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太監揭慈禧洗澡過程 每次用100條毛巾

慈禧。

洗澡的時候,由這四名宮女分別站在太后的四周,然後由其中一名領頭的宮女拿起一遝毛巾(共有25條)放入水中,浸透以後,先撈出4條,雙手擰乾同時分給其他三人,當即一齊打開,平鋪在手掌上,然後輕輕地給太后擦拭著胸背、兩腋及雙臂。

根據華聲線上報導,如此擦洗六七次之後,再打上香皂,這種香皂是宮裡自製的玫瑰皂。四名宮女必須一齊動手,把香皂塗在毛巾上面,幫太后擦身子(毛巾在一次擦完後隨即扔掉)。然後,重新把一遝新毛巾浸泡在水裡。毛巾浸透撈出後擰得不很乾,用這種濕軟的毛巾,輕輕替太后擦去身上的肥皂,必須一遍又一遍直到擦得乾乾淨淨,身上沒有一點肥皂沫為止。

最後就是給太后塗香水,夏天多用耐冬花露水,秋冬則用玫瑰花露水,用量很大,用法也特別,使用時是將潔白的純絲綿撕成約巴掌大的塊,撒上香水,輕輕用綿片拍打身上,把香水拍均勻。擦完香水後,四名宮女再用乾毛巾把太后上身的各個部位輕拂一遍,然後給太后穿上偏衫和睡衣。上身洗好了再洗下身。太后認為上身是天,下身是地,地永遠不能蓋過天,所以洗下身時要重新換一套用具,洗法和洗上身差不多。

慈禧太后每洗一次澡要用去100條毛巾,因為毛巾從水裡撈出來後,她就不允許再放回到水裡,故用一次就要扔掉。以至她每洗完一次澡後,澡盆裡的水都是乾乾淨淨的,看不見半點污垢。由於要上早朝,慈禧太后每天凌晨4時到5時就要起床,起床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泡手。這時,宮女用銀盆盛滿熱水,先把毛巾用熱水浸透,撈出後由宮女將太后的雙手包起來,再將太后被包的雙手放到熱水裡浸泡,水冷了時再換熱的,大約要換兩三盆水方可。接著是洗臉,或者說是熱敷,用熱毛巾長時間地在兩頰和額頭上熱敷,據說這樣可以把抬頭紋熨開來,並能減少兩頰的皺紋。此後她便坐到梳妝台前,由侍寢的宮女幫她在兩鬢之間敷上點粉,在兩頰抹胭脂,接著便傳專人給太后梳頭。

這位專門給太后梳頭的人,人們只知他姓劉,是個老太監,一直都是他伺候太后梳頭,宮裡的人都稱他為『梳頭劉』。後來梳頭劉人老了,於是便由李蓮英接替給太后梳頭。不過,據清末太監信修明的回憶,慈禧太后40歲之後,頭髮就已脫落很多,僅存鬢邊和後腦的短髮,儼然一位禿老太太。修飾時全靠用技巧去遮掩,即頭頂心用一束假青髮,以紅膠粘住,兩邊再貼上發片,大兩板頭,這是一種滿式的宮妝。

