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從「李超人」 淪為「萬惡資本家」

李嘉誠。

但質疑其財富積累路徑並非是對李嘉誠最壞的評價。在香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李嘉誠已經從當年人們膜拜的『李超人』淪為了『萬惡的資本家』。這一切起源於『地產霸權』,一個近些年香港基層民眾愛用的高頻辭彙。

根據中國經濟周刊報導,2010年,一本名為《地產霸權》的書引起了香港社會的廣泛關注。這本書所描述的香港社會,基本由李嘉誠家族、新鴻基的郭氏家族、恆基兆業的李兆基家族、新世界的鄭裕彤家族等操縱。在香港經濟起飛的階段,他們抓住機會壟斷了香港的地產市場並進而壟斷了香港的經濟命脈。

其中,又以李嘉誠為最。2013年1月,據稱是一位香港小學生所寫的作文《李家的城》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在這篇作文裡,這位小學生這樣描述了在以李嘉誠為首的『霸主』陰影之下的生活:『屈臣氏、百佳、和記電訊、7-11、惠康……看著一間一間誠哥旗下的物業,我心中有無比的感動。香港內一切的商店,不論是哪種的類型,全是誠哥帶給我們的祝福與欽賜。』

《李家的城》裡說,『李嘉誠,名副其實,香港就是李家的城。』在香港社會基層民眾的眼中,李嘉誠財團已經壟斷了香港人生活的周遭,從房子到電燈、藥房、百貨再到打電話、看電視……『女王之城』變為『李家之城』。人們逐漸反感於他對香港的壟斷和『掌控』。在這種壟斷和『掌控』中,普通人漸漸地似乎也看不到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和草根逆襲的希望。

當然,李嘉誠對『地產霸權』一說是極為反感的,他曾說,地產霸權的說法實在是一個笑話。他認為,香港仍然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商業社會。而他集團旗下的業務,99.9%也需要與同行激烈競爭。


李嘉誠的商業帝國。

但社會底層與李嘉誠之間的矛盾還是被激化了。2013年3月,和記黃埔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的碼頭外判工人罷工,抗議15年來工資有減無增。青面獠牙、魔鬼模樣的李嘉誠頭像出現在罷工現場,罷工者在位於中環的長江實業總部門前拉起橫幅指責其為『奸商』。罷工潮最終以工人接受加薪結束。

如前所述,半年以後,李嘉誠開始了系列的『撤資行動』。『但李嘉誠是李嘉誠,其他人是其他人。每個企業以及企業家的情況都不一樣,香港老闆們在大陸的投資並不會輕易受此影響。』上述香港某行業協會秘書長說,當然,因為大陸國內經濟結構在調整,香港老闆們也必須要做出改變以適應這種調整。

2014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會見了香港的工商界代表,其中包括李嘉誠、恆基兆業主席李兆基、嘉里主席郭鶴年、九龍倉集團主席吳光正、嘉華國際主席呂志及新世界發展主席鄭家純等。

上述香港某行業協會秘書長說,這一次的會見讓香港商界頗感溫暖。『中央最高領導的接見代表著國家給予了最高程度的重視,而這也進一步增加了香港商界對大陸投資的信心。』

從媒體梳理的公開資訊看,即使在大陸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但除李嘉誠家族外,香港的其他豪門對在大陸的投資仍持樂觀的態度,且並未見縮減在大陸的投資佈局。如新鴻基地產2014—2015年度業績報告顯示,截至今(2015)年6月底,該集團在大陸的土地儲備有增無減,投資的物業租金收入繼續增長;恆基兆業截至目前在大陸的北京、上海、廣州等10多個城市擁有近30處物業,大陸物業發展銷售收入28.04億港幣,同比增長190%,大陸物業租賃總收入為8.52億港幣,同比增長21%;而郭鶴年家族在大陸規劃的54家香格里拉酒店中,有8家將會在2015年至2018年陸續開業。

相對於洶湧的輿論,大陸官方對李嘉誠撤資事件表現出了相當的自信。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日前表示,現在推進改革非常重要的目標就是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形成更加法制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由於實行了一系列的制度,更多的外資對在大陸投資信心逐步增強。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資料顯示,在當前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大陸今年1—8月份的外商投資仍增長了9.2%。

誠如《人民日報》的評論所言:今天的大陸已有足夠的底氣接受任何資本的歸去來兮。大陸經濟總量占世界的比重超過12%,這麼大的盤子、這麼重的分量,一個商人的撤離能影響基本面嗎?全球化時代,資本流動再正常不過,沒必要對此風聲鶴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