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第一悍匪「黑桃A」受審 曾潛逃17年

「黑桃A」撲克牌。

潛逃17年的羊城第一悍匪『黑桃A』林錦成,12日在廣州中院過堂受審。林錦成一生罪行累累,持槍搶劫、槍擊員警、潛逃澳門,躲避員警追捕17年。

根據新快報報導,去(2014)年年底,林錦成迫於貧病潦倒及警方多年追逃的壓力,在荔灣廣場跳樓了斷,沒想到這縱身一躍,反多添了一項過失致人死亡的控訴。舊罪未贖又添新罪,他注定逃不過法律的審判。

在庭審現場,年過五十的『黑桃A』林錦成,已經頭髮灰白,回憶起去年自殺的經過,以及18年前的案發前後,自覺對不起受害人。

『黑桃A』林錦成當年究竟犯下何種罪案,導致潛逃多年?
18年前 定點蹲守搶劫勞力士表

1997年元旦,家住荔灣廣場的漢先生,與朋友相聚在人民北路某酒家宵夜。上世紀90年代,廣州小商品經濟發達,個體戶成了時代的弄潮兒,當時流行在手上戴個金表,漢先生就是其中的一員。但他沒有想到,自己手上價值11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勞力士金表早已被賊人盯上。

酒足飯飽後,漢先生與朋友先後從酒家出來,截了一輛計程車,上了後排座位。突然,兩邊車門各冒出一名男子,各持一支手槍指著漢先生,叫著『把錢拿出來!把手表脫了!』

漢先生和朋友一時都蒙了。兩名男子不耐煩,將漢先生等強拉下車,用槍指著,搶去勞力士金表一隻、BP機、現金數千元以及其他財物,隨後消失在夜色之中。

這夥持槍當街搶劫的凶徒,就是林錦成及其同夥李某。1960年生的林錦成,是廣州海珠區人,早在1974年就因盜竊被送少管所,1981年釋放。他出來後劣性不改,在『江湖』上混,並染上了毒癮。為了籌集毒資,他專門在高檔的宵夜、娛樂場所外守候,物色有錢人,搶劫其手上的名表再進行銷贓。

澳門銷贓吃宵夜被埋伏

元旦當日林錦成一夥搶劫得手之後,立即趕到澳門,進當鋪將金表當得2萬元,然後回到廣州逍遙。1月14日深夜,林錦成與李某到沙面宵夜,漢先生也正好進入該食家宵夜,立即就認出林錦成二人,隨即退出門口後向警方報案。

荔灣警方沙面派出所接報後,意識到事態嚴重,立即將值班的十多名警力全部召集起來,並配發了手槍,與事主漢先生會合一同前往圍捕。雖然時值深夜,但沙面仍然有行人及車輛透過,考慮到凶徒手上很可能有槍,警方分配警力到沙面各出入口封路。

沙面槍戰擊中員警腹部

就在警方部署展開包圍之時,正在喝酒的林錦成覺察到酒家外面『靜』得出奇,感到不妥,就與李某匆匆結帳離開。與警方一起守候的漢先生,看到林錦成與李某走出酒家,情急之下大叫『就是他,他要跑了』。

林錦成二人摸出手槍,準備逃跑。這時,一輛計程車駛來,林錦成持槍將其逼停,自己跳上副駕駛位置,李某則上了後排座位。這個位置,正好離沙面派出所警員梁經棟守候的點不遠。眼見嫌疑人要上車逃跑,梁經棟拔出佩槍,前往攔截計程車,當他用槍指著副駕駛位置時,林錦成在車內直接向他開槍。梁經棟腹部中槍,旋即暈了過去,林錦成趁勢搶走了梁的佩槍。最終,李某被警方當場擊斃,而林錦成用槍劫持了一輛路過的摩托車離開現場。

躲避追捕多次變換身分

警方當即發出通緝令,全省緝捕極度危險的重犯林錦成。不過林錦成案發後潛逃到了港澳地區,躲避追捕。廣州警方遂將林錦成案上報公安部,他被列為公安部B級通緝犯。

2012年,林錦成還被廣州警方發布的撲克牌通緝令列為第3號通緝犯『黑桃A』,僅次於『大小王』。在法庭上的林錦成供述:沙面槍戰後,林錦成自知犯下大案,潛逃以後,不敢跟家裡有絲毫聯繫。他在澳門落腳一段時間,給一些賭場『看場』。為逃避追捕,先後多次變換身分,擁有十多個不同身分證件,在多個國家地區間來回匿藏。

1年前
疾病纏身跳樓了結一生

在異國他鄉流竄逃亡多年後,2014年,已50多歲的林錦成變換了身分潛回廣州,在同德圍開了一家小文具檔口為生。在他的小出租屋裡,幾乎沒有什麼私人物品,僅在床頭有一張女兒17年前的照片。每每夜晚,林錦成就會對著照片發呆,深切想念女兒。但他不敢回到位於海珠區的家裡去看一眼。妻子已和他離婚,女兒高中輟學後幫人看檔。

多年潛逃,林錦成背負的心理壓力巨大,長期吸毒身體早已垮掉,疾病纏身之時,無人在旁照顧,心中積鬱也不敢對任何人講。文具檔口生意日漸不順,前路渺茫,林錦成就想跳樓了結自己的一生。

三次踩點不料砸死路人

2014年12月4日傍晚6時許,林錦成孤身來到荔灣廣場。他上到了南塔5樓平台,探頭一望,樓下人頭湧湧,便縮了回去。過了半小時,他第二次上到5樓平台,望到樓下依舊人頭湧湧,再次選擇離開。

這時,他到荔灣廣場門外的小攤上,點了一打燒生蠔,喝了一瓶飲料,再抽了半包煙,想著『差不多了,是時候了』。7時28分,他再次來到5樓平台,發現樓下玉器店鋪大多已關門,行人不多了。『要了斷了。』林錦成不再猶豫,跨過欄杆,縱身躍下……

在荔灣廣場做快遞收發業務的陳先生,原本約了朋友7時30分吃飯。7時28分,陳先生走到荔灣廣場南塔負一層,前面一台手推車在推貨慢行,陳先生跟在後面也只好放緩腳步。就在這時,林錦成從天而降……。意外的是,陳先生被當成砸死,跳樓自殺的林錦成僅骨折入院。林錦成在醫院裡恢復意識後,自爆『我就是黑桃A』。

庭審現場
承認指控並非故意砸死被害人

法庭上,檢方認為林錦成無視國家法律,夥同他人持槍威脅搶劫他人財物,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重傷,搶奪警務人員槍支,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以林錦成涉嫌搶劫罪、故意傷害罪、搶奪槍支罪、過失致人死亡罪進行起訴。

面對種種指控,被告席上的『黑桃A』非常沉默,對所有指控均無異議。在最後陳述時,沉默的林錦榮對受害者表示歉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錦成並自覺最對不起的是受害人與受害人家屬。目前,案件仍在審理當中。


廣州公安局把他們的通緝犯做成了撲克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