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第4次嬰兒潮未如期而至 學者呼籲全面放開二胎

湖北襄陽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區,護士在護理新降生的「國慶寶寶」。 

『按照人口變動規律,是應該有個出生的小高峰,但是查看這十幾年的統計資料,只有小的出生波動,根本沒有什麼明顯的嬰兒潮。』

根據第一財經報導,江蘇徐州市的李群今(2015)年從親朋好友處借錢,投資二十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加盟了一家連鎖幼稚園。『我在網上查了好多資料,不是說大陸要出現新的嬰兒潮嗎?所以我就拼一把,抓住這個機會!』他野心勃勃地告訴記者。

李群不是唯一看好嬰兒潮商機的人。記者七月份發表的關於全面二孩政策有望年內落地和9月下旬的人口大數據系列報導引發了多支二孩概念股漲停,就是社會追捧第四次嬰兒潮的一個集中體現。

今天我們要回到原點探求真相,第四次嬰兒潮真的伴隨著誘人的商機如期而至了嗎?如果還沒有,那麼,它真的會來嗎?

預想中的嬰兒潮

從十年前開始,就陸續有關於大陸要迎來新一輪嬰兒潮的聲音。所謂嬰兒潮(Baby boom)指的是在某一時期及特定地區,出生率大幅度提升的現象。從這個概念來說,與其說嬰兒潮是個人口學名詞,不如說它是個社會學名詞。無論是絕對數量,還是相對數量,總之嬰兒潮是指嬰兒數量大幅度增加的現象。儘管學界對嬰兒潮的界定還有不同看法,總的來說,對1945年以來大陸的三次嬰兒潮已經基本達成共識。

第一次嬰兒潮是1950年代。1945年之後,年出生人口首次超過1000萬,到1957年達到2138萬的高點後開始明顯下降。到1961年,達到1141萬的低點。第二次嬰兒潮從1962年開始,持續15年保持在2000多萬的高位,直到1976年。

第三次嬰兒潮從1986年到1990年,這5年形成一個潮峰,其中1990年以2621萬人達到大陸年出生人口的最高點。從1992年開始,年出生人口持續下降,到2000年後略有增加,但始終在1600多萬的水準徘徊。

從歷史上看,嬰兒潮在許多國家都有發生,而且原因多種多樣。通常可能起因於振奮人心的事件,比如農作物豐收、打贏戰爭及贏得體育競賽等。最著名的嬰兒潮發生在美國,從1945年二戰結束後,大批軍人從戰場返鄉,掀起一輪生育高潮。從1946年到1964年,美國共有7590多萬嬰兒出生,約占當時美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

分析各國嬰兒潮的規律,可以發現,除了上述特殊原因導致的嬰兒潮之外,還有一種回聲嬰兒潮。這種嬰兒潮的產生,不是因為生育率的明顯提升,而是因為上一波嬰兒潮的人群到了生育高峰期,因此產生了一個類似回聲的嬰兒潮。

按照現代人婚育的年齡推算,嬰兒潮之後24~30年會出現回聲嬰兒潮。大陸八十年代出現的第三次嬰兒潮就屬於六七十年代嬰兒潮的回聲嬰兒潮。這也可以解釋一個疑問:為什麼1980年代大陸採取了嚴厲的生育控制政策,竟然還能夠出現一個短暫的潮峰。

預想大陸會在2010年左右會出現嬰兒潮的人們更多的是基於回聲嬰兒潮的理論。理由很簡單,1986年出生的2319萬嬰兒到2010年已經24歲,正處於生育旺盛期,新的嬰兒潮出現順理成章。問題是,新的嬰兒潮真的出現了嗎?

學者:根本沒有新的嬰兒潮

記者諮詢了多位人口學者,他們的回答基本一致,按照統計資料,從1992年大陸年出生人口降到1875萬之後,就一直沒有超過1800萬,尤其是最近十幾年,始終在1500多萬到1600多萬徘徊,根本沒有出現嬰兒潮。

『按照人口變動規律,是應該有個出生的小高峰,但是查看這十幾年的統計資料,只有小的出生波動,根本沒有什麼明顯的嬰兒潮。』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人口預測專家王廣州說。

讓我們一起看一看從2005年到2014年10年間的年出生人口數量。根據統計資料,2005年出生人口為1617萬,此後一直在1600萬左右徘徊,最高點是2014年的1687萬。

2012年是中國農曆的龍年,按照傳統習慣,有些人預料當年會出現一個小的出生高峰,但當年出生人口僅為1635萬,勞動年齡人口在這一年出現了首次淨減少。

2014年是單獨二孩政策在大陸全國範圍內落地的一年。此前有關部門曾經擔心,放開單獨二孩可能會導致年出生人口顯著增加。國家衛計委計劃生育基層指導司司長楊文莊在新聞發布會上曾經表示,放開單獨二孩後,頭幾年可能每年增加200萬出生人口,可能呈現一個小波峰,但不會出現所謂新一輪嬰兒潮。

