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一家五代的北京故宮情緣 隨國寶顛沛流離

梁金生在北京故宮宮廷部的辦公室查看《文物點收清冊》。

梁金生來自一個『故宮世家』,自其高祖父始,梁家連續五代人都在北京故宮供職。他自己在北京故宮工作了30多個年頭。今(2015)年67歲的他曾擔任北京故宮博物院文物管理處處長,是北京故宮文物的『大管家』。

根據新華網報導, 在位於宮廷部的一間辦公室,記者見到了這位『從小在北京故宮長大』的老人。他頭髮灰白,正拿著放大鏡,查看《文物點收清冊》中的幾本。

一家人隨國寶顛沛流離

上個世紀40年代,梁金生的祖父梁廷煒被指派押運國寶,帶著家人一路輾轉華北、華東、華南、西南,歷時十餘年南遷西移。這期間,梁家的幾個孩子,都出生在文物南遷的途中,他們的名字就用押運國寶所到地方命名:峨生、嘉生、金生、寧生、燕生。

一家人的命運與北京故宮密切相連。在父親梁匡忠的回憶中,押運國寶的過程中,常常面臨天氣突變、挨餓受凍,甚至土匪打劫等各種險情。1949年,祖父乘船押送著1680箱文物赴台,祖母、叔叔、大哥等親屬同去。梁金生則隨父親留在南京看守剩下的文物。一家人從此分散兩岸,分別了三十多年才輾轉聯繫上。

隨文物回到北京後,梁金生在北京故宮度過了童年時光。『我就說給爸爸送飯,就能來逛逛。』梁金生說。當時北京故宮開放的區域不大,門票是1毛錢人民幣。大量未經開放的地方,成了孩子們的樂園:有刺蝟、黃鼠狼、螞蚱、蛐蛐。暑假的任務就是在北京故宮裡拔草,有時候透過勤工儉學能把學費、書本費掙出來。

1968年,20歲的梁金生到內蒙古插隊,離開了北京故宮和家人。十一年後,已經結婚生子的他返回北京,在分配工作的統一考試中填報了北京故宮。『一切都已經發生很大變化,但從心裡就覺得該回來。』他說。

回到北京故宮後,梁金生從工程隊的一名普通工人做起。幾年後,他調到保管部總保管組,負責文物總賬、文物徵集以及庫房保管,成為北京故宮文物的『大管家』。

30年見證多次文物大清點

這份工作他一做就是30多年。這期間,他見證了北京故宮三次大型的文物清理,其中最近的一次文物清理工作歷時7年多,工程浩繁。『上個世紀60年的時候,文物管理的工作程序靠寫卡片、做賬。全是人工作業,曾留下過幾百件遺留問題。從2005年開始使用資訊化的「北京故宮博物院文物管理資訊系統」,可以透過電子系統核對檢查。』梁金生說,如今搜索檔效率大幅提高,再也不用翻閱紙質的帳目了。

他說,過去找一件文物的資料,要把總賬找出來一頁頁翻,程序非常繁瑣。現在透過資訊系統的查詢功能,可以『模糊』尋找到目標文物。現在清點文物時,對某件文物原來存在哪個庫、搬到哪裡去、搬運的時候誰參加、哪天搬的,都要記得清清楚楚。根據不同文物的特點,文物號、名稱、件數、生產地、作者,甚至流傳經過、庫房方位等都很詳細。

『我們管庫房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神經質關門。』他說,就是門鎖上以後,還要反覆確認。這個毛病幾乎每個庫房的管理人員都有。因為大家深知,北京故宮的文物有很多國寶級的藏品,責任重大。

上個世紀90年代,梁金生曾代表北京故宮從拍賣會上收回《十詠圖》,見證了大陸文物回歸的發端。『現在北京故宮回收文物的難度越來越大了。』 他說,幾百萬、上千萬的拍賣價格已經不算稀奇,這麼高的價格當年都不敢想像。

如今北京故宮的文物數量不斷增加,人們對北京故宮博物院文物的認知也更加深化。『過去門口的石墩子、庫房的銅鎖都是平常的對象,現在也算文物。』他說,這反映了人們對文物認識的變化,更加注重保護、內涵的挖掘和梳理。

『我只是普通的北京故宮人』

透過桌上的電腦,梁金生給記者展示了一張高祖父的畫作的電子版,上面寫有『梁德潤等《花卉圖》』幾個字。清朝同治年間,高祖父在當時的內務府宮廷畫院如意館就職,擔任宮廷畫師。高祖父、曾祖父的畫作大多作為北京故宮的藏品,梁家的後代也看不到原作。

梁金生曾將這些畫作進行整理編目,希望有朝一日能印刷出版。他說,梁家連續五代人都在北京故宮供職。北京故宮對他來說並不是神秘的地方,更像是一個家。祖父是如意館最後一代畫師,後來隨文物去台灣;父親隨北京故宮古物輾轉各地,回北京後從事庫房管理、文物保管;他自己一生為北京故宮博物院工作。

被分隔海峽兩岸的梁氏家人,在分離三十多年後取得了聯繫,當得知祖父、祖母已於1972年客死台灣後,梁金生的父親目光呆滯,繼而淚流滿面。後來,他與尚在台灣的三叔梁匡權及大哥峨生一直保持著聯繫。

在他眼中,從過去到現在,北京故宮最大的變化是人員素質大幅提高,大部分工作人員都是本科、研究生畢業的年輕人。他說,北京故宮內容豐富,依舊還有很多沒有人研究過的領域。『現在的年輕人基本功紮實,只要踏實下來鑽研,一定大有可為。』

北京故宮今年將迎來建院90周年,梁金生說,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北京故宮人,談不出宏大的心願。願自己有生之年,把手上的工作做好,繼續為北京故宮貢獻價值。此外,還希望後代有朝一日能為北京故宮效力,續寫這段維繫了上百年的情緣。

(新華全媒頭條·故宮90年·圖文互動)(2)一家五代的故宮情緣
梁金生和他父親梁匡忠(左)拿著梁金生祖父梁廷煒的照片在故宮珍寶館前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