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看不見的戰線 為城市「清腸」的地下「蛙人」

為城市「清腸」的地下「蛙人」。

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和腳腕,擁有15年從業經驗的倪師傅麻利地穿上了5多公斤的潛水服,扎上防水的手帶,再戴上潛水頭盔,同事把他胸前的衣口用橡膠管扎緊隨後拉上拉鏈,接上輸氧管,最後把15公斤重的鉛餅掛在前胸後背上,『城市蛙人』倪師傅全副武裝完畢,準備下井作業。

根據中國網報導,在上海,和倪師傅一樣的『城市蛙人』僅有130名,他們不僅需要負責清理城市地下管道的污物、保障管道暢通,還要檢查和維修管道,道路突發排水事件也需由他們來完成。『城市蛙人』是一種特殊的行業高危工種,由於地下管道情況非常複雜,他們面臨著硫化氫中毒、管道水壓失衡人被沖走、潛水員卡在管道中或潛水服被管道內的雜物劃破漏氣導致窒息等諸多危險。

『我們這個行業是有暗號的,保險繩拉一下,表示正常;拉兩下表示要材料;拉三下或者更多次數表示人要上來,如果一兩分鐘人還沒有上來,那就說明在下面遇到了問題。』倪師傅說道。

管理部門對從事市政管網潛水作業的管理相當嚴格。『城市蛙人』除了必須具備潛水員資質證書外,從事潛水作業的單位還必須經過專業認定,並每年進行審核,甚至在每次潛水作業前都要提出書面申請。

據統計數顯示,截至2014年底,上海有20971.96公里的地下排水管道和1077座排水泵站,任何一處管道堵塞都會造成污水冒溢、道路積水,任何一座排水泵站運轉異常都將造成區域排水困難。『城市蛙人』在這條『看不見的戰線』上扮演著重要角色。


倪師傅有著15年的井下工作經驗,是一名老『蛙人』。


這是倪師傅當天作業要穿的潛水服。


兩名水務工人在查看剛剛測量的井下的毒氣情況,測試儀器上顯示為零,說明井下安全。


為配合倪師傅下井作業,同事們要臨時將道路封鎖,保障施工安全。


倪師傅的同事們已經準備就緒,他們完成了所有下井作業前的準備,在等候倪師傅穿上潛水衣。


倪師傅在穿淺水作業的潛水服,這套潛水服重約5公斤,要是在深水作業他就要穿上重達二三十公斤的潛水服。


同事幫助倪師傅把胸前的衣口用橡膠管扎緊,這樣可以防止進水。


倪師傅戴上潛水服的頭盔。


同事將輸氧管從車內取出,準備接入倪師傅的頭盔中,在井下作業輸氧管是保障『蛙人』生命安全的生命線。


一名同事將輸氧裝置安裝在倪師傅的頭盔上。


同事為倪師傅的頭盔安裝玻璃鏡片,以保證他能看見井內的情況,然而多數時候『蛙人』需要摸黑作業。


同事們為倪師傅戴上重達15公斤的鉛餅,增加重量才能順利潛入水中作業。


一切準備妥當,倪師傅爬著梯子到井下去清潔淤泥。


倪師傅在深達8公尺的井下清潔污物,這還屬於淺水作業,要是深水作業他整個人都需要潛入水中。


同事緊緊抓住繩索,生怕遺忘了繩索那頭傳遞過來的信號,另外一頭是在井下作業的倪師傅。


在地面上的工人負責將倪師傅整理出來的淤泥拉上來進行處理。


這是一桶剛從井下清理上來的淤泥。


倪師傅完成井下任務,在同事們的幫助下安全出井。


同事用水槍將倪師傅潛水服的淤泥沖刷乾淨。


同事在幫助倪師傅脫下潛水服。


在倪師傅清理完畢之後,同事們將井蓋重新蓋上。


任務完成後同事們在整理工具準備撤離。


倪師傅和同事們上車,趕赴下一個作業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