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不是報恩是真愛 女受資助9年嫁給資助者兒子

婚禮現場。

對話人物:

李帥,女,長春人,25歲。大學畢業後工作了一年辭職,目前和婆婆一起在長春經營吉盛大同養老院。

對話背景:

根據華商報報導,15年前,身家百萬的劉淑清開了間福利院,開始救助孤寡殘障老人、資助貧困學生。11年前,14歲的李帥受到劉淑清的資助,直到大學畢業。如今,劉淑清的百萬家財已花光,而大學畢業的李帥接過愛心接力棒,幫劉淑清照顧孤寡老人,並與劉淑清的兒子相戀,今(2015)年10月2日成為劉的兒媳。

為了更好地照顧老人,李帥去(2014)年參加培訓,考取了中級養老護理員資格證。現在福利院裡有孤寡殘疾老人和孩子52人,只有5個人是收費的。對於未來,婆媳倆的看法一致,就是一定要堅持下去。

受助9年和老公曾是初中同學

華商報:聽說劉淑清曾資助你9年。你們之前認識嗎?當年她為何會資助你?
李帥:婆婆是從2004年我14歲時開始資助我的,一直到我大學畢業。當時我和老公都在農安縣讀書,是初中同學,我是班長,他是體育委員,我們坐前後桌,關係挺好。從小我父母就離婚了,我和奶奶一起生活,讀到初二時家裡條件已經很不好了,我想退學。我老公知道後就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媽。當時老公家裡在長春做生意,還經營招待所,條件不錯,資助了挺多學生。他媽知道我的事後就也開始資助我。

華商報:劉淑清是怎麼資助你的?期間你們來往多嗎?
李帥:我每學期的學費當時由婆婆直接交給學校,生活費是按月給的,由老公帶給我,算下來一學期生活費有1000多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我是通勤,老公是住校,平時在學校時他總買東西給我,有什麼就分我一份,這些是不算在生活費裡的。

我當時小,自尊心強,不太領他的情。而且雖然現在對婆婆很感激,但那時對她資助我以及幫助流浪漢的行為也不是很理解。當時婆婆去學校看老公,也見過我,還讓我好好讀書,不要有壓力。自尊心使然,我對她並沒有很熱情。當時我一心就想著要好好學習,早日自食其力,不要再靠別人幫助。後來老公家做買賣破產了,一夜間幾乎什麼都沒有了,為了謀生,老公初二下學期就輟學去打工了,但我什麼都不知道,以為他只是轉學了。之後偶爾電話聯繫,但我仍對他家的變數一無所知。

華商報:家境發生變化後,劉淑清還在資助你嗎?你的學費生活費等沒有因此縮減嗎?
李帥:是的,婆婆一直資助著我,學費生活費都沒有減少,總是定期把錢匯給我奶奶。高考前,婆婆特意叫老公來看看我還需要什麼幫助。老公陪我考完試,奶奶建議我去看看婆婆,感謝她這些年的幫助。

那是我第一次去老公家,他家已經從長春市區搬到了城鄉結合部的農村大院,院子破破爛爛,還有幾個被救助的殘障人在溜達。我這才知道原來這些年他們過得很艱辛,要靠老公打工、全家人在外面撿苞米和在院裡種菜養活被救助的人。即使那樣,婆婆還想盡辦法資助我們幾個學習好的學生,為此讓老公輟學。其實當時老公學習並不差。那次的拜訪讓我心裡很難過,也下定了要在長春讀大學的決心。

工作1年辭職專門在養老院幫忙

華商報:為什麼決定在長春讀大學,是想給劉淑清當幫手嗎?
李帥:對,當時婆婆的養老院有十幾個老人和殘障人士,老公在外打工,婆婆和公公起早貪黑照顧那些人,我不能走。大一時,只要沒課我就去婆婆那幫忙。讀到大二,養老院裡兩個殘障人生了小孩,照顧嬰兒費時費力,更缺人手了,所以我就從住校改成了通勤,住在婆婆家。

華商報:大學畢業後做什麼工作?為什麼現在專職在養老院幫忙?
李帥:我學的是資產評估,大三就開始實習找工作了,後來做了一年多的工程預算,一月能掙2500元。可是總去外地出差,養老院收的人越來越多,婆婆身體不太好,我實在放心不下。當時我和老公已經處對象了,所以和他商量後,去年8月我就辭職了,在婆婆那幫忙。

華商報:好不容易完成學業,卻在養老院幫忙,不覺得是浪費嗎?
李帥:很多同學也不理解我,可我心裡實在放不下,做工作還不如做這個(養老院)有意義。

華商報:你每天在養老院的工作是做什麼?
李帥:我每天給老人們檢查身體,給他們送飯、餵飯。去年,我參加了專門培訓,考取了中級養老護理員資格證。

華商報:聽說你們接收的都是孤寡老人或殘疾人,沒有費用。那養老院怎麼運轉,靠什麼生活?
李帥:現在我們養老院裡有孤寡殘疾老人和孩子52人,只有5人是收費的,所以壓力特別大。我們是正規的養老院,所以每年政府有床位費補貼4萬多,平時還有一些好心人捐贈,還可以維持下來。除了我們外,養老院暫時就三個工作人員,兩個服務員打掃衛生,還有一個做飯。

當初沒想到在一起不是報恩是真愛

華商報:你和老公是什麼時候開始談戀愛的?
李帥:我讀大學時我們確定的關係,談了6年戀愛,今年10月2日辦的婚禮。我倆認識這麼多年,當初真沒想到我們會在一起。很多人覺得,是不是因為婆婆資助了我這麼多年,我為了報答她才嫁給老公?真不是。我倆是一點點處出來的。我老公是個責任心特別強,特別善良的人,上進心強。和他在一起,主要是因為這個。

華商報:你們交往過程中,有沒有哪件小事,讓你認定這就是你要嫁的人?
李帥:其實我老公嘴特別笨,也不懂浪漫,戀愛這麼多年他沒有送過我一朵花,也從來沒主動說過『我愛你』。但他就是個做的比說的多的人。他很內向,但他什麼事都記在心裡,我偶爾提一句想吃什麼或覺得什麼好,他就會默默記下,之後不經意地拿出來給我,讓我特別感動。他是個很用心的人。

華商報:你們未來有什麼打算?要一直在養老院幫忙嗎?
李帥:暫時就是這樣打算。現在老公也辭去了工作,專職在養老院做事。養老院在婆婆那裡是做貢獻,在我和老公這裡更像一種精神的傳承。我們不能讓婆婆堅持這麼多年的事業在我們這中斷。想要幫助更多的人,首先自己得變得強大。我讀了那麼多年書,也想把學到的知識用於企業管理。我們想要轉型,多接收一些收費的老人,以此維持無力支付的老人。不過現在我們條件不好,就是想收收費的,恐怕也沒人願意來。所以婆婆借錢蓋了新房,打算改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