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19歲小伙需換血  41人捐1萬5毫升血液

7日,吳家浩的表姐專門記下了40多個捐血者的名字和電話,表示以後有機會,要感謝這些熱心人。

在重醫附二院肝病治療研究中心,7日上午2000毫升來自不同身體的救命血漿,緩緩注入19歲小夥吳家浩的身體。第一次『換血』之後,小夥子看上去不錯,他黃瘦的臉上努力地擠出了笑容。

華龍網據重慶晨報報導,就在6天前,吳家浩被老家醫院下達『死亡通牒』。正是41次無私的愛心湧動,和1萬5800毫升來自不同個體的滾燙血液,為他贏得了生的希望。截至7日,聯繫為吳家浩捐血的人數,已上升至近80人。

16歲離家,回家被確診肝功能衰竭

吳家浩是秀山縣龍池鎮楠木村人,一個高大的苗族小夥。16歲那年,為了幫弟弟妹妹上學,擔起養家的責任,吳家浩輟學,一個人投奔在浙江打工的三姑,進了一家電子配件廠當起了小工。

『自打上班的第一天,他就把工資卡交給了三姑保管,每個月只要1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零花錢。』說起兒子,父親吳昌專忍不住掉淚,他問兒子100元在浙江咋夠用,兒子說,充50元電話費,剩下的坐公車、買水喝足夠了,廠裡管飯呢!

外出打工3年,吳家浩總算攢下了8萬元,他一直希望能用這筆錢,為家裡人謀劃更好的生活。可9月29日那天,吳家浩卻突然出現在了家門口,手裡還大包小包地提著給4個姑姑叔叔帶來的禮物。

媽媽謝素英一眼就看出兒子的不對勁,他面色蠟黃,回家前,已經『感冒』了兩個月了。9月30日,當地醫院確診,吳家浩急性肝功能衰竭,第二天便下達了『死亡通牒』,勸說吳家放棄治療。

要麼換肝,要麼換血

吳昌專和謝素英不甘心。2日下午,吳家浩被緊急轉往重醫附二院。醫生給出了兩套治療方案,吳家浩肝壞死達到90%,最好能夠進行肝移植手術,但在找到匹配的肝源之前,只能做『人工肝』排毒。

通俗地說,就是『換血』,把患者血漿中的毒素排掉,每一次大約要換掉全身50%左右的血漿。而這意味著,一次換血需要血漿大約2000毫升,也就是從4000毫升血液中提取。到哪裡才能尋找到這麼多救命的血液呢?

老家的親戚3號一早陸續趕到醫院捐血。可萬萬沒想到,11個親戚中,僅兩人的血液可用。聽到這個消息,吳家浩的表姐謝艷幾乎絕望了。那天早上,謝艷帶著一家的親戚,在解放碑街頭一遍又一遍講述著表弟的故事,希望能夠獲得大家的幫助,終於,一位50多歲的男子何先生挽起了袖子,無償捐獻400毫升鮮血。

41人捐出1萬5800毫升血液

在何先生的建議下,謝艷決定向媒體求助。5日,重慶媒體播出了這條求助資訊。讓謝艷沒有想到的是,從6日早上起,她的手機就響個不停,幫助的資訊接踵而來,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傳遞著人世間最真摯無私的情感。

謝艷則把每一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的幫助仔細記錄在筆記本上。她也說不清,何時才能對筆記本上的名字予以回報,但卻必須記下,因為,這是對生命最美的見證。到6日晚,包括之前捐血的何先生,一共41位市民,無償捐血1萬5800毫升,平均捐血385毫升。

感謝這個愛心湧動的節日

用大家接力獻出的4000毫升救命血液(2000毫升血漿),7日上午10點,吳家浩進行了第一次『換血』術。中午回到病房時,小夥子看上去不錯,他努力地在臉上擠出笑容,用最原始的方式,表達內心的感激。

主動聯繫謝艷,希望為吳家浩捐血的熱心人仍絡繹不絕,到7日傍晚,承諾無償捐血的人數已近80人。一位不願留下姓名的女士還專程趕到病房,將1000元現金交給了吳家浩。

謝艷告訴記者,第一次換血後,將會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期,來觀察換血後的身體適應情況,如果情況良好,經過數次換血後,身體就會康復,這也是最好的結果。而如果換肝,則將面臨幾十萬元的高額費用。

『無論結果如何,我們都將充滿感激,永遠銘記。』謝艷說,幾天的經歷,雖然有過無助,有過恐懼,但更多的則充滿了希望和感激,感謝每一位素不相識陌生人的無私幫助,感謝這個愛心湧動的節日,帶來了生命的希望。

捐血者素描

從大渡口趕來的陳興清、焦顯芳夫妻,老兩口52歲,下午趕到的時候,捐血車已經下班了,可夫妻倆仍堅持每人捐血400毫升,讓少捐點,他們還不幹。陳興清說:『血捐了,還能再生長,要是人走了,那就永遠地走了。那是一個生命啊,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向紅兩姐妹則專程從長壽趕來。向紅說,看到新聞後,她們姐妹就有了捐血的打算,『不正巧過大陸國慶節嗎,反正在家沒啥事!』向紅說,幫助別人,自己很幸福。

而捐血最執著的,要數楊莉女士。當天下午,楊莉看到新聞後趕來捐血,沒想到,查血後,她的血液並不滿足無償捐血的條件。但更沒想到的是,楊莉當即打電話叫來了丈夫,直到丈夫成功捐血,一顆心才終於放下了。民心佳園社區黨支部的5名成員『組團』捐血,每人也捐出400毫升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