但2014年的出生人口僅比上一年增加了47萬。這就使得過去十年間的年出生人口數量顯示出一條平平的波浪線,沒有出現任何明顯的潮峰。

據國家衛計委的統計,截止到今年五月底,大陸全國1100萬對符合單獨二孩政策的夫妻僅有145萬對提出了再生育申請,數量之低令人意外。

早在2014年12月的第三次生育政策研討會上,王廣州以及中國人民大學顧寶昌、北京大學郭志剛、李建新、喬曉春,復旦大學彭希哲、王豐,南京大學陳友華、黃文政等多位人口學者已經表示,單獨二孩政策全國遇冷敲響了警鐘,全面二孩應該及早落實。

王廣州透過對多次人口普查和人口變動調查資料進行分析發現,目前的已婚一孩育齡婦女中,約有40%超過40歲,已經接近生育期末端。

他在今年發表的《生育政策調整研究中存在的問題與反思》中預測,假定在2015年全國統一放開二孩,2016年新增出生人口為565.8萬人,2017年達到增量最高峰583.2萬人,此後逐年降低。這一預測透過人口模擬模型做出,被多位元人口學者評價為『靠譜』,遠遠低於此前有學者提出的『全面二孩後每年將增加出生人口數千萬人。』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人口學者李建新認為,目前的生育主力軍是80後、90後,他們的生育觀念跟60後、70後的父母輩不同,再加上生育的機會成本和撫養成本很高,即使完全放開生育也形成不了所謂的嬰兒潮。

和雙獨夫妻、單獨夫妻可以合法生育二孩卻放棄的現實相反,一批不符合生育二孩政策的非獨夫妻在盼望著自己能夠合法地生育二孩,這其中絕大部分是70後。今年十一假期,一群70後非獨人群徒步去山西翼城考察全面二孩試點的成效,希望以此舉喚醒社會對70後非獨人群生育權的關注。

嬰兒潮:天使還是魔鬼?

嬰兒潮在李群眼裡,是金光閃閃的商機,所以他不顧家人的反對,決意要押上身家投資加盟幼稚園;在股民的眼裡,嬰兒潮是紅豔豔的漲停板,它拉升的不光是一個個二胎概念股,同時還以巨大的消費需求為股市上漲奠定了紮實的經濟基礎。

在另外一些人眼裡,嬰兒潮卻具有巨大的負面影響。雖然十多年前就有一批又一批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人口學者、經濟學者多方呼籲,儘快調整生育政策,使之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新變化。正是害怕生育政策放開後可能出現的嬰兒潮,政策調整動作遲緩,踟躕良久不敢妄動。

單獨二孩政策遇冷後,社會關於儘快放開普遍二孩的呼聲高漲。對出生堆積的恐懼再次阻攔生育政策迅速應時而動。楊文莊曾公開稱,如果現在普遍實施二孩政策就會使大陸的生育水準有一個很大的反彈,對於經濟社會的發展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也會使大陸制定的人口發展目標受到影響。

在人口學者梁中堂看來,根本不必對生育政策放開後的所謂出生堆積『談虎色變』。他分析,2005年前後,上海市等一些地方允許『雙獨戶』生二孩,也曾預計會有『生育堆積』帶來的生育高峰,結果並沒有發生。而1985年開始實施的山西翼城二孩試點更加清晰地證明了這一點。

人口出生率與股市、房地產市場、經濟繁榮度之間有緊密的聯繫,美國1946年開始的嬰兒潮帶動從玩具到房地產、汽車業的繁榮,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濟奇蹟。

人口學者、《大國空巢》作者易富賢認為,大陸目前老齡化加速、少子化嚴重的人口結構,恰恰需要一次嬰兒潮,持續為未來數十年的經濟發展帶來巨大的『孩動力』。

中央黨校經濟學者周天勇對大陸1974年到1994年人口增長變動資料與1994年到2014年經濟增長資料做了相關性分析,結果發現兩者高度相關。

他分析,人口因素是大陸目前出現經濟下行的首要原因。人口結構中嬰幼少青年等人口比例的快速下降,透過消費群體和收入邊際消費率的不同,影響國內的投資消費,進而使經濟下行。

預想中的第四次嬰兒潮沒有如約而至,我們是該松一口氣還是嘆一口氣?從人口資料來看,嬰兒潮爽約已經傳遞出一個危險信號:即便是在上一波嬰兒潮高峰期人群進入生育高峰的今天,仍然沒有出現相應的回聲潮,這意味著整體生育意願和生育率已經低到一個值得警醒的地步。

今天的嬰兒不僅是奶粉、紙尿片和玩具的消費者,更是明天的勞動力、納稅人、創新者和企業家。從這個角度來說,第四次嬰兒潮爽約並不只是少生些孩子這麼簡單,而是事關未來誰來納稅、誰來消費、誰來養老的頭等大事,值得有關方面全力以赴、積極主動地去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