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 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屠呦呦。

屠呦呦在北京的家中。10月6日沒有事先預告,沒有官方通知,北京時間10月5日晚間,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研究員屠呦呦在家中透過電視得知自己摘取諾獎的消息。

根據新華網報導, 10月6日早9時許,在記者多次懇切提出簡短採訪的請求後,一直不願接受採訪的屠呦呦終於把記者請進家門,一邊請記者落座,一邊還再強調『也沒什麼好講的』。從5日晚間獲獎消息傳來,屠呦呦家中的電話就響個不停,祝賀的、採訪的,她的老伴兒李廷釗一邊幫著招呼記者落座,一邊忙不迭地接著持續響起的電話。

『作為一個科學工作者獲得了諾貝爾獎是個很高的榮譽。青蒿素研究獲獎是當年研究團隊集體攻關的成績,是大陸科學家集體的榮譽,也標誌中醫研究科學得到國際科學界的高度關注,是一種認可,這是大陸的驕傲,也是大陸科學家的驕傲。』這段獲獎感言,屠呦呦寫在了一張紙上,一字一句地向記者念出來。她的聲音清脆,口音夾帶著濃濃的寧波味道。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2)『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3)『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4)『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圖為在屠呦呦家中櫃子裡擺放的部分個人獲得的榮譽證書和獎盃。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5)『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6)『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這是2011年9月23日,屠呦呦在美國紐約舉行的拉斯克獎頒獎儀式上展示獎盃和證書。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7)『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這是20世紀80年代初,任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副研究員的屠呦呦在進行科研工作。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8)『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這是20世紀50年代,在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任研究實習員的屠呦呦(前右)與老師樓之岑副教授一起研究中藥。

(新華全媒頭條·屠呦呦獲諾獎·圖文互動)(9)『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圖為在屠呦呦家中櫃子裡擺放的拉斯克獎的獎盃。

『我還有很多要做的事』——專訪諾獎得主屠呦呦
圖表:『中國神藥』青蒿素在非洲拯救百萬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