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掌門數家珍 90歲的北京故宮萌萌噠

古老的故宮•年輕的故宮。

北京故宮10月10日迎來自己的90歲生日。這一次,萌萌噠的北京故宮,以新開放午門雁翅樓、東華門、寶蘊樓、慈寧宮4大區域,為自己高調賀壽。古老又年輕的博物館再次吸引住公眾目光,一時間,滿城盡待紫禁城——打開它那些從未向公眾敞開的神秘宮門。

根據鳳凰文化報導,北京故宮10月12日下午閉館日。難得清淨的北京故宮裡,秋陽映照的午門城牆上,鳳凰衛視《文化大觀園》節目攜手鳳凰網文化頻道,舉辦了一場名為『古老的北京故宮•年輕的北京故宮』電視論壇。

北京故宮博物館現任館長單霽翔、前院長鄭欣淼、英國國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副館長Beth Mckillop女士、香港藝術館館長譚美兒,四位主講嘉賓,與《文化大觀園》主持人王魯湘,在新開放的午門城牆上,共話北京故宮90年不為人知的傳奇。

出席論壇的特邀嘉賓有鳳凰網總裁兼一點諮詢CEO李亞、鳳凰衛視中文台執行台長高雁、副台長劉點點,以及多位來自文化研究機構學者和高校教授們。

十年修繕不尋常,國家一年給一個億

從1925年建院,10月10號上午在數千名社會名流的見證下掛上『北京故宮博物院』匾額開始,北京故宮的面貌就飽經中國現當代歷史風雲沖刷。

1949年,經歷過漫長動亂後的北京故宮,被新政府接管。彼時北京故宮領導和工作人員看見的,是一個宛若大垃圾場的北京故宮。整個50年代,北京故宮工作人員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清理垃圾。王魯湘採訪得的到資料稱,當時從北京故宮清理出的垃圾,若堆成一公尺高兩公尺寬的一條路,可以從北京鋪到天津。清理垃圾僅僅是前期工作,更艱難、更史無前例的工作,還在等待著一任又一任的繼任館長們。

鄭欣淼認為,北京故宮最大的文物,就是北京故宮本身。這座世界現存最大、最完整的木質結構的古建築群,如何維修,如何延年益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大陸國務院把北京故宮古建大修工作確定為國家文化工程,一年提供一億元資金。

要想大修,先要清淨場地。紫禁城裡,曾經盤踞著13個並不歸屬北京故宮的單位。這些單位占據了很多院所用來辦公,比如當時的武英殿。截止到2011年,9年時間裡,鄭欣淼院長帶領著自己的團隊,在時任國家文物局長單霽翔的支持下,將這13個單位一個一個『請』出了北京故宮。

請走『無關人士』之外,還得拆掉『現代建築』。北京故宮一度存在著59棟3600平方公尺的彩鋼房,還有5000平方公尺的臨時建築,這些建築,也被清除了絕大部分。單院長談到,五年後,紫禁城將只有古代建築,和經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批准的恢復的部分功能性的傳統形式建築。


左起:Beth Mckillop、單霽翔、王魯湘、鄭欣淼、譚美兒。

七年光陰清『家底』,要向社會公布帳本

另一項史無前例的工作,就是清理北京故宮的『家底』。主持人王魯湘談起一宗趣事,曾有記者問鄭院長,北京故宮究竟有多少寶物?鄭院長只好顧左右而言他。如今,把這個問題拋給單院長——『七千五百五十八件套!』單院長脫口而出。

北京故宮內文物劃分、歸類的依據,因對文物定義觀念的變化,一直在發生著變化。也因此,北京故宮的文物數量,長期難以確定。十年前北京故宮公布的資料中,文物有94萬件,此外另有10萬件文物資料。2014年,北京北京故宮博物院向外界亮家底,北京故宮館藏品數量為180多萬件。一目了然的資料下,是完成這項艱難工作所費的七年光陰,從2004年到2010年。