因為頭上粘了假髮,所以太后平時行動都小心翼翼,生怕假髮會突然脫落下來。太后平時最忌諱掉頭髮,大有視頭髮如命的程度,所以李蓮英每次給她梳頭時,顯得格外小心,生怕梳掉一根頭髮。萬一真有頭髮掉了下來,也得悄悄把掉下來的頭髮用手拈住,迅速收起來,絕對不能讓太后本人知道。梳完了頭之後,太后重新開始描眉畫鬢,敷粉擦紅。她坐在鏡子面前對著自己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地反覆照著,橫挑鼻子豎挑眼,仔仔細細地挑毛病,直到完全滿意為止。最後還要看看腳上穿的襪襪正不正,兩隻腳站平來左比右比,因為她的襪子是綾做的,中間有一條線,穿上後線縫要正對著鞋口才行。所有這一切,都要讓她認為滿意了,才可以由李蓮英攙扶著走出寢宮,準備上早朝。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慈禧太后滿手均留有約二寸長的指甲,每天晚上必須進行泡洗修剪。修剪之前要用圓圓的比茶盞大一點的玉碗盛上熱水,挨次把指甲泡軟,把彎指甲校正理直,對不端正的地方除了要用小銼銼平整,用小刷子把指甲裡裡外外刷一遍外,還要用翎子管吸上指甲油,對其均勻地塗抹,最後再給指甲戴上用黃綾子做的指甲套。對此,太后備有一個專門放置修指甲工具的盒子,而所有修指甲工具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太后對每次修指甲時剪下來的指甲,都很細心地保存在一個專門的盒子裡,心情特別好的時候,會端出來打開欣賞,顯得分外珍惜。可是好景不長,在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時,太后帶著光緒皇帝出逃西安的前夕,將滿手的指甲全部剪掉了。

有一個晚上,突然有一位女官來知照我說:『今晚太后又要洗澡了,後來我方始知道太后不但決非常年不洗澡的人,而且是每隔幾天必須要洗一次澡的,正和伊每天晚上必須塗雞子清和耐冬花露的一件事相同,都是不會變更的刻板文章。今天是正輪到我值班,所以我必須趕快上去服侍。最先是由兩個太監抬進了一隻很大的木盆來,可是這木盆並非我們尋常所能見到的那種木盆,它的內部雖是木質,外面卻包著一重很厚的銀皮,所以永遠是很光明燦爛的。盆內已有大半盆熱水盛著。

除這木盆之外,那些太監還捧來了許多潔白的毛巾。其時太后已安坐在一張矮幾上了,這張矮幾的靠背還可隨時取下或裝上,以便那宮女給伊擦洗背部。只就太后洗澡時所用的毛巾來講,已可見其奢侈性的一般了!那些毛巾的四周都用杏黃色的絲線扣著,成為一圈很齊整的外邊。中間更用同色的絲線紮繡成一條級精緻的團龍;鮮明的黃色,湊著雪也似的白底,真是多麼的動人啊!我想就把這幾條浴巾送上哪一處的博覽會去陳列,已不失為一種很精美的工藝品了!

當太后在那矮幾上坐定的時候,這四個宮女已在很忙碌地準備著了,於是太后便自動的把上身的衣服解下,裸了上體。我雖然沒有意思一定要賞鑑她的玉體,但既已在我面前展露了開來,我自亦不免要看一看的,這一看倒使我非常的詫異起來了。因為太后的年齡我是早就知道的了,依我想來,像這樣一位老太太的身上,自必沒有什麼肉彩可看了,所能見到的定然只有一重乾癟的枯皮。哪知道太后的身上絕對不是如此!她的身段原是非常美妙的,也不太肥,也不太瘦,肉色又出奇的鮮嫩,白得毫無半絲疤瘢,看去又是十分的柔滑。

像這樣的一個軀體,尋常只有一般二十歲左右的少女才能有此;不料此刻我卻在一位老太太身上看到,真不可謂非奇蹟了!那時候我不禁就暗暗的想著,如其太后的面部更能化裝得年輕一些,再湊上這樣白嫩細緻的軀體,便可穩穩的被選為宮中最美麗的女性了。太后的上體既已完全顯露了,那四個宮女所有的太監已早在那銀浴盆抬入之後,全部退出去了,便得開始工作了;各人先分四面站開,一個站在太后的胸前,一個在背後,一個在左,一個在右。這裡所說的站,當然不是直挺挺的站立,因為太后自己已坐了下去,她們又怎能站著給她擦洗呢?所以她們實在不是站,而是蹲;我卻是真正的站著,相隔四五步路站著,心上真像快要看到什麼新奇的西洋鏡似的興奮。

