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海澱高校周邊書店 5年間倒閉近半

北大附近的萬泉河書店一條街,記者日前只找到萬泉河畔書店一家仍在堅持營業。

新一年開學季,教育部發文決定對各地的高校校園書店數量、規模、書店性質、經營狀況開展摸底調查。在很多人看來,這或是『倒閉潮』中掙扎度日的校園書店『一棵救命的稻草』,又或成為唱衰多年的實體民營書店的新注腳。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記者近日走訪北大、清華、北師大等海澱區高校校內及周邊的民營書店,發現短短5年時間,它們中近半數者從高校的『文化版圖』中黯然『消失』。去(2014)年起,海澱區宣布每年出資400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元以扶持實體書店發展,然而,走訪的大多數校園民營書店對此計劃並不知情,相關部門告知記者:『即使符合扶持資質,也未必能列入扶持名單。』

探訪
『漢學書店』悄然搬離 北大書店『三劍客』只剩兩家

記者近日走進北大校園西南角地下二層的物美超市內的書店區,穿過物美超市左側一條長約十公尺的過道,『漢學書店』早已不見。曾蝸居在地下的北大書店『三劍客』如今只剩博雅堂和野草書店。經打聽,『漢學書店』兩年前悄悄地搬離了校園,甚至大家說不清它到底是徹底倒閉了還是搬家了。

漫步在校園,對部分受訪的北大學生而言,有關漢學書店的記憶甚至是一片空白。現就職於首都師範大學文化研究院的符鵬博士感慨道:『聽說漢學是因下水道破裂汚了整家店,一屋子古籍大部頭遭了殃,這對漢學書店是滅頂之災,停業了好久最終還是沒堅持住。』在北京求學生活10年,他目睹了一個又一個校園實體書店成為『過去時』。

正值熙熙攘攘的開學季,博雅堂書店裡葉門可羅雀,另一側的野草書店光景也差不多。記者在狹窄的書店一角找到了看店的人。整個上午人流量不足30人,對於這樣的經營狀況,看店的楊女士已經習以為常。『2007年、2008年書店盈利狀況較好的時候,房租支出根本不算什麼,近兩年的房租支出卻要占到總收入的近80%,維持經營相當吃力了。』

被書友稱為『人文社科福音』 的北師大海晴書店,也在兩年前從校內的小平房裡撤走,徹底告別了實體經營,可稱得上是加速消失的校園書店一個縮影。店主老刑在電話裡向記者回憶:『從2002年開始,我們在舊圖書館、學校南門、東門都待過,最後實在付不出每月幾千元的房租徹底歇了。和我一樣開書店的,差不多也都轉行了吧。』

符鵬掰著手指向記者回憶母校北師大的校園書店,經營了10多年的人文書店『海晴書店』、轉租臨街門面的『盛世情』、被拆掉的『新華書店』、小西門附近的教學輔導類書攤,也都寂寥地離開了校園。『2006年剛來北京時,北大、北師大每個學校都有七八家甚至更多的書店,很多還開在校內,那時買書人多,結帳都排著長隊。現在還在校內,而且叫得上名兒的,大概只有北大的兩家。』

高校書店轉行做教輔也『賣不動』

比起人文社科為主的實體書店的慘澹經營,曾有人指出高校書店轉行做教輔,稱得上是這些書商們的新出路。人文書店消失,教輔書店成為主導, 這些書店生存是否真如外界猜想的樂觀呢?在北師大研究生C座地下室的墨香書屋,記者聽到了另一種聲音,『教輔也賣不動了』。

這家由師大校友開的二手書店,曾坐落在師大小北門外的平房。去年因合同到期、房租上漲而決定閉店時,店主發帖求助,很多網友發起了『挽留拯救』活動。在北師大後勤的幫助下,墨香書屋在學生宿舍地下室安家落戶,校方還為其免去租金。

看店的秦阿姨告訴記者,搬來後店面更寬敞了,但走『便宜』路線的教輔生意卻並沒想像中好。『從前每年開學算是書屋人最多的時候了,但今(2015)年生意也非常一般,尤其是二手教材都賣不動了。』

記者看到屋內書架擺得很密,交錯著形成一個小型迷宮。幾個在校的學生站在二手教材書架前選購,但最終拿到收銀台的寥寥可數。『教材出了新版,店裡還是之前的老版。平時我們更多的也是上網買新教材,二手書找高年級的人買比較多。』一位女同學說道。

調查
近五年校園周邊書店倒掉近一半

2010年前後,某大學生網友曾整理過一份圖文並茂的北京高校『書店版圖』,當時作者曾按照書店的集群性分布,把海澱區的高校書店分為了四個商圈,分別是北大及萬泉河,清華及藍旗營,海澱圖書城及海澱黃莊,北師大及其他周邊,上面列出了40餘家大大小小的校園書店。記者按圖索驥,走訪北大、北師大、清華的校園周邊。據不完全統計,近5年時間裡,這些區域內的20家高校書店,竟有十家已從版圖上黯然『消失』。『消失』的,既有規模顯赫、名聲在外的,如『第三極書店』、『風入松』者,也有北大暢春園附近小平房內暗藏的六七家人文小書店。還有書迷還告訴記者,甚至連北大週末書市也『因校園用地緊張』於去年春天戛然而止。