鄭院長回憶到,1954年北京故宮清理出十萬件皮貨,其中僅貂皮就一萬件。沈從文當時擔任皮毛組組長,他寫報告請示『能否將這一萬件貂皮留存?』得到上級通知是:只留下標本就行了。因為這類物品沒有文字說明,一律處理掉。在鄭院長看來這一樁在當時程式合法的處理行為,但期間的遺憾,也令後人唏噓。

從2002年到2012年,十年辛苦不尋常,單霽翔院長認為,鄭欣淼任期內的北京故宮十年,多餘的單位被清除浩瀚的文物清理清楚了,年久的古建得到修繕,這十年是北京故宮博物院做事最實,發展最好的十年。


鄭欣淼。

從年邁到萌萌噠,故宮願向天再借三千年

雕欄玉砌已在,新的挑戰亟需應對。十年前,2002年北京故宮博物院當時的觀眾是700萬,當時世界上觀眾最多的博物館是法國的羅浮宮。過了十年,也僅僅過了十年,2012年北京故宮博物院的觀眾人數第一次突破1500萬,成為今天世界上唯一一座每年接待觀眾超過1000萬的博物館。

對現任的單霽翔院長來說,最大的困難,是如何讓文化品位不斷提高的大陸遊客,在進了北京故宮博物院以後,更有尊嚴地來參觀,而不是只看人的後腦勺。他開始醞釀觀眾限流計劃,希望把不斷增長的,快速增長的北京故宮觀眾,有序地、理性地分流計劃,在實施了三年後,今(2015)年成功了。從6月13號開始北京故宮每天觀眾人數不超過8萬,包括十一黃金周每天限流8萬。這個方案得到了社會公眾的理解。

限流方案之外,單院長還在籌備著『平安北京故宮』工程。工作人員在2002年用了五個月的時間,走遍了北京故宮上萬間的房子,對於目前存在的,或可能將來會產生的一些隱患,進行了調查。找出了火災、盜竊、地震、腐蝕、基礎設施跑冒滴漏、以及不斷增長的觀眾共七個方面隱患。善院長編制的『平安北京故宮』方案很快就得到了國家的批准,其中最先完成的,就是北京故宮的安防新系統。65面螢幕,整整一面牆,帶動著1500個高清晰的攝象頭,所有的角落,都在被監控著。

單院長介紹到,2002年古建修繕開始的時候,紫禁城開放的面積只占紫禁城的30%,2012年已經到了一半,已經到了48%,去(2014)年到了52%,今年擴大開放到了65%,明(2016)年?北京故宮公眾向社會承諾,將到76%,到2020年紫禁城六百歲生日的時候希望開放面積達到80%。


單霽翔。

與主流媒體合作,故宮贈書鳳凰網

在這次論壇中,北京故宮博物院邀請鳳凰衛視《文化大觀園》、鳳凰網文化頻道作為『邁向2020北京故宮600年』重大宣傳媒體合作夥伴。在論壇現場,單霽翔院長也代表北京故宮向鳳凰網總裁李亞和鳳凰衛視中文台執行台長高雁、副台長劉點點贈送了紫禁城出版社出版的《北京故宮精神•北京故宮人》和北京故宮博物院出版的《平安北京故宮》系列叢書。

李亞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隨著經濟物質需求的滿足,人們對各種精神文化的需求越來越強烈。當下的時代,應該是一個多元化時代。遺憾的是當前的網路環境,在帶給大眾非常多、有價值的這種內容、資訊之外,也容易催生日益臃腫和惡俗的網路文化。

鳳凰新媒體作為這個中國傳統文化的守護者,利用鳳凰衛視和鳳凰網移動端和PC端8000萬的用戶人群,也包括鳳凰和小米聯合投資一點資訊,長期對北京故宮,對整個人文方面進行報導,這在當下這個時代是非常必要的。

1420年,明成祖朱棣在元大都宮殿基礎上興建的北京故宮宮殿群基本竣工,到2020年,北京故宮將迎來600歲的生日。把一個什麼樣的紫禁城交給下一個六百年,不僅是北京故宮館長、北京故宮的工作人員、研究北京故宮的專家學者,也是當下每一個文化工作者,甚至是大陸人每天都在思考的問題。


李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