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專家開「男德班」培養好男人 大陸僅2人報名

「男德班」授課現場。

今(2015)年大陸國慶,大陸全國首個『男德班』在北京開班,與大陸各地『女德班』遍地開花的火爆場景不同,『學做全新的好男人、好伴侶、好父親』的『男德班』自始至終卻回應者寥寥,僅有兩個學員主動報名,開課時的十餘名學員都是主辦方的老朋友。

『男德班』培養好男人一月僅2位男性報名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不要男德要女德,男德班就是要顛覆傳統性別,培養全新的好男人、好伴侶、好父親!』想出男德班這個口號的,是北京林業大學性與性別研究所所長、著名的性學研究者方剛。 聊起首屆『男德班』招生波折,方剛既委屈又欣慰,『這班最終啟動了,雖然學員只有十來個,且多數都是自己的老朋友——白絲帶志工。』

兩個月前,方剛在自己的個人主頁高調掛出了『男德班』招生啟事,呼籲網友報名學習如何當全參與型的『新好男人』,參與家務勞動、照料家人、養育孩子。男性網友留言時多有不屑或質疑,『這還用學?男子有財全交妻就OK了』、『大陸女人只要好好洗衣做飯生孩子就行了,男人們想幹啥而且怎麼做都是對的……給男人開什麼培訓班啊,難道不是該給女人開麼?』

『好奇的多,真正報名來的少之又少,絕大部分男人還沒反思過男性角色,不認同理念自然不來。最後沒辦法,原來的6天會期被壓縮三天,主辦方為學員提供場地和食宿,全封閉式學習。而場地費、資料費、道具費這些,是經多方努力才勉強湊齊的,大部分來自機構的資助。』

翻看學員名單,記者發現,這次『男德班』大多數都是『白絲帶』在地方站的負責人或志工,真正報名的社會人士僅兩位。來自北京的學員小王告訴記者,他目前就職於某IT公司,平時也會關注女性權利領域,這一類書也都看過,很認同。

開班簽保密協定不避諱談起『性生活』

大陸國內首個『男德班』在10月3日低調開班,上課地點設在了北京六道口附近的一家茶樓包間。推開緊閉的大門,十餘人圍坐在40平方公尺的茶室。學員中以中年男士居多,角落處零星坐著兩三位女性。開班第一課,方剛的助手鄭重向大家念讀著『班規』。隨後,方剛讓學員們各自起身,上前來簽訂這份有『保密』條款的『協定』,開始了他們三天的封閉式培訓。

為期三天的『男德班』究竟會怎麼上課、學些什麼?在探訪的三天時間裡,『男德班』設置了『認識並挑戰社會性別刻板印象』、『反思「大男子漢氣概」的傷害』、『做家務和照顧家人的能力』、『嬰幼兒護理技術』、『家庭暴力成因及干預』、『與青少年孩子的相處藝術』等內容。

記者留意到,所涉及的課程以小組遊戲、案例討論和個人分享為主,課上很自由,學員隨時都可以舉手表達自己的意見,最讓學員們印象深刻的是,專門有一堂課是『怎樣做才能讓伴侶對性生活滿意』,在場的男學員不避諱談起如何過『性生活』這一私密話題。

為了讓男學員理解男性氣質和角色的多樣性,『男德班』還安排了『男男深情對視』、『奶爸哄嬰兒』等遊戲,『懷裡抱著嬰兒模型,另一個人模擬嬰兒哭鬧,要哄著孩子不哭不鬧。透過遊戲,我才知道光唱搖籃歌就能哄孩子的想法太天真了,其實,我甚至都不知道正確抱孩子的姿勢,還要多學習。』一位未婚的男學員一邊輕輕拍著嬰兒模型一邊笑著告訴記者。

『男德班』不符合國情難以為繼

課程臨近結業,記者問『男德班』是否還會有下一期,方剛搖搖頭,這一次召集都這麼困難,恐怕很難有下一期。他坦言,他明知大陸男人對成為『好伴侶』『好父親』不太感興趣,反思自身的意識更是差,開『男德班』只會吃力不討好,但『這是一次倡導活動,無論最終成功還是失敗,都可以引發充分的關注和討論。』

『這三天,讓我學到了大學、中學課堂上老師不會講的知識。做好男人,是需要學習的。』小華對記者說,『班裡的大哥和老師們對我很耐心。』

臨別前,方剛和他的學員們閒談時聊起了瑞典,在上世紀70年代,瑞典曾經推行過『侍產假制度』,由政府出錢,鼓勵男性在伴侶生育後在家照顧伴侶和孩子。該措施極大地改變了瑞典社會,讓瑞典成為世界性別平等指數最高的國家之一。『要是大陸的年輕人在領證時,相關部門能推薦一下我們的男德班,讓大家知道這個活動就好。我們也希望政府能來做這樣的事情,也歡迎企業和公益人士來做。』

『那不僅關乎女權主義,更關乎平等、民主、多元的社會理想。社會性別結構和性別分工的改變,需要男性的改變。』方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