那四名宮女的第一個動作便是各自取起一方繡著黃龍的白毛巾,浸入浴盆中去,這一浸下去卻不就撈起,差不多要隔了四五分鐘才同時取出來,用力絞乾,一直絞到滴水全無的程度,才鬆開,然後平鋪在掌上,取起那些宮內自製的玫瑰香皂來用力塗抹上去;這些動作雖很繁複,但那四個宮女卻做來非常敏捷,而且舉止進退,都極齊整,很像是操演慣了的軍隊一樣。一個給她擦胸部,一個給她擦背部,左右兩個便給她擦洗脅下和兩臂。

其時太后的神氣似乎很高興,一絲不動的盡讓她們給她擦抹著,一面還很興奮活潑地和我隨便講論;因為她已習慣著這樣當著人洗澡了,所以臉上竟沒有半些忸怩之態。我想我自己要是被人家強迫著這樣洗澡,那我寧可不要做皇太后的!待到太后的身上和兩臂全部擦遍肥皂之後,第一步的工作便算完了,那四名宮女就將手內的毛巾一起棄掉,另外各自撿起了一條新毛巾來,同樣先在溫水裡內浸了一浸,再撈起絞乾。這一次卻不再塗抹肥皂了,而且也比較絞得濕一些,這一步的手續是要給太后擦淨方才塗上去的肥皂和已給肥皂擦下來的污垢,所以揩擦的時間也比較長久一些。待這一次擦好,還得來一次最後的乾擦,那是另外又掉過四條毛巾的。

這樣經過三次的擦抹,太后的上身當然已是很潔淨的了,但事情還不止如此簡單咧!那四名宮女一放下了最後一次的毛巾,便忙著取過一缸已溫熱的耐冬花露來,便是太后每晚塗在臉上的東西用四團純白的絲綿,飽蘸了花露,不惜工本地往太后身上塗去;待各處全塗遍了,再另外拿四條乾淨的毛巾來,給她輕輕的拍乾。這真上多麼費事的玩意兒啊!擦洗的工夫做到這一步,自然是至矣盡矣了;第二步便是給太后去取過了一套潔淨的睡衣睡褲來,先將睡衣替她穿好,這樣便可使她的上身不致受寒了。

接著便由太后自己把襯褲卸下,一直裸到腳尖,下半個身子便全部顯露了;於是另有四個專任粗工作的宮女,得到了裡面的四個宮女的暗號抬進了另外一隻浴盆來,這盆也是木質而包著銀皮的。這幾只隻浴盆的外表雖然是相同的,可是底下都有暗號做著,藉以分別它們的用處,萬萬不能弄錯。(如其不小心而弄錯了,太后是決不肯善休的。)滿盛著溫水,一直抬到太后的足旁才放下。太后便把雙足一起浸入盆中去,讓四個宮女照著先前的方法,給她擦肥皂,換毛巾,一直到塗抹那耐冬花露。

我冷眼從旁看去,不久就發現那四個宮女的手確是異常的嫻熟而敏捷,她們知道用多少的氣力才可以把那些浸透水的毛巾絞到將乾,用多少的肥皂擦在那毛巾上方始適宜,還有用怎樣輕重的手法,才能給太后擦淨污垢而不使其覺得痛楚,以致於怎樣拍法,才容易將那花露拍乾;這種種顯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能所熟習的,那麼她們當初所費的一番學習的功夫,不用說是很久的了!我想假使把她們當做一種具有專門性的藝工看待,也不能算是怎樣過分的抬舉。

下半身擦洗完事之後,太后便立即將那睡褲穿了起來,而這洗澡的工程,也就跟著宣告圓滿了。可是慢一些,還有一步最後的手續咧!那四個宮女還得取起一組(四條)新毛巾來,給太后揩擦手指和面部。自始至終,畢竟換了幾次新毛巾,我已不很記得了,但讓我告訴你們,宮內有十個宮女,整天不做別事,專在那給太后擔任漿洗衣服等類的工作,你們就可以知道即使她老人家每洗一次澡要用四十條毛巾,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了!

