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學者:大陸人不會覬覦西伯利亞 他們只是善於數錢

2009年4月15日,俄羅斯西伯利亞中部城市克拉諾亞爾斯克附近的一個農場,俄移民官員和警察調查在農場工作的大陸人。

俄羅斯大陸問題專家科瑟列夫稱,不要相信大陸人是不好合作的夥伴及貪婪的偏見。大陸人只是善於數錢,精打細算。

根據參考消息網報導,俄羅斯《星火》週刊9月28日一期刊登俄羅斯大陸問題專家德米特里•科瑟列夫的一篇文章,他在文中駁斥有關大陸及大陸人的偏見。

科瑟列夫寫道,前不久他應邀就俄羅斯人關於大陸、大陸人及俄中關係的典型傳說與誤解發表演講。這是很好的主題,尤其考慮到人們剛剛度過了『大陸9月』。之前的8月,中俄海軍在日本海再度開展聯合演習。9月3日,在北京舉行了二戰結束70周年閱兵式,俄羅斯元首高調亮相。現在,是時候對傳言和偏見——即便不是全部,也是最廣為流傳的——予以澄清了。

他認為,大陸人覬覦西伯利亞和遠東的看法是謊言。西伯利亞和遠東領土過去屬於漢人的敵人滿洲人,他們1644年占領了中國。大陸存在富於攻擊性的民族主義者,但他們瞭解本國歷史。不管在表面還是私下(中學教科書中),大陸對俄都沒有任何領土主張,劃定了雙方公認的邊界——大陸與印度尚未實現這一點。

文章寫道,說到中國人是好戰、富有侵略性的民族,事實上歷史證明恰恰相反。人們面對的是唯一輸掉了所有戰爭、被任何人戰勝過的民族。中國人最近一次侵佔領土還是在西元七世紀,隨後開疆拓土的都是征服大陸的民族。大陸人可以是精明的商人、手工業者、能工巧匠、農民、工藝複雜商品的製造者,卻不是軍人:大陸人不喜歡戰爭,專家相信,無論現任領導人如何努力改變這種思維,都難以成功。

大陸人對俄羅斯施加『人口壓力』,因為大陸人太多,而俄羅斯空置的土地太多:一派胡言。大陸面臨的一大問題是,它自己有大片未開發領土,但缺少願意移居那裡的人。

科瑟列夫還稱,大陸人向俄羅斯移民的觀點與事實正好相反。這是源於上世紀90年代的恐懼,當時大陸人向歐洲移民,包括過境俄羅斯。自那以後,在俄華人群體數量急劇減少,被移民當局視作問題的有烏茲別克人、烏克蘭人、摩爾多瓦人,唯獨沒有大陸人。事實上,大陸人近年來開始返回大陸。順便一提,一些俄羅斯人也紛紛前往大陸:在華俄裔族群日益增長。

還有偏見認為,世界上無人喜歡大陸人,尤其是鄰國居民,其實並非如此。總的來說,世界上誰都不喜歡誰,尤其是鄰居,與較遠民族的爭吵還少些。這方面,中華民族與其他民族並無分別,但奇怪的是,西方對大陸人格外讚賞。

這裡的情況有一個小小的特殊之處:約一個世紀以來,中華民族一直認為自己備受屈辱,當發現自己恢復數一數二大國地位的時候,反倒不知所措。有的大陸人重新表現出妄自尊大,有的則相反。

有人認為,大陸人崇拜俄羅斯,與俄羅斯相似,其實不完全是這樣。年復一年的民調顯示,大陸人對俄羅斯越來越心懷尊重,把普亭看作領導人的榜樣。但總體上,他們對俄羅斯不太感興趣,俄羅斯不過是一個友好國家。俄羅斯各種民調表明了現在的一種趨勢:大陸人實際正在打破對俄的制裁。至於相似性,則這兩個國家是完全不同的民族。唯一的共同點是在基本價值觀上迥異於西方的極端保守主義。

科瑟列夫稱,不要相信大陸人是不好合作的夥伴及貪婪的偏見。大陸人只是善於數錢,精打細算。如果政治上的友誼帶來的是無利可圖的交易,迫使俄羅斯購買質次價高的商品,那麼這是糟糕的友誼和政治,會導致落後和經濟崩潰。俄羅斯為何需要這樣的朋友呢?

另外,與西方不同,大陸完全不搞意識形態,不輸出價值觀,不強調『政治正確性』,不將它們與經濟捆綁。

還有幾個觀察結果。關於大陸和大陸人最惡意的傳說往往來自不瞭解大陸、頂多是抄襲別國宣傳的人。這些人不懂中文,沒到過大陸,卻用大陸人來嚇唬俄羅斯。無知和恐懼總是如影隨形,在不同國家人民之間的關係中尤其如此。

文章認為,大部分荒唐的反華神話源自上世紀90年代,當時美國加強了把俄羅斯變為大陸敵人的工作,企圖借俄羅斯之手『遏華』,令莫斯科重新陷入上世紀70年代的戰略險境,即同時面臨兩個勁敵——美國和大陸。但反間計沒有得逞,而這要怪美國人自己。

同時,俄羅斯有許多所謂大陸問題專家。他們彼此爭論,互相不服氣。那麼,漢學家們是怎麼看待大陸的呢?上一代漢學家的爭吵主要在抱怨派和懷舊派之間展開。抱怨派歷數50年代俄羅斯為大陸所做的一切,罵大陸忘恩負義,心中充滿怨恨。懷舊派則抵制前者,夢想重溫50年代基於『真正共產主義』的『偉大友誼』。

文章寫道,如今的大陸通則總體上對研究對象持理性的善意態度。當然,其中也有不喜歡大陸的人,但他們只占極少數。話說回來,專門研究一個國家或地區的人不應對其懷有不加思索的憎惡或喜愛。正如一個外交官朋友所言,專家之所以是專家,不在於他們對研究對象國的好惡,而在於他們對其的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