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烏克蘭等5國 當選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

10月15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日本常駐聯合國代表吉川元偉(左)等待聯大宣布2016年和2017年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選舉結果。

第70屆聯合國大會15日上午舉行全體會議,選舉2016-2017年度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大陸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大使出席會議並參加投票。最終,日本、埃及、塞內加爾、烏拉圭和烏克蘭五國順利當選。

根據中新網報導,這次競選幾乎毫無懸念,算得上是一場『等額選舉』。雖然柬埔寨曾經表示有意競選亞太地區名額,但在一年前就已宣布取消參選,日本可以說完全沒有競爭對手。埃及、塞內加爾、烏拉圭和烏克蘭在各自所屬地區也沒有遭遇挑戰者。

當天上午,聯合國大會的全體會議僅進行了一輪無記名投票。前述五國獲得的票數分別為,日本184票,埃及179票,塞內加爾187票,烏拉圭185票,烏克蘭177票,均是高票當選。

這五個國家將接替今(2015)年年底屆滿的立陶宛、奈及利亞、約旦、查德和智利,擔任2016-2017年度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任期從2016年1月1日開始,為期兩年。安理會另外5個非常任理事國是2014年競選成功的安哥拉、馬來西亞、委內瑞拉、西班牙和紐西蘭,他們的任期到2016年底結束。

聯合國安理會由15個理事國組成,除了大陸、美國、俄羅斯、英國和法國這5個常任理事國外,還有10個非常任理事國由聯合國大會選舉產生,並要獲得193個聯合國會員國的三分之二以上票數。10個非常任理事國席位按地區分配,亞洲2個、非洲3個、拉美和加勒比地區2個、東歐1個、西歐及其他國家2個。


聯大投票現場圖。

日本被疑動機不純:透過資金援助換取席位 威脅教科文組織

聯合國將對安理會中5個今年年底任期結束的非常任理事國實施改選,使用亞太地區名額參選的日本當選基本已成定局。據日媒報導,若順利實現,這將是日本繼2009年~2010年之後第11次當選,創聯合國該紀錄的新高。

然而就在近日,針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大陸《南京大屠殺檔案》列入『世界記憶名錄』一事,日本竟威脅減停教科文組織經費。9月3日,日本還曾針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大陸舉辦的『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一事表達不滿。

『日本這種很功利的做法動機就不純,讓人懷疑日本擔任非常任理事國的目的是什麼。』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遠對澎湃新聞表示,這暴露了日本的歷史態度與其可能擔當的角色(非常任理事國)存在差異,日本首先要有正確的態度,客觀公正地反省那段歷史,才能發揮作為非常任理事國的價值。

日本透過資金援助換取席位

據日本時事通信社15日報導,日本作為此次非常任理事國的候選國,當選已基本確定。日本的任期為兩年,將從2016年1月開始。共同社此前報導稱,聯合國外交相關人士表示,193個國家參加的聯合國大會將於15日實施非常任理事國改選,日本基本已經獲得了當選所必須的三分之二以上投票國的支持。

該報導指出,日本有意著手處理北韓人權問題等。對於安理會實際掌握決定權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2016年底屆滿)後繼人選甄選程序,日本也將參與其中。

根據介紹,安理會由5個常任理事國和10個非常任理事國構成。非常任理事國按地區分配名額,此次亞太地區改選的是約旦。日本和柬埔寨都表示競爭該名額,但去(2014)年9月柬埔寨宣布取消參選,日本成為唯一候選。

澎湃新聞去年9月曾報導,標榜著『地球儀外交』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當時訪問了印度洋海域的孟加拉國和斯里蘭卡。除了牽制大陸,安倍訪問孟加拉國的目的是討論2015年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改選一事。

孟加拉國總理哈西娜去年5月曾暗示,該國可能放棄與日本爭奪亞太地區唯一一個非常任理事國席位。對此安倍同意在今後5年間向孟加拉國提供6000億日元(約合321億元人民幣)ODA資金援助的計劃。

此前竟威脅減停教科文組織經費

今年是聯合國成立70周年,對於抱著『入常』夙願力促聯合國改革的日本而言,是否能在安理會這一最高決策機構展示存在感將受到考驗。

胡令遠對記者表示,日本戰後對聯合國非常重視,每一階段的訴求有所不同。戰後,日本希望從戰敗國陰影中走出來,儘快融入國際社會。

公開資料顯示,1957年9月,日本外務省首次發表《外交藍皮書》,其中提出了『亞洲一員』的外交政策,並將其作為日本外交的三大支柱之一。而另兩個支柱便是『日美同盟』和『以聯合國為中心』。

『在70-80年代經濟高速發展時期,日本希望成為政治大國,認為聯合國是最好的平台,因此日本加大對聯合國會費的支持,一度曾高達20%。也湧現出了像緒方貞子、明石康等這樣的日本籍官員在聯合國內擔任要職。』胡令遠說。

到了80年代中後期至90年代,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便成為了日本的『奮鬥目標』。『一方面,日本擔任非常任理事國是在為以後鋪路;另一方面也是在國際上提高影響力。』胡令遠指出,日本繼續擔任非常任理事國,在聯合國的參與度就比較高。

然而就在近日,針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大陸《南京大屠殺檔案》列入『世界記憶名錄』一事,日本竟威脅減停教科文組織經費。日本執政黨自民黨隨後向政府提交決議:停止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供經費。

而今年,日本針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大陸舉辦的『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一事多次無理糾纏表達不滿。潘基文則駁斥稱,吸取歷史教訓創造光明未來,是他作為聯合國秘書長的應有之義。

『這實際上暴露了日本的歷史態度與其可能將擔當的角色(非常任理事國)是有差異的。威脅減停教科文組織經費,這種很功利的做法動機就不純,讓人懷疑日本擔任非常任理事國的目的是什麼。』胡令遠說。

他補充道,聯合國是基於對戰爭殘酷性的認識而創立的。日本的這些行為和聯合國的宗旨背道而馳。日本首先要有正確的態度,客觀公正地反省那段歷史,這樣才能發揮作為非常任理事國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