論到太后所穿的睡衣,真可以說又是一件很可愛的美術品,至少,決不比她其他的一切衣著粗陋。本來寢衣這一種東西的創始者原是我們中國;雖然依現在的情形論,睡衣已成為一種純洋化的東西了。太后所用的毛巾既是那樣精緻地紮繡著,用於下身的,是純白的。她的寢衣上自然更要講究了:胸前和背部都是繡的金色團龍,不過這些繡作卻決不繡得象尋常一樣的堅密,所以是並不凸起來的,而且用的絲線都是最細軟的一種,取其不致使太后在睡的時候感到一些不舒適。太后的睡衣的顏色十九是不鮮明的的淺灰色,這是她老人家自己挑的;我可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因為她的別種衣服的顏色總是很鮮豔的,何以睡衣獨用淺灰色??

慈禧太后的最後下場
第一次入棺:1908年死後第二天慈禧被殮入棺

同治5年,咸豐帝的定陵完工。按清制,他的兩位皇后慈安、慈禧的陵墓只可在定陵附近選址,並只能建一座皇后陵。當時便定下給兩位皇太后建一座陵,棺槨並排奉安。慈禧看了奏摺很生氣:『哪個陵裡葬兩個太后,連妃園寢的妃子還都各自為眷,這不是明著欺負我們姐妹?』承修大臣們只好提出,仿照雙妃園寢的樣式,在陵的後院東西並排各建寶城、寶頂、下建地宮。

 慈禧太後的最後下場

不料,慈禧逼問道:『我們是兩個太妃嗎?誰說我們就不配一人建一陵?』這是再次打破陵制,但誰敢不聽?於是,同治12年三月初九清明節,18歲的同治前往定陵,為咸豐帝行敷士禮和大饗禮後,來到附近的平頂山和菩陀山驗看風水。15日,將平頂山改名『普祥峪』,為慈安萬年吉地;菩陀山改『菩陀峪』,為慈禧的萬年吉地。雙陵於當年8月同時動工,於光緒5年6月同時完工,耗時6年,耗銀500多萬兩。

雙陵的建制本來一樣,但慈安死後,慈禧一定要壓倒慈安的機會來了。光緒21年8月,東陵守護大臣為討好慈禧,上奏朝廷說慈禧陵因連年雨水,多有糟朽,急需修整。慈禧命親信慶親王和兵部尚書榮祿為承辦大臣。結果,陵內建築無一不修,大殿和東西配殿都從原來的揭瓦維修改為拆後重建!此次大修工程浩大,到光緒25年已撥款150萬兩,以後的款項更是個無底之謎。中間,八國聯軍侵華使工程停頓,慈禧回京後,再次來到工地親自檢查。

1908年10月18日,工程在歷時13年重修後終於完工(巧的是4天后慈禧去世)。僅三殿所用的葉子金達4592兩!陵內的丹陛石,為高浮雕加透技法雕成,圖案為『龍在下,鳳在上』。隆恩殿周圍的69塊漢白玉板處處雕成『鳳引龍追』,74根望柱頭打破歷史上一龍一鳳的格式,均為『一鳳壓兩龍』,暗示她的兩度垂簾。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十月二十二日未時三刻,慈禧走完了她74年的人生路程,撒手人寰。當天下午4時30分,掌儀司首領太監用鵝黃吉祥轎將慈禧的遺體從西苑儀鑾殿抬出,5時15分到皇極殿,放在回床上。第二天上午8時5分,在隆裕皇太后和瑾妃的敬視下,慈禧的遺體被殮入了棺內。宣統元年(1909年)十月初四日巳時,慈禧的梓宮葬入菩陀峪定東陵地宮。

