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又畫畫了 圈內朋友嚷嚷:別糟踐藝術了!

馬雲(右)和他的處女作油畫《桃花源》。

馬雲又畫畫了!而且是油畫,而且是和曾梵志合作,而且在香港蘇富比拍出3600多萬港幣的價格。於是,這幾天的朋友圈內盡是給馬雲的忠告: 別糟踐藝術了!於是,各色人等都憤憤不平地出來評論,謾罵者有之,詰問者有之,奚落一番的更眾,就好像『藝術』是自己家的女眷。

根據浙江在線報導,作為公眾人物,其言行必定會得到大眾的特別關注,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任何評述議論都正常。但你們知道嗎,把這一事件上升到『對藝術市場秩序造成了惡性破壞,傷害了藝術價值觀、社會價值觀』的高度,這樣刻薄的語言對一個初學者會有多大打擊嗎?

當然,注意了一下,說這些話的都是美術圈內的人,行家,或是畫家,或是和畫畫沾邊的人。言下之意,你馬雲已經是商界翹楚,予取予求的人了,能否不要再來美術圈搗糨糊爭地盤了,能否不要東施效顰,能否給諸多苦逼的畫家留條活路。

奇怪,馬雲好像沒有提著顏料去中國美術館門口踢館,或是掄著畫板到中國美協叫板,他只是畫了一幅油畫並被人買走了,美術圈用得著這麼大反應嗎?

分析一下引發眾怒的原因,無非有二個層面:首先是馬雲會不會畫畫;其次是馬雲的畫到底值不值這個價。繪畫,門檻很高嗎?在這個人人都是藝術家的網路時代,會畫畫和不會畫畫,看從哪個角度出發來看問題。沒有人天生就會畫畫。

有些人天資聰穎,學幾招就能畫得像模像樣惹人歡喜;有些人,寒窗苦讀終功成名就成了市場寵兒;還有些人,一輩子埋頭默默耕耘到老仍窮困潦倒…… 問題在於畫畫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是娛己娛眾,斂財聚富,肩負振興美術事業,還是老有所樂的業餘愛好。不同的目的有不同的要求和結果。

還有,到底他們中哪些是會畫畫的人?沒有標準答案。幸而,繪畫優劣的評判權一直掌握在專業人士手中,普通大眾沒有發言權。所以這個從理論上很容易判斷。但現在這樣加於馬雲的評判真的是客觀地從繪畫本身出發的嗎?好像其中摻雜著不少主觀的因素。

關於書畫的價值,你能說清楚齊白石、張大千一張畫為什麼就值一個多億?這一個多億中他的藝術成就比例占多少?市場運營成本占多少?人們的欲望值占多少?市場有市場的規律。名人效應的附加值無法科學地估量,馬雲的畫有人願意買單,總有買家的意圖,更何況這幅《桃花源》主旨是珍惜環境,保護自然,而最後拍賣的款項也是用於環境保護公益慈善事業。出發點和結局都是美好的。

其實畫畫不是關鍵,馬雲也不是第一次畫畫和拍賣了。關鍵是一個票友的畫拍出了在世華人畫家紀錄前十的天價,這才是燃點。這讓畫了一輩子畫的人情何以堪!

如此倒是真的提醒我們,有些畫家的拍賣價格紀錄其實和他們的畫好不好根本沒什麼關係。這樣的現象也說明美術界並不風平浪靜,稍有人來攪一攪立刻就會大興波瀾。其實大可不必擔憂,馬先生幾乎和所有的畫家、評論家運行在不同的軌道上,兩者永遠都不會交集。他的畫運營後產生的GDP占用不了任何人的份額。如果把人家偶爾客串作秀就當成大敵來臨,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底氣。

網上流行馬雲曾說過的一句話:你若成功了,放屁都有道理。你若失敗了,再有道理都是放屁。話糙理不糙,能夠流行也就意味著大眾對這句話的認可。

所以馬雲早已給自己畫畫這件事作了最好的詮釋。突發奇想,某天馬雲若心血來潮聯合某個天王在鳥巢開個個人演唱會,很想聽聽音樂界的朋友會有什麼反應。很想看看歌唱家的朋友圈會流行什麼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