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真實經歷 35萬娶個外國媳婦生活很幸福

桑哈、阿樹、佳娜(從左到右)和她們的孩子。

或許你還不知道,在浙江的慶元縣生活著一群外籍新娘,她們不會說中文,也看不懂漢字,漂洋過海來到大陸,踏踏實實經營著自己的小日子……。

大齡青年花7萬取到柬埔寨新娘

根據浙江在線報導,佳娜今(2015)年33歲,老家在金邊附近的鄉下,家裡還有三個兄弟。她13歲就給有錢人家當保姆了,沒有讀過書。2013年的年初,有個『老闆』找到她,問她想不想嫁到大陸,說『那邊有好日子過,大陸男人很不錯。』佳娜沒多想,就同意了,老闆給了她家人3000元錢(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說是男方的聘金。

『到了這裡才知道,我老公花了7萬元錢,可我們家只拿到3000元。我覺得「老闆」太壞了,想幫老公把錢要回來,卻再也找不到他了。』佳娜顯得有點氣憤,一旁的桑哈和阿樹也說,她們的老公也花了六七萬元,但她們家拿到的只有三千到五千。

和老公當天見面就領證

坐了5個多小時的汽車,佳娜來到金邊的機場,見到了3個同樣準備嫁到大陸的柬埔寨女人;又坐了5個小時的飛機,佳娜來到了上海機場,一個大陸『老闆』接上了她;接著又坐了5個多小時的汽車,她來到了麗水,見到了現在的老公吳宗生。

當天,吳宗生和佳娜就去麗水市民政局領了結婚證,然後又坐了3個多小時的汽車,來到了慶元的家裡。剛來時,佳娜一句漢語也不會講,所有的交流靠用手比劃。

白天,老公出去幹活,佳娜就在家裡看電視、做家務,第一年幾乎沒有出過門。去(2014)年1月,佳娜的孩子出生了,是個女孩,清閒又無聊的日子終於結束了。佳娜的老公為了多掙錢,打了兩份工,每天起早摸黑。這個家就全交給了佳娜,閉門不出的佳娜,也不得不像普通的家庭婦女一樣,出門買菜、購物。

一開始村裡人看她像怪物

『剛開始,周圍人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還在一邊指指點點,弄得我很不自在。』佳娜說,不過,她並不害怕,因為那些人的眼神裡只有好奇,沒有惡意。

漸漸的,佳娜欣喜地發現,街上冒出很多長得和她差不多的女人。『你是柬埔寨人嗎?』每當見到她們,佳娜都會上去問一句,異國遇老鄉,倍感親切。

『一下子,我的孤獨感就少了很多。』佳娜說,那些女人都是和她一樣,嫁到這裡來的新娘,她們總會拉著手聊很長時間。她們中大的30多歲,小的才20出頭,像阿樹,今年才22歲。

除了自己的老鄉,這些柬埔寨新娘們也開始慢慢和本地人交往。像性格活躍的桑哈,就有一大群本地朋友,她還學會了用手機微信和網路購物。阿樹每次出去買菜,也會刻意多和當地人交流,問這個菜怎麼燒,當地人也都很願意和她交談。

老公擔心老婆會跑

她們說,等孩子大了,還準備在這裡找份活幹,減輕丈夫的負擔。日子越過越順的佳娜心裡還有個願望,『我很想家人,如果老公允許,我想明年回家一趟。』下午5點多,帶著一身的疲憊,吳宗生騎著摩托車回家了。一停下車,女兒軒軒(化名)就喊著『爸爸』,撲到了他的懷裡,吳宗生一把抱起,親了一口,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根棒棒糖。

今年43歲的吳宗生,4年前從鎮裡來到縣城,沒多久就發現城裡的錢並不好掙,每個月3000多元的收入讓他在縣城買房安家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在城裡,沒錢沒房,誰嫁給你啊!』說到這兒,吳宗生顯得有些無奈,慶元的房價不菲,地段好點的,每平方公尺都要過萬。

2013年初,他的一個朋友找了個柬埔寨新娘,很不錯,他就托朋友找到了仲介,拿出了自己多年積蓄的7萬元錢。『見到老婆後,雖然馬上就登記結婚了,但是我心裡仍然不踏實。』吳宗生說,之前他聽說過一些越南新娘會逃跑,所以也有些擔心,連老婆外出散步,他都跟著,佳娜的護照也一直由他保管著。

直到女兒出生,吳宗生才放了心,把整個家交給佳娜打理。『現在我也想明白了,人家真要走,是關不住的。』吳宗生說,『只有你對她好,她才會對你好。』吳宗生感到最虧欠妻子的,是沒有舉辦任何結婚的儀式,也沒有拍婚紗照,他打算今年把這些都補上。

縣裡辦醫保的柬埔寨新娘就有200多

『聽說那兒天氣很熱,真的想去看一下,畢竟是我老婆的家。我的孩子都不知道外公外婆在哪兒,我想給孩子一個正常的家。』麗萍的老公吳成飛說。

吳成飛說,剛開始,親戚朋友都不理解他為啥要找個外國老婆,『其實,只要日子過得好,老婆是哪裡的並不重要。』而現在,當地針對這些外籍新娘推出的一些政策,更是讓他們放心多了。

去年,麗水市出台了《關於實施麗水市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市級統籌及大病保險若干問題的通知》,文件中規定,與麗水市戶籍的城鄉居民形成婚姻關係的非本市戶籍居民可參加城鄉醫保。

涉及外籍人員的,參照《在大陸境內就業的外國人參加社會保險暫行辦法》規定編制社會保障號,這為外籍新娘參加城鄉醫療保險提供了操作依據。記者從慶元縣相關部門瞭解到,辦理醫保的柬埔寨新娘已有200多人。這些遠嫁慶元的柬埔寨新娘在這裡安了家,有了孩子,辦了醫保,有的還找了工作,在一些工廠上班或在家裡從事來料加工,她們渴望把日子越過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