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打「死結」?才給習近平寫信 又和楊潔篪拌嘴

安倍晉三。

這兩天,中日之間的聯繫異常頻繁。一方面,日本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帶著安倍的親筆信來到北京;另一方面,楊潔篪赴日與安倍晉三進行了會談。

根據政知局報導,這邊,山口那津男訪華首站選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那邊,安倍就南京大屠殺檔案申遺表示遺憾。中日關係這是什麼節奏?

一年兩封親筆信安倍拼什麼

日本領導人比較喜歡寫親筆信,從1998年至今,9位首相只有麻生太郎沒有給大陸領導人寫過信,但是安倍的頻率特別高。在他第二次就任日本首相後,已經三次托人轉交過親筆信,光是今(2015)年就寫了兩封!

第一封信:2013年1月

安倍給習近平的第一封親筆信也是山口那津男轉交的。當時,中日關係因『購島』事件陷入最低谷,2013年1月22日,日本執政聯盟重要成員、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訪華,三天後與習近平進行了70分鐘的會談,時間之長讓日本媒體大呼意外。這也是釣魚台風波後大陸領導人與日本執政黨高層第一次進行的會談。

安倍在信中表示願從大局出發,推動日中戰略互惠關係向前發展。然而這封信遞上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中日關係都沒有明顯的動向。直到2013年9月,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八次峰會的會議開始前,習近平同安倍晉三在貴賓室『偶遇』,雙方進行了交談,不過時間非常短暫。

外交學院日本問題專家周永生教授告訴記者,安倍的親筆信對對方領導人表示尊重、對事情表示重視,表達政策意向,但是未必有實質性內容,不一定都起到效果,有時就是局限於禮節性的。安倍的這封信也許確實有些『禮節性』,2013年年底,他參拜了靖國神社,這封信就算是白寫了。

第二封信:2015年5月

整個2014年,安倍都沒有再給習近平寫過信,不過中日之間的交往開始密切起來。當年4月,先是中共前總書記之子胡德平訪問日本,與安倍晉三進行了秘密會晤,又是曾承認慰安婦的河野洋平前眾議院長訪華,然後是東京知事舛添要一應邀訪問北京。5月,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率超黨派日中友好議員聯盟訪中團來華,獲得張德江的接見。記者記得,河野洋平、舛添要一都是由副總理汪洋接見,當時有日媒稱高村正彥能夠見到張德江這個級別的領導人,也是沒有料到的。

不過,直到APEC之前,習近平都沒有再見過日本的領導人。比起親筆信,更加有效的似乎是安倍背後的男人——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局長谷內正太郎,他在APEC前夕來華與楊潔篪舉行會談,達成四點原則共識,從而促成了『習安會』。大約半年後,今年4月,雙方在印尼亞非峰會期間再次見面。

安倍非常積極,一個月後的5月又寫了親筆信,托率3000人訪華團的自民黨總務會長二階俊博帶來。這次,習近平高規格地接待了訪華團,收下了安倍的信,並且出席了中日友好交流大會,並講話說:『中日友好的根基在民間。』

二階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已透過電話向安倍彙報了習近平在日中友好交流大會上的講話。他說:『首相非常高興。(此次訪華)取得了一定成果。』

當時,距離安倍發表戰後70周年談話已經不到三個月,日媒認為習近平透過二階向安倍就歷史認識施加壓力,同時大陸內部也期望安倍能夠出席大陸紀念抗戰勝利的相關活動。不過安倍最終沒有在9•3前後訪華,而且還通過了安保法案,再次扭轉了二戰後二戰的防衛政策,引發大陸擔憂。

中日為何突然密切互動?

很快,安倍又再次托山口那津男帶來了第三封信。據共同社報導,他預計15日將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14日與山口舉行會談的中日友好協會會長、前國務委員唐家璿透露了這一消息。

外交學院日本問題專家周永生告訴記者,現在雙方都想緩和關係,尤其是日本,表現出了很強的積極性。在山口那津男訪華的同時,楊潔篪也訪問日本,見到了谷內正太郎,隨後又與安倍會面。

周永生教授認為,雙方在短時間內密切互動的核心是就即將舉行的中日韓首腦會談進行磋商和安排。日本方面十分希望在三方首腦會談之外,再單獨進行中日首腦會談、日韓首腦會談。山口那津男訪華之前,也訪問了南韓,向朴槿惠遞交了安倍的親筆信。

大陸官方對此次楊潔篪赴日的通報是:應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谷內正太郎邀請,與谷內局長舉行第二次中日高級別政治對話。

第一次中日高級別政治對話於今年7月在北京舉行,時間在安倍的第二封信之後的不久,當時包括記者在內的很多人都以為谷內是為了安倍訪華來協調,然後卻沒有了下文。

如今,下文又出現了。此前有日本媒體報導,最近中日之間因為大陸抓間諜和南京大屠殺檔案申遺出現了一些摩擦,楊潔篪此行或是為滅火。『大陸沒必要滅火,做得堂堂正正。』周永生教授說,雙方的核心議題應該還是首腦會談,此外,中日的貿易問題也是一個重要的話題。

他告訴記者,安倍通過了新安保法案以後,必須讓老百姓滿意,那就要發展經濟。但是安倍經濟學開始支撐不住,很重要的原因是大陸進口日本貨物的減少,今年前三季度,中日產品貿易額下降11%,『這在此前是從來沒有過的。』

既然寫了親筆信,為何還提大屠殺?

此次楊潔篪訪日期間,還與安倍進行了會談。安倍表示必須根據戰略互惠關係來發展中日關係,並希望要早日開啟中日聯絡機制,在這一方面與楊潔篪取得了共識,楊潔篪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次的政治對話具有建設性。』

但是,安倍同時沒有忘記說,對大陸在南海和東海的活動表示深切的憂慮,對南京大屠殺申遺一事表示遺憾。這遭到楊潔篪的反駁:『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問題早已有國際定論,重要的是承認歷史,面向未來。』

可見,此次會談並不是在『親切友好』的氣氛下進行。周永生教授認為,安倍的態度表現出,他一方面為了經濟關係急於同大陸恢復關係,而對於自己一直堅持的歷史問題和領土問題,是不會放鬆的。


楊潔篪與安倍會談。

而另一方面,帶著親筆信的山口那津男卻將第一站選在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他表示,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在二戰勝利70周年之際,回顧並且反省歷史。

『歷史事實不能忘記。』山口那津男說自己感受到了大陸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與日本軍國主義進行抗戰,他希望能夠進一步回顧這樣的歷史,實現中日兩國共同的發展。『我們也是基於這樣一個認識,不斷發誓,不再重演這樣的悲慘。』

周永生教授告訴記者,雖然山口那津男帶來親筆信一事肯定是與安倍磋商過的,但作為公明黨的黨首,去抗戰紀念館應該是他自己採取的行動,『公明黨比自民黨在歷史問題上的反省深刻的多。』不過公明黨在安保法案上也投了贊成票,這一點,山口那津男應該需要好好說明一下。


山口那津男在抗戰紀念館敬獻花籃並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