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機場安檢員:乘客皮帶藏火柴 一次就找出

南苑機場安檢。

機場安檢員是航班安全的第一道關口,他們練就了一雙雙火眼金睛,誰有可能帶違禁物品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吳朋鵬是中聯航的一名安檢員,有6年安檢經驗的他對自己的工作熱愛且自信,他說:『儘管有些旅客藏東西很「聰明」,但即使是藏匿一根小小的火柴,也休想逃過安檢員的眼睛。』

日查2000個打火機

根據北京晨報報導,南苑機場規模不大,隨著中聯航航線擴張,往來的旅客也越來越多。吳朋鵬說,6條安檢通道每天約有9000人通過。通常每條通道有兩名負責手檢的安檢員,這意味著每天每名安檢員要檢750名旅客。腳踝是安檢員檢查的重點,每檢一人,他們都需要彎腰、下蹲,一天下來常常腰酸背痛。吳朋鵬說:『做我們這行的大多是年輕人,但因為長期彎腰,好多人都得了腰椎間盤突出。』

除了身體的勞累,安檢員們還要忍受巨大的壓力。安檢是確保航班安全的第一道關口,雖然機場對違禁物品不間斷地宣傳,但是仍有旅客心存僥幸。據統計,機場每天僅打火機一項,就能檢出2000個,這還不包括旅客自棄的打火機數量。每天和旅客藏匿的東西玩兒『捉迷藏』,安檢員們練就了過硬的心理素質,吳朋鵬說:『我們就一個信念,甭管你把東西藏在哪兒,我們一定會找出來。』

新人考核倆月才出師

安檢員靠眼睛和雙手發現旅客違規攜帶的物品,但是磨練這樣的技能非一朝一夕。年輕的王鶴萱是一名『老』安檢員,她帶過不少新人,她說:『安檢員崗位非常重要,手不熟練的絕對不能上崗。我帶新人每週考試2-3次,至少考倆月才能出師。』王鶴萱說的『考』主要是讓新手們練手感。教官會把違禁物品藏在模特兒身上,讓學員去摸,要查得快,更要查得準。王鶴萱說:『我們藏東西藏得比旅客更隱蔽,只有這樣才能磨練出火眼金睛。』

王鶴萱舉了個例子,在一次安檢中,安檢員發現旅客行李中有一片薄薄的火柴盒磷片擦板,但未發現火柴,『這很不正常,所以手檢安檢員特別留意旅客的情況,當我們的手摸到旅客皮帶時,發現略有些鼓起,原來這裡藏了兩根小小的火柴。』皮帶有一定的厚度,雙手居然感覺到了不一樣,這的確需要些功力。說起這些,吳朋鵬笑著說:『只要旅客往我們面前一站,我們就能「感覺」到他可能會攜帶什麼東西、有可能藏在什麼地方,更老練的安檢員甚至能像X光機那樣「感覺」到旅客的身體構造,讓違禁物品無處可藏。』

監護安檢員夏天穿厚鞋

在安檢崗位中還有一個特殊的崗位,叫監護安檢員,他們不在旅客熟悉的安檢區,而是工作在機坪,一站至少兩小時。飛機降落前,監護安檢員就需要到崗,降落後,安檢員需要檢查所有上機人員的證件,包括機長、空乘和機務,還有旅客。旅客進入飛機前,常常會看到有兩名身穿反光背心的工作人員,一名負責撕下旅客票根,而另一名則檢查旅客是否持票上機,後者就是監護安檢員。除了檢查上機人員的證件和旅客機票,監護安檢員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防止有人衝撞飛機,造成安全隱患。

可以說,監護安檢員是機場最辛苦的崗位之一。11日京城狂風大作,停機坪上的風力更大,記者站在機坪上一會兒,臉就好像被吹裂了一般。其實春、秋兩季對於監護安檢員來說還算舒服一些,如果遇上夏天和冬天更是令人難耐。吳朋鵬說:『夏天機坪的地面溫度高達50攝氏度以上,咱們普通鞋子走機坪上會感覺黏黏的,所以安檢員的鞋子都是厚底兒鞋,防護地面燙腳。而冬天至少得穿兩條棉褲,否則根本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