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千古聖君」隋煬帝 為什麼被扭曲?

隋煬帝。

一提到隋煬帝我們想到的就是他沉迷酒色,不理朝政。總之就是一個昏君的形象。可是歷史中的隋煬帝確不是這樣的,他也做過許多豐功偉績,並且留下了許多治理國家的良策。那麼為何隋煬帝會被扭曲成這個樣子呢?

根據頭條網報導,隋煬帝楊廣是隋朝的第二任皇帝,唐時謚煬皇帝,其孫皇泰帝楊侗謚為世祖明皇帝,夏主竇建德謚閔皇帝。即位之後,他對於國政有恢宏的抱負,並且戮力付諸實現。在位期間修建大運河,營造東都洛陽城,開拓疆土暢通絲綢之路,推動大建設,開創科舉,親征吐谷渾,三征高句麗等,頗有建樹。但是,他卻是歷史上婦孺皆知的荒淫之君,甚至,其荒淫之君的名聲完全蓋過了他偉大的建樹。

隋煬帝初繼位,便決定遷都洛陽。他下令大規模營建洛陽城,南對伊闕,北倚邙山,東逾瀍河、洛水縱貫其間,分外郭城、宮城、皇堀、東城、含嘉倉城、園壁城和耀儀堀,規模宏大,布局有序。宮城皇城偏隅郭城西北的獨特的布局,以及整齊劃一里見方的里坊布局建制,在中國都城建設史上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隋煬帝修建洛陽城,具有統治國家的戰略考慮,都城到五代、北宋時仍在使用,一直是全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

隋煬帝又下令開挖修建南北『大運河』,將錢塘江、長江、淮河、黃河、海河連接起來。如此浩大的工程,利於千秋萬代。修建大運河是凝聚中國之舉,滿足了將已成為全國經濟中心的長江流域同仍是政治中心的北方連接起來的迫切需要。

『大運河』的修建使中國水運暢通、發達,為中國後世的繁榮富強打下了牢固堅實的基礎。大運河對於中國來說遠比修建長城更重要。大運河連接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把兩個文明連接在一起。大運河以洛陽為中心,北達涿郡,南至余杭,全長兩千多公里,是古代最長的運河。它的開通,大大促進了中國南北經濟文化的交流和發展。

609年,隋煬帝率大軍從京都長安浩浩蕩蕩的出發到甘肅隴西,西上青海橫穿祁連山,經大鬥拔谷北上,到達河西走廊的張掖郡。這次出行絕不是遊山玩水,個人玩樂的。因為西部自古大漠邊關、自然條件環境惡劣,隋煬帝還曾遭遇到暴風雪的襲擊。

此峽谷海拔三千多公尺,終年溫度在零度以下。士兵凍死大半,隨行官員也大都失散。隋煬帝也狼狽不堪,在路上吃盡苦頭。隋煬帝這次西巡歷時半年之久,遠涉到了青海和河西走廊。其意義重大。在封建時代,中國皇帝抵達到西北這麼遠的地方,只有隋煬帝一人。隋煬帝西巡過程中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進一步促成了甘肅、青海、新疆等大西北成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千古聖君』隋煬帝為什麼被扭曲?

隋煬帝到達張掖之後,西域二十七國君主與史臣紛紛前來朝見,表示臣服。各國商人也都雲集張掖進行貿易。隋煬帝親自打通了絲綢之路,這是千古名君才能有的功績。為炫耀中華盛世,隋煬帝楊廣在古絲綢之路舉行了盛大的萬國博覽會,這更是舉世創舉。

隋煬帝時,正式設立進士科,中國科舉制度正式誕生。這一制度一直沿用到清末,這是中國歷史上極其重大影響極其深遠的大事。

以上這些建樹,不論放在哪一個君主身上,都是彪炳史冊的功績,這足以讓一個君主在歷史上贏得千古聖君的美名。可是,隋煬帝卻沒有。相反的是,對於他的這些建樹,歷史竟然無情地視而不見。

隋煬帝造京杭大運河有功,但是他太耗費民力,每次一召一百萬人民,男的沒了召女的,民心惶惶:後來他又費了大量民力,造大船南遊,這是他後來滅亡的導火索之一。同時他用民過重、急功近利,太想建立偉業了。三赴遼東不僅消耗了大量自己的主力軍隊,而且給人民帶來了沉重的負擔。

本身修建大運河就傷民太重,損傷國體,一系列開疆拓土的戰爭,也同樣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他因過分自信與輕敵,導致第一次征高麗的失敗,並陷入戰爭泥潭,致使不滿的士兵發動兵變,人民也為逃避沉重的負擔紛紛起義造反,為大隋王朝的覆滅打下了伏筆。但大隋是有能力平定起義、叛亂的,這一點可以從他的手下李淵的軍隊後來平定叛亂可看出。

隋煬帝是中國歷史上名聲最差的皇帝之一,這和後來編寫史書的人的觀點有關,加上對他的謚號『煬』是最貶義的一種,所以,後來的人們都認為楊廣和秦二世胡亥一樣,是最壞的皇帝。

但是,歷史終究是歷史,畢竟隋煬帝也有把柄落在了史官的手裡。在南征陳朝時,楊廣聽說張麗華是個大美人,便派人告訴將領高熲,務必把美女張麗華留下。高熲擔憂張麗華的絕美容顏,會使國家滅亡,就說:『從前姜子牙蒙面斬妲己,今日豈可留下張麗華這個紅顏禍水。』於是把張麗華斬了。這事讓楊廣懷恨在心,聲言日後必報此仇。

他還承擔了殺父的罪名。據《資治通鑑180》載,在仁壽四年7月,文帝臥病在床,楊廣於是寫信給楊素,請教如何處理文帝後事和自己登基事宜。不料送信人誤將楊素的回信送至了文帝手上。文帝大怒,隨即宣楊廣入宮,要當面責問他。正在此時,宣華夫人陳氏也哭訴楊廣在她來途中調戲她,使文帝頓悟,拍床大罵:『畜生何足付大事!獨孤誤我!』急忙命人傳大臣柳述、元岩草擬詔書,廢黜楊廣,重立楊勇為太子。

楊廣得知後將柳述、元岩抓入獄,並讓右庶子張衡入文帝寢殿侍疾並將文帝周圍的侍從打發走。不久文帝便駕崩。楊廣弒父在《隋書列傳第十三》楊素傳,《隋書列傳第十》楊勇傳、《隋書列傳第二十一》張衡傳、《隋書•后妃列傳》等《隋書》章節中也有多處記載。唐代人馬總在《通歷》中記載隋文帝被張衡『血濺屏風』,而趙毅在《大業略記》中記載隋文帝被張衡毒死。

殺兄的惡名也安在了他的頭上。晉王楊廣繼位後,假傳文帝遺囑,逼迫兄長自盡,將楊勇處死。殺了兄長楊勇和弟弟楊諒後,於大業三年3月4日,便誅殺侄兒長寧王楊儼、又把剩餘的侄兒安城王楊筠、安平王楊嶷、襄城王楊恪、高陽王楊該、建安王楊韶、潁川王楊煚、楊孝寶、楊孝範貶到嶺南,在路途中全部被處死。

從以上種種我們可以看出,隋煬帝確實是為中國歷史發展做了很大的貢獻,但是卻沒有得到後人的讚揚,『千古聖君』隋煬帝為何被扭曲?就是因為他一生中不僅建立了不朽的功業,還留下來了種種劣跡,而人往往都是抓住別人的缺點不放的,所以,落下個千古唾罵的臭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