優秀生』。『三好』是指身體好、學習好、工作好。『身體好是指體質要達到標準,並且代表江蘇參加大陸全國比賽;學習好是指學習成績優異;工作好就是要求學生參加各種社會實踐。』不是同系的兩人互相慕名已久。陳老甜蜜回憶起一個片段,那年也是秋季,在老圖書館樓梯口兩人相遇了,很快認出了對方,『她對我點頭打招呼,我一下臉漲得通紅。』1955年暑假,偶然的機會同鄉的陳善年和佘穎禾搭伴回福建老家,『1955年從南京到廈門要5天5夜,中間頗多曲折。』幾個同學一塊上路,一路同行。一來一往,在路途中,陳善年和佘穎禾結下了緣分。

陳善年1956年以全優成績畢業後留校任教。佘穎禾教授被選派到前蘇聯讀博。1962年佘穎禾獲得副博士學位,學成歸國,回到東南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從事力學專業的教學與研究。相隔幾千里的兩人終於再一次在東大相聚,1965年兩人在學校結婚,今年是夫妻倆的金婚年。

丈夫的秘密
丈夫經常莫名消失,工作的地方有鐵絲網圍著

『他50多年前參與了大陸第一代核潛艇反應堆設計,我們全家到最近才搞清楚。』在佘穎禾教授心中,一直有個疑問,結婚之初丈夫常常莫名消失了。

原來,1962年,已留校任教的陳善年毅然放棄了留學前蘇聯的機會,接下一項秘密任務,帶隊承擔大陸第一代核潛艇研發中核反應堆傳熱與流體力學關鍵基礎資料實驗專案重任。

『和歐美國家先研究核電廠,再到核航母,最後到核潛艇這個過程不同,大陸是在零基礎的情況下,直接上馬核潛艇。這其中的關鍵技術就是核反應堆的設計。『陳善年說,儘管美蘇當時已經有相關資料,但一直秘而不宣,直到今天也沒有公布於世。

在投擲工具中,飛機、導彈都是可見的,唯有核潛艇是看不到聽不著的,可以長時間潛伏海底,這是頂級軍事秘密!在沒有任何參考資料的情況下,陳善年他們只能靠自己鑽研了。『當年東大十幾位老師和學生參與這個專案,我擔任組長,大家都簽下保密協定,這是誰都不能洩露的任務。』專案組工作地點就在東大校園內,用鐵絲網圍著『與世隔絕』,有熟人問,陳善年笑著答:『做實驗。』時間長了,這塊試驗地被戲稱為『動物園』。『那時我經常莫名其妙消失了。妻子感到奇怪,問過一兩次,看到我不說她便心中有數不再多問了。』1967年,陳善年小組完成任務,直到去年,核潛艇『091』『092』工程解密,陳善年才向家人道出原委。

為不引起別人注意,沒拿一分錢報酬

參與核潛艇核反應堆設計是項極其危險的工作。陳善年告訴記者,核潛艇反應堆功率更大、更緊湊,一旦爆炸威力高於核電廠幾百倍。在實驗室,陳善年和同事曾做了幾十次爆炸實驗,找到了相關的一手資料,為安全地設計核潛艇反應堆提供了重要的參數。比如透過實驗我們得知不鏽鋼水管中的蒸餾水達到600度以上就會發紅,2500度以上就會爆炸。

『我們始終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因為核潛艇的每個艇員都是貼著反應堆工作的,一旦出事全軍覆沒,所以絲毫不敢大意。』陳善年自豪地說,大陸核潛艇技術正在一代代穩步前進,是世界上唯一從來沒有發生過安全事故的國家。從技術上說,大陸核潛艇在深潛、靜默等兩個重要指標上在全世界也處於領先地位。為了讓這項工作秘密進行,陳善年教授講述的一個細節讓人唏噓,『所有參與人員都是義務勞動,不拿一分錢報酬。為什麼呢?如果拿到報酬,生活會得到改善,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妻子的支持
他要拿出積蓄設獎學金,妻子說『同意、同意』

東南大學能源與環境學院黨委書記朱小良介紹說,陳善年教授是新中國首屆動力工程系畢業生,『50年代這個系還是保密的。陳老是解放後第一代核電技術專家。』設立獎學金,是陳善年教授長久以來的一個心願。

他告訴記者,『曾經參與核反應堆基礎資料測算的那段經歷,讓我意識到核電安全的重要性。現在社會上有誤區,認為所有核電是危險的,希望透過普及知識,讓大家認識到核電是很安全的!』另一個原因是,『核電是國家電力行業的未來,雖然我年事已高,搞不動科研了,但希望透過我的餘力幫助能源與環境學院在核電方面培育英才,繼續為行業做貢獻。』

當年為支持陳善年工作,默默承擔起照顧養育孩子重任的佘穎禾依然義無反顧站在丈夫背後,『老陳說想把暫時用不到的錢,捐給學校,我說「同意、同意」。』佘穎禾教授說,幾十年前,她曾到訪加拿大、法國等西方發達國家,『當時我很奇怪,他們這麼大用電量哪兒來的,後來瞭解到他們用的是核電。老陳的心願是希望核電技術能進一步發展,我無條件支持他。』陳教授有兩個女兒,一個在南京一所中學當老師,另一個女兒從東大研究生畢業後,到美國深造,已回到南京工作。『我跟女兒們說了捐贈的事,他們表示非常支持。』陳教授笑笑說。

核電安全與創新
獎學金設立

陳善年和妻子佘穎禾教授9月28日天下午來到學校,與東南大學教育基金會簽訂了『捐贈協定』,設立『陳善年、佘穎禾核電安全與創新獎學金』,主要用於獎勵東大能源與環境學院核電方向全日制在校本科生、研究生,每年頒發一次,由學院確定獎助名額與金額,只要符合成績優良、社會責任感強等條件的學生均可申請。

100萬從哪兒來的?
是兩人省吃儉用存下來的

100萬不是個小數目,這筆錢從哪兒來的呢?陳善年教授坦言這是兩人多年的積蓄。『我們對吃、穿都不在乎,平時開銷不大。』採訪中,記者意外得知,陳教授夫婦至今住在東大1967年分配他們的宿舍中。『我們家很亂,恐怕是東大南園28號宿舍唯一沒裝修過的一家。』1967年,這套100平方公尺的宿舍分給了東大3個教師家庭,後來另外兩家陸續搬走,陳老夫婦留了下來。『我並不是沒錢裝修,而是覺得沒必要。』陳教授很實在地告訴記者理由,『並且,我夫人覺得住在學校周邊有許多好處,鄰居中熟人多,生活也很方便。』在陳老看來,金錢對年長的人不是很重要,『看病都有保險,平常工資也花不完。足夠了。希望學生要保留學校的優秀傳統,踏踏實實做事。』


陳善年教授當年參加足球隊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