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69歲成都賣菜老人辦畫展 稱畫畫讓心頭愉快

69歲成都賣菜老人辦畫展。

一個目不識丁、只會寫自己名字的七旬賣菜老人在廢舊的煙盒上畫的鉛筆畫、鋼筆畫,竟能如此打動人?沒有吹牛,他的畫還以5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到100元的價格一次性賣了兩千多元。近幾天,他的畫在藝術界的朋友圈內廣泛傳播,引得相當高的關注度,一些人還專程從北京過來買畫,還有人送他繪畫工具,要長期訂畫的……。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田上奇蹟』、『紙上行走』,這是正在進行的2015成都藍頂藝術節一場獨立策展活動的名字,策展人葉彩寶偶然看到這位成都老大爺陳廷芳的煙盒畫,瞭解到他的實際情況,臨時決定把他的作品加入到『紙上行走』的展覽中。

展覽的名字、地點似乎也是安排好了的——田上藝術空間,坐落於三聖鄉駙江路。陳大爺的菜地離藝術空間不遠,每當他走過這個剛開的藝術空間,他總是會把菜擔子放下,在門口往裡面探一下,然後再走。據說走了很多次,終究還是沒敢進去。如今,在田坎上走慣了的陳大爺現在也可以在紙上『行走』了。

煙盒上畫畫,還很浪漫哦

陳大爺1946年出生,69歲,沒讀過書,愛畫畫,賣菜為生,一天賺幾十塊錢,多的時候一百多塊。他曾經出過車禍,腿部有殘疾。有時候菜沒賣掉就在家畫畫,老伴還埋怨他,畫畫成為面對艱難生活的一種調節。

因為和田上藝術空間的看門人相熟,知道這裡有會畫畫的,9月26日開幕前他就拿來自己的畫給藝術空間的人看。『一開始他肯定是怯生生的那種,拿著厚厚一摞東西走進來,站在門口又不好意思,我們就問他,他就說我有些畫,能不能幫著看看。

我們很驚訝,但見到大爺的畫,這樣的行為,真的蠻感動,我當即買了三張。鑑於此,我們決定26號在藍頂藝術節田上藝術專案啟動時,展出大爺的作品。繪畫或者藝術是一種精神,哪怕是70歲的大爺,透過他的畫面我們依然可以感覺到那份對生命的熱愛,那份稚拙的浪漫。』

展覽策展人葉彩寶鄭重地在大爺的畫下面用鉛筆寫下這簡短的『策展詞』。後來的情況,不少藝術圈內的朋友都在朋友圈裡描述了:展覽當天,大爺受到很多朋友的關注,大家除了感動之外,也為大爺豐富的想像力、稚拙樸素的畫面所感染,當天就賣掉了差不多20幅作品,後經朋友圈傳播,又有很多預訂,藝術類專業雜誌『hi藝術』的記者也專程趕去採訪。

由於身體有殘疾的緣故,陳大爺在『創作』上似乎想透過繪畫的方式獲得心靈的慰藉。他畫的動物有猴子、老虎、小鳥等,生動可愛;畫的風景人物構圖空靈、毫不造作。此次展出的作品大多畫在煙盒紙、老掛曆上,沒想到這種『懷舊調調』正好迎合了當下的口味,作品一經網路傳播,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愛,一些開畫廊的人士開始打聽他是什麼來歷,還有的就直接讓葉彩寶轉送繪畫工具給他。

『我搞不懂啥子技術,完全靠感覺和印象』

煙盒是很多人的時代記憶。小時候玩軟的煙紙,折成豆腐塊根據某種約定俗成的規則進行遊戲,但陳大爺的心思最早卻是為了節約紙張。

繪畫專用紙不便宜,他找過很多材料,最終發現一條煙的包裝盒展開後,背面的形狀和紙色很適合用鉛筆和鋼筆繪畫,而且『感覺還很好』。

陳大爺畫畫,幾乎沒有打草稿的環節,這就讓他的『作品』顯示出一種可愛的誠懇與認真的稚樸。『我搞不懂啥子技術,我就是照著畫嘛,粗細、濃淡那些我也沒有研究過,完全是靠感覺和我心目中對那個東西的印象。』

陳大爺幾乎不對事物進行勾線,而是上手就來,有圓有方,一些構圖和布局也是在這十多年的實際操作中慢慢明白的,『很多東西其實我到現在都沒搞明白,我也不想去搞明白,太複雜了。』

三聖鄉是成都出了名的『畫家村』,一幅畫賣上千萬的當代藝術大家這裡匯聚了不少,畫了好幾年一張畫都賣不出去的畫家這裡也有。陳大爺不認識他們,只曉得自己賣菜的時候別人在聊天打牌,他就拿著畫筆搞『創作』。
有一次別人把錢放在菜旁邊就走了,他畫得起勁,到最後都沒看到,收了攤才發現少了錢。很多知道他的人都說他笑起來憨厚,性子慢,但聲音洪亮,底氣十足。葉彩寶把他請進藝術空間時,還特別把他的菜籃和電動自行車一並請進去,他就穿著平時賣菜的衣服,一臉憨憨地坐下來,靠在車旁邊,守著他的菜籃子開始畫。

