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圖看大陸借出多少錢 委內瑞拉借了其GDP的1/5

下一個出口:新興市場。

大陸經濟下行,美國還未完全復甦,歐盟深陷難民泥潭,日本安倍經濟學前途未卜,俄羅斯被油價暴跌搞得焦頭爛額。新興經濟體在『鋒芒畢露』幾年後,『後繼乏力』開始走下坡路。歐美等發達國家還未完全從2008年金融危機中恢復過來。縱觀全球,似乎整個世界的日子都不太好過,誰也不知道我們離下次世界經濟危機還有多遠?

根據鳳凰網報導,於是,世界的經濟老大們(各國央行行長、財政部部長)聚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年會上,商討如何解決這個幾乎無解的難題。近幾年IMF年會的主題是發達國家如何擺脫2008年金融危機,但現在討論的焦點回到了新興經濟體身上,因為它們正面臨著自身的金融危機風險。新興經濟體既包括備受矚目的『金磚五國』,也包括經濟欠發達的部分發展中國家。

以大陸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整體低迷

沒有兩次金融危機是一樣的,但警示徵兆卻是大體相似的:經濟增長及出口量顯著下滑,資產價格膨脹消減,現金帳戶和財政赤字日益增長,槓桿提升以及資本流入減少或徹底逆轉。新興國家經濟在不同程度上出現了上述所有徵兆。

轉捩點出現在2013年。在美國加息預期和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的雙重影響下,新興國家經濟增長依賴的資本流入走向盡頭。大陸近期的經濟放緩,更加劇全球資本市場動蕩,削弱了大宗商品價格增長勢頭,突顯新興經濟體的整體低迷。

隱秘的『定時炸彈』–隱藏債務

經濟下行這種難題雖然不容易解決,但至少能被辨別。然而,新興國家可能會遇到另一個常見的危機症狀,並且更難被發現和估測:那就是隱藏債務。

隱藏債務有時涉及貪賄,通常不會出現在資產負債表或者標準資料庫裡。它們就像一個創造者,在不同的危機中會呈現不同的特徵和面貌,結果就是被檢測到時,為時已晚。

舉個例子,1994-1995年比索危機爆發之後,輿論才發現墨西哥私立銀行透過表外借貸(衍生產品)承擔了巨大的貨幣風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金融市場都沒有意識到泰國央行外匯儲備已近乎枯竭(3.3億美元,如考慮遠期合約承諾則只剩1000萬美元)。2010年希臘危機爆發之後,人們發現希臘政府利用金融衍生工具和財會手段,使希臘的財政赤字和債務負擔比實際面目『好看』得多。

發展中國家的債務藏在哪?大陸!

所以,當下的重大問題就是新興國家的債務到底藏在哪裡。但不幸的是,尋找它們的路上充滿障礙物,主要原因就是大陸與其他新興國家過去十年金融交易比較神秘,不為外界所知。

當大陸國內基礎建設蓬勃發展之際,大陸也投資了其他新興經濟體的礦業、能源和基礎建設領域。這些貸款主要以美元結算,本身存在貨幣風險,增加了新興經濟體資產負債表的脆弱性。

貸款『水有多深』? 其規模和細節卻都是未知數,因為多數資金來自大陸國家開發銀行,其資料並未納入國際清算銀行。國際清算銀行一般是全球此類資訊的主要來源。此外,由於貸款很少作為證券在國際資本市場上發行,所以也未納入世界銀行的資料庫。

大陸到底向外借出了多少錢?一張圖看懂

雖然大陸給予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貸款金額並沒有公之於眾,但近年來陸續流出了一些資料讓我們可以一睹『隱藏債務』的規模。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出一個拉美國家向大陸借的債務占其GDP比重。大陸一向是委內瑞拉的『大金主』,近20%的委內瑞拉GDP來源於大陸貸款。換言之,五分之一的委內瑞拉經濟完全依靠大陸的『慷慨解囊』。

無獨有偶。牙買加和厄瓜多也緊緊依靠著大陸貸款。大陸貸款在兩國GDP中的占比均超過10%。這兩個國家至少有十分之一GDP的來源於大陸的『真金白銀』。

當然也有不太依靠大陸的國家:巴西和墨西哥。大陸借給巴西的貸款是巴西GDP的1%。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在巴西也有大規模投資和大筆貸款,但巴西作為『金磚五國』的成員之一,有著龐大的經濟體量,大陸貸款在巴西的GDP對比下就相對微不足道了。

大陸給墨西哥的貸款更是不值一提,連1%不到。不同於巴西,大陸在墨西哥投資相對較少,主要因為地緣政治的影響。墨西哥在上個世紀幾乎就是美國的『後花園』,如今雖然情況有所改善,但美國在墨西哥依然有最大規模的投資,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大陸作為美國的『競爭對手』,就不去『湊熱鬧』了。

此次研究的對象主要是大陸對拉丁美洲國家的貸款,不要忘記大陸還有大量對東南亞國家和非洲的貸款。圖表中的資料來源於全球經濟治理計劃(Global Economic Governance Initiative)以及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等專案。


大陸債務占本國GDP中比例。

(從上到下:委內瑞拉,烏拉圭,秘魯,墨西哥,牙買加,宏都拉斯,圭亞那,厄瓜多爾,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智利,巴西,玻利維亞,阿根廷)

隱藏債務或被低估,具體金額無從得知

然而上述圖表中的資料並不是全部,大陸提供給他國的債務往往被低估。圖中資料不包括某些專案以及放款人或借款人的資訊,這意味著債務可能比想像中高得多。

此外,其他形式的借貸比如偏向短期債券的貿易融資也未被納入這些資料中。對巴西和阿根廷來說意義重大的貨幣互換協定也必須出現在列表裡。

總而言之,儘管從歷史衡量標準來看,新興國家的債務似乎並不沉重,但很可能被低估,且落差巨大。如果是這樣,那麼新興國家正在經歷的資本逆向流入的規模可能大到足以引發一場危機。大陸到底向外借了多少錢?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