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京地下蝸居打工仔的都市夢 白天為人入夜為鼠

探秘北京地下蝸居打工仔的都市夢。

北京,無論是經濟還是高樓都令人目眩。而在這個平均月房租超過30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城市裡,蝸居地下成為了上百萬低收入的外來務工者的唯一選擇。清晨他們迎著一縷陽光走到地上,成了這個頭頂上的繁華城市中的一員;夜晚,他們鑽入地下的陋室,繼續做著自己的都市夢。

根據網易新聞報導,33歲的牛松(音)與他的32歲的妻子趙安生(音)在租住的地下室房間內,他們倆都是一家雲南餐館的廚師。在北京2000萬人口中,有三分之一,即700萬外來務工人員。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1歲的大雨(音),黑龍江人,在KTV工作,在這間地下室租住了一年。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4歲的蔣英(音)和23歲的李盈(音)。蔣英是酒吧服務員,李盈是一家公司的職員。他們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將房間貼滿粉紅色的牆紙。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3歲的何兵(音),重慶人,在為保險推銷員的面試做準備,他正在試穿一條借來的領帶和一件新襯衫,何兵與兩位朋友共同租了這間地下室。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0歲的包瑞茜(音),內蒙古人,她在ipad上玩『切水果』遊戲。她來北京上一個美髮沙龍培訓班,與男朋友一起租了這間每月400元的地下室。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一位婦女抱著孩子走進租住的地下室。清晨他們迎著一縷陽光走到地上,成了這個頭頂上的繁華城市中的一員;夜晚,他們鑽入地下的陋室,繼續做著自己的都市夢。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90年代末,大陸政府開始把一些防空洞、地下隧道外租,它們被改造後作為出租房租賃。目前北京有5500個地下室,沒有人確切知道地下室居住了多少人,據估計有100萬人。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臨時管理員張文昌(音),河南人,被雇佣來管理這個地下室的20個房間。地下室上方,是一個網球場和公園。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閉路電視裡顯示著這個地下室的監控錄影,這裡位於地下三層。政府在北京2008年奧運會期間暫時關閉了一些地下室;2009年,由於大陸國慶60周年,一些地下室再度被關閉。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宋志飛(音)和李國強(音)在地下訓練室裡練拳,嚴(音)先生是他們的武術老師。嚴先生經營著這個由防空洞改造的地下室,這裡擁有130個房間。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背對著鏡頭22歲的任梁(音),在租來的地下室房間內招待兩位朋友。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6歲的謝阮君(音)與媽媽在網上影片聊天。她在租住的地下室附近一家餐館當服務員。與大陸大多數其他年輕的打工者一樣,他們會花很多時間上網。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9歲的孫曠達(音)和他8歲的兒子一起,在他們7平方公尺的房間內看電視,他和妻子以及兒子在這間房間內生活了一年多。孫曠達是河北人,在一家物業公司上班。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21歲的李欣慧(音)在她租住的地下室房間內上網,她是天津人,離開家6個月,在一家傳媒公司當銷售,每個月需交房租400元。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30歲的周麗梅(音)正在哺乳8個月大的孩子。周麗梅是吉林人,一家人賣掉了房子離開老家,租下了這個高層公寓的地下室,將之改造成140個房間並對外出租。周麗梅家8口人分別住在這裡的5個房間內,他們依賴收租金生活。政府將這個地下室劃到非安全類,這裡面臨著被政府整頓清查的結果,為此周麗梅的家人提出抗議並要求得到政府賠償。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一家地下室公共廚房內,房東寫著收費時間變動的通知。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一家地下室內,一名房客在等著使用公共浴室。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30歲的胡瑋(音),正在公共衛生間洗衣服,她與32歲的丈夫生活在這個由防空洞改造的地下室裡。

繁華北京地下的都市夢

由防空洞改造的一家地下室,有50個房間,100多個租客。2011年年底,北京人防工程開始集中清人,預計在2012年底前完成。屆時,各區將騰出大量的人防工程,將被用於社會公益性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