第二次入棺:1928年遭盜墓拋屍全身長滿白毛

盜案發生後,溥儀派載澤、耆齡、寶熙等人到東陵對慈禧的遺體進行了重新安葬。載澤等人鑽進地宮,見慈禧遺體趴在棺蓋上,頭朝北,腳朝南,左手反搭在後背上。在地宮裡已暴屍40多天,遺體上出現了許多斑點,長滿了白毛。

慈禧隨葬的珍寶究竟有多少?他的心腹太監李連英親自參加了慈禧棺中葬寶的儀式。據他和侄子所著的《愛月軒筆記》記載:慈禧屍體入棺前,先在棺底鋪三層金絲串珠錦褥和一層珍珠,共厚一尺。頭部上首為翠荷葉;腳下置粉紅碧璽蓮花。頭戴珍珠鳳冠,冠上最大一顆珍珠大如雞卵,價值1千萬兩白銀。身旁放金、寶石、玉、翠雕佛爺27尊。腳下兩邊各放翡翠西瓜、甜瓜、白菜,還有寶石製成的桃、李、杏、棗200多枚。身左放玉石蓮花,身右放玉雕珊瑚樹。另外,玉石駿馬8尊,玉石18羅漢,共計700多件。葬殮完畢,又倒入四升珍珠,寶石2200塊填棺。

18

一棺的奇珍異寶,聚起的自然是巨禍。她閉上眼僅20年,又一位和她同樣巧取豪奪橫搶暴掘的大盜,將黑手伸向了她,並將她毀棺拋屍。慈禧死後20年,即1928年7月4日至10日。軍閥孫殿英盜掘了乾隆帝的裕陵和慈禧陵,毀棺拋屍,掠走了全部隨葬珍寶。慈禧遺體被拋出棺外,嘴裡的寶珠被摳走,上衣也被扒光了,下體僅剩一條內褲。圖為大盜孫殿英。

載澤等人見內棺尚完好,可以繼續使用,於是命旗婦用一塊黃綢子將慈禧遺體蓋上,將一件黃緞褥鋪在遺體一側,然後慢慢翻轉屍身,正好將遺體仰臥在黃緞褥上。只見慈禧面色灰白,兩眼深陷無珠,顴骨高隆,嘴唇有傷痕。眾人幫扶著,用如意板將慈禧遺體抬入棺內,如意板未撤出。遺體上蓋上一件黃緞被,把從地宮裡拾到的慈禧生前剪下的指甲和掉的牙用黃綢子包好,放在被上。載澤又將當年得到的慈禧遺物——一件黃緞袍、一件坎肩蓋在被上,蓋上棺蓋,用漆封上棺口,重殮完畢。圖為慈禧墓地宮。

第三次入棺:1984年文物局清理內棺搬出尸體

1979年2月17日,清東陵文物保管所對慈禧地宮進行了清理。因為要趕在五一節開放慈禧地宮和慈安陵地面建築,保管所領導決定將慈禧內棺留到旅遊淡季再清理。圖為1984年打開的慈禧內棺。

1983年12月初,旅遊已進入淡季。保管所領導決定清理慈禧內棺。12月6日,清理小組打開棺蓋後,看到一件黃緞大被把棺內蓋得嚴嚴實實,被上蓋著兩件衣服。很顯然,這是1928年載澤等人重殮時的原狀,55年來一直沒人動過。為穩妥起見,保管所領導決定先蓋上棺蓋,封閉地宮,將此事向上級彙報。1984年1月4日,國家文物局派來了幾名專家,與清東陵文物保管所組成了一個清理慈禧內棺10人小組。

第二天,清理小組依次揭取了被上的兩件衣服,發現了包著慈禧指甲和牙齒的小黃包。當將黃緞卷走後,慈禧的遺骸呈現在眼前,她的臉部及上身用黃綢包裹著,