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鄉村師患肝硬化7年仍上課 學生罷課求其治病

鄉村教師患肝硬化7年仍上課。

紅沙村小學,藏在宜賓珙縣的一個半山腰。貧困、偏遠,是對這個小山村最直觀的印象。幾天前,在珙縣教育局領導的帶領下,沿著蜿蜒山路走了好幾個小時,我們才找到藏在大山深處的紅沙村小學,學校雖然設施陳舊,但乾淨整潔,在一個不隔風的教室裡,黃全清正在講課。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的病情,旁人無法看出來這是一個肝硬化患者。

根據華西都市報報導,『我從小就喜歡讀書,別人是打罵都不去,我是喊都喊不回來。我喜歡和孩子在一起,在他們身上,總能看到很多希望。』黃全清說,他喜歡教學工作,他教育學生,只要在崗位上勤勤懇懇、多付出,就能得到別人的認可和尊敬。

黃全清紮根大山,一做就是20年。上世紀90年代剛參加工作,他就用普通話教學,每天早晨5點起床,騎車到20裡外中心學校向人請教吐字發音。在他看來,當老師就得為人師表,把學生教好。

『我要好好學習,黃老師常說只有學習好了,才能考上大學,走出小山村,實現自己的夢想。』學生小王這樣說道。

如今,黃全清承擔起了語文、數學、英語、科學、品德等所有教學任務。黃全清在紅沙村很受人尊敬,每次騎著摩托車路過村子,只要經過學生家門口,家長都會熱情地把他拉到家中,用飯菜招待他。家裡的菜長好了,家長也會隨時給黃全清送一點。『我們尊敬黃老師,因為他對孩子好。』學生家長說,有時班上學生沒吃早餐,黃老師把學生叫到自己家裡吃。『孩子畢業了,黃老師還會常到家裡問學習情況,聊以後的發展。』

患肝硬化7年,仍堅守三尺講台
我走了,那他們怎麼辦?

就是這樣的生活,構成了黃全清20載的春夏秋冬。然而,一直這樣殫心竭慮的工作,卻患上肝硬化。『7年前檢查出肝硬化,醫生叫他馬上治療,不然會很嚴重。』黃全清家人說,『我們知道是很嚴重的病,但他說學生是小升初的關鍵時候,他不能離開。』

『他就是放心不下那些學生,我說,我幫他教,要他放心去治病,每次他都只是聽聽,還不讓我告訴學生他的病情。』黃全清同事說。

黃全清在醫院待了半天,抓了兩副中藥就回去給學生上課了。甚至因為中藥味道大,熬藥都是等學生放學後。『其實也沒想太多,就是覺得如果我住院了,一時半會回不來,那學生怎麼辦?』黃全清說。為了不耽誤學生學習,冒著肝硬化可能惡化的危險,他堅持上課。

『在這裡,苦是苦了點,但我感覺很知足、很快樂,和孩子們在一起,我就什麼病痛都沒有了。』據瞭解,黃全清因為突出的教學成果是可以被轉去條件更好的學校的,但他都拒絕了,『捨不得這群孩子,我希望把這裡的每一屆孩子都帶好,讓他們能夠飛出這個小山村,實現自己的夢想。』

80個學生『集體罷課』
如果你不走,那就不要上你的課了!

這天,天剛濛濛亮,黃全清就和往常一樣起床了,學校是八點鐘上課,整理房間、簡單洗漱後,六點半不到,黃全清就准時出門準備去學校,崎嶇的山路不太好走,黃老師卻熟練的走得很快:『都走了20年了,哪裡有個坑哪裡有水都摸得一清二楚了。』

走了一段路,天大亮了起來,黃全清卻沒有看到一個孩子的身影,快到上課時間,卻還是沒有看到一個孩子的身影,孩子們都去哪兒了?為什麼一個都還沒到?難道全班同學一起『罷課』了?今天的情形看著有些奇怪,黃全清也有些慌亂,表示從來沒有遇到過。在對學生一個個詢問之後,我們才知道了他們『集體罷課』的真相。

學生小武:『我聽其他老師說,黃老師得了很嚴重的病,但因為我們班處在很重要的時期,所以他就一直沒去看病,熬藥也是等我們都放學之後偷偷進行的,害怕味道太大,影響我們。』小孩子說到這裡有點激動,眼淚刷刷的往下掉,『黃老師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老師,我不想他不去看病,也不想他有什麼意外,我們就想著是不是我們不去上課,他就會去治病了?所以才商量不去上課的。』

『如果他不走,那我就再也不要上他的課了。』這樣的話,雖然任性,但卻是這群孩子說出的最善良最樸實的『謊言』,老師為了學生得了肝硬化仍堅持授課,學生為了讓老師接受治療,不惜集體『蹺課抗議』,這樣的師生情,讓人動容。

四川華西肝病研究所:公益醫療援助黃全清老師

黃全清知道學生『罷課』的真相後,終於鬆口答應在孩子們放假的時候去醫院治療,四川華西肝病研究所在知道黃老師的情況後,派醫護人員第一時間從成都趕往宜賓珙縣紅沙村小學,瞭解其具體病情。

『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正能量,一個老師紮根山村20餘年,守住清貧與孤獨,真的太難得了。但是,站在醫生的角度,他現在肝硬化這個疾病,應該是要及早進行正規、系統的治療,才能防止病情繼續惡化。』華西肝病研究所姚院長說道。

因考慮到黃老師一直以吃鄉村老中醫的土藥方保守治療,並沒有接受過系統檢查和治療,四川華西肝病研究所院辦研究決定,趁黃老師放假期間,派專車將其接到成都,為其進行一次全方位的肝病檢查,並成立專門專家小組進行會診,以制定一套最適合黃全清老師的治療方案。所以,也便有了開頭我們提到的一幕。

在會診活動現場,專家們針對黃全清的病情,進行了激烈的討論,黃全清的檢查結果表明:除了肝硬化之外,他還患有巨脾、膽囊增厚毛糙、門靜脈系壓高等症狀。

韓正邦主任表示,黃老師的情況,應當及早進行治療,不然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專家確定了專門的診療方案之後,四川華西肝病研究所決定減免黃全清老師在其醫院後續的所有治療費用,黃全清對此留下了感動的淚水,『希望我的病能夠早點治好,這樣我就能夠早點回去給他們上課,更好的回報社會。』

姚院長表示,『以後,我們也會為更多像黃老師這樣無私奉獻的人群提供醫療援助,為更多的特殊肝病患者伸出援助之手。』

研究所的醫護人員也紛紛為這位偉大的老師送去關愛,希望能夠早日讓這個堅韌又柔軟的山裡漢子,早日回到那個他心心念念的小山村,重新站回他那三尺講台,再為他所愛的孩子們講課。

專家提醒:『愛肝護肝』刻不容緩

據專家介紹,黃全清老師的肝硬化是由多年小三陽引起的,大陸是肝病大國,根據臨床病學統計,全國有3億人存在不同程度的肝損傷狀況,而每年因肝硬化、肝癌死亡的人數更是高達38萬,在這些患者中,大多數是和黃老師一樣,由慢性肝炎、酒精性肝病、脂肪肝等肝損傷逐漸發展而來。

四川華西肝病研究所專家提醒大家,由於肝臟問題起病隱匿,且臨床表現無特異性,很多人沒有在早期予以足夠重視,因而錯過最佳治療時機,造成不可逆的疾病後果。

紅沙村小學同學接受華西肝病研究所送去的愛心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