他畫古榕樹,古樹下面有一葉竹筏,一個撐筏的老人戴個斗笠,蓑衣濕潤,竹筏前頭立個女孩,長髮,若有所思。他畫個田園,近景一個農民趕著牛耕田,鞭子微微揚起,牛兒奮勇前進,後面有兩隻鵝,像趕著這個春天……遠處有小山,層層很清楚地鋪開,生動極了。

曾擺地攤賣畫,103張250元

『我今晚專程去田上空間看大爺的畫,很感動,買了四張大爺的畫,並不是因為覺得他可憐需要幫助,而是他傳遞了正能量給我。人一生會遇到各種困難和挫折,關鍵看我們選擇以何種方式去面對,大爺說車禍後喪失勞動力他還可以賣菜為生,還可以拿起筆畫畫,大家說他畫得好他就很開心,人生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祝福大爺。』

張穎是成都本地從事藝術經營的從業者,她看到陳大爺的這些作品,確實是打心眼裡覺得好,買了畫,還送了一些繪畫工具給陳大爺。陳大爺憨憨地收下,『那我就加油畫嘛。』

『這個展覽活動,得到了附近村民和那些做生意的關注嘛。』記者在大爺賣菜的附近問了問情況。目前他的有些作品還沒快遞出去,展覽還沒結束。

『他自己沒有概念,以前擺過地攤賣,好像有個人給了250元買了他103張。他也沒想賣畫,當然能賣更好了,最近老頭可高興啦,跟老伴關係也很好哦,以前老伴不支持他,覺得浪費時間又掙不到錢……』周圍的人曉得大爺最近火了,都湊過來說。

50到100元的價格,是藝術空間根據畫的大小給定的價格,『當初定這個價格是覺得開幕當天,我的朋友都是年輕人,這個價格大家最容易接受,又能幫到大爺。他煙盒上的畫最好賣。活動當天,我們讓大爺把他的蔬菜帶過來,為了不影響他的生意,我們全部給買了,用於晚上的燒烤,大爺晚上也和大家一起聊天,分享他的人生經歷,度過了愉快的一天。』葉彩寶覺得能幫到大爺,就很值,不管別人怎麼說。

大爺一生挺坎坷,覺得虧欠兒子

陳大爺平時就在這藝術空間附近賣菜,他的四季豆、韭菜、空心菜,又嫩又新鮮,都是自種自銷,價格公道。記者採訪他的時候,他正在跟買菜的過秤,『我今天賣了110塊錢,不錯。』

54歲那年,陳大爺遇到車禍,腿部留下殘疾,走路有些問題,但還好。後來他幫別人修農用噴霧器,修了兩年,煩了,就開始畫畫,畫了十多年,自己評價是『畫得勉強』。

『後來嘛就畫上癮了嘛,我們在農村做莊稼的,累了有些時候反而失眠,睡不好的時候乾脆就起來畫畫,耍放鬆,坐田坎上畫,在壩子頭畫,哎呀,覺得畫了就心頭愉快了。』

陳大爺說這次送到藝術空間的作品是曾經一些外地人挑剩下的,賣了這麼多錢,自己還有些不好意思。『他們鄰居說我又不打牌,一天到黑除了賣菜就在屋頭坐起畫畫,還掙家用呢,我就說,畫畫是愛好,畫了就舒服了。』

陳大爺一生還挺坎坷,在上世紀因『家庭成分』不好,11歲便受到牽連,有個兒子在消防系統因工作原因雙眼殘疾,只有0.1的視力,最近剛到百工堰附近的一個小區上夜班,當門衛。『他一個月掙1800多塊錢,心情不太好,我覺得有個事做到還是對,就勸他要好好工作。我心頭覺得還是多虧欠他的,所以現在快70歲了還是做點活路兒,補貼家用嘛。』

陳大爺提到的『虧欠』,是兒子曾經考上了龍泉的四川航太職業技術學院,錄取通知書都拿到了,可陳大爺覺得兒子讀消防學校更容易找工作,就給兒子做了換學校的決定,沒想到去了以後兒子在學校意外弄傷了眼睛。

兒子當時在學校有兩種伙食標準選擇,一個月200的和一個月300的,陳大爺給兒子選的200的,有一次食堂吃得不錯,兒子高興地拿著飯盒去,沒想到一些年長的學生使壞把他的菜打翻在地,他委屈,哭了,又不敢還手,回去給陳大爺說不想繼續讀了,陳大爺勸他,忍,忍了就過了,過了就好了。『心頭還是覺得委屈,孩子受了欺負,又幫不上忙,日子過著過著就知道了,有些事情其實沒啥子大不了的。』

陳大爺最後還是在說自己的畫,『我畫的畫都是想像的,偶爾看到書上有些畫片,我就照著畫嘛。我沒有啥子好遺憾的,生活還是不錯,可以了可以了。我現在的想法就是繼續畫下去,好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