『雖然實體書店走弱是大勢,但大學周邊書店倒閉讓人心寒。』某高校在讀碩士生王敏同學有一些埋怨,『雖然大家都覺得書店是大學的文化標誌,但平時學校和學生對書店都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保護。

租金上漲、網路銷售的衝擊、閱讀習慣的改變都成為大學及周邊實體書店消失的主要原因,『收入漸少,成本卻漸高,這就是書店現在面臨的困境。』一書店的店主說道。

記者瞭解到,實體書店受到網路書店的衝擊較大,主要表現在新書的價格競爭上,而高校學生對價格最為敏感,實體書店新書賣7.5折,但網上比這價格更低,久而久之大家都不來實體店買。店主還表示,作為小本經營,進貨管道和資金鏈,跟大書店相比也是勢單力薄,『大的出版社認大公司、大店,賒銷和退貨都可以,但我們卻不行,書賣不掉也只能自己扛,再加上房租、人力、庫存等耗費,現在多數小書店裡都虧或略保本吧。』清華附近的豆瓣書店店員說。

今年6月,針對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的生存狀況,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開展了問卷調查,結果顯示,100所高校中30%的高校內不再有實體書店,78.57%的高校以教輔類書店為主。

多數店家尚未聽說『實體書店扶持計劃』

那近年來政府對實體店的扶持,是否『普惠』到了高校周邊的書店呢?作為北京高校和文化單位的重要集聚區,去年4月,海澱區出台了《海澱區扶持書店行業健康發展暫行辦法》,每年出資400萬元,來扶持實體書店。扶持對象為營業面積不低於30平方公尺,出版物為主營業務,出版物銷售占比不低於30%的書店。當時海澱區文委宣布每家店最多獲得50萬資助,並組織申報。

調查走訪中,記者問起高校的書店是否聽說過此次『扶持計劃』,多數店家都搖頭,表示營業生涯裡,並沒有接到任何福利性補助,也不知道文委的資助政策。一店主指著店鋪牆上的『經營許可證』等執業證照,『我們店也是在文委註冊過,按照你說的營業面積等條件也都符合啊,頭一次聽說這政策啊,之前也沒人告訴我。』北大附近的書店老闆向記者透露,她也曾經考慮過教委和文委的扶持政策,先後打了幾次電話去諮詢,但並未得到如申請流程、補貼多少等具體資訊,最後只能不了了之。

記者隨後致電海澱區文委,相關人員表示,其只是聯合發文的單位,具體政策要諮詢區宣傳部門。記者聯繫上區宣傳部,詢問首批扶持是否包含高校周邊的書店時,工作人員稱『它也在扶持範圍內』,但具體認定的名單是由專家打分認定而來,且每年的政策認定不一樣,需自己上閘道注。記者隨即追問如何認定扶持資質、如書店符合條件能否都被扶持,工作人員說完『符合條件的也不一定能被扶持,具體認定細則我們也不清楚』便匆匆掛了電話。

另有一位業內相關人士道出了其中的原因:『海澱全區大大小小加起來有1000家實體書店,按扶持計劃每年400萬,每家不超過50萬的資助標準,僧多粥少,注定不夠分的,只能先考慮規模和經營都較大的書店。高校周邊的民營小書店即使申請,難度也是大啊。』

聲音
高校師生呼籲重建『人文地標』

記者隨機採訪了高校學生,有人說:『作為一種商品,單純賣書的實體店在網路時代被淘汰是一種必然,轉變傳統經營思路,增加書店的功能或許更好。』也有人幽默反問:『為什麼學校沒有好的人文書店?可能老闆覺得我們買不起他的咖啡,也買不起他的書吧。』還有同學建議大學裡的書店不能淪為『教輔中轉站』,『那些複印店,賣考試資料的,或許稱不上是書店。』

對於喜歡的實體書店的形式,此前有媒體曾調查過,66%的受訪者希望『集休閒學術於一體,經常有沙龍活動』,22%的受訪者期待『超市自助式書店』。

『大學裡的實體書店其實具有象徵意義,是一個文化地標。有這麼個地方讓大家願意讀書,或者說是把讀書作為一種生活方式,這個對學生來說是很重要的。』符鵬接受採訪時說道。他建議,高校能夠充分利用校園自有的資源並給予場地和資金的支持,重建起『文化沙龍式』的書店,『現在北京有些書店定期搞些講座或討論活動什麼的,請的都是大學的老師、學者,前去的少則一二十人,多則百來人。假如我們校園自己有這樣一個空間,感興趣的同學哪用再跑到校外。學校應該鼓勵支持這樣的空間存在,給予幫助和支持。』


風入松書店原址樓梯間,過道的櫥窗裡只剩下幾隻曾經裝書的箱子。


北師大東門外盛世情書店臨街門店已轉租為『文具店』,僅保留地下一層書店。


墨香書屋原址在校外,因土地租金等原因關門,校方提供校內場地為其『安家』,現以經營教輔為主。


北師大校內海晴書店原址,如今已尋不到任何『遺跡』。


曾蝸居在地下的北大書店『三劍客』如今只剩博雅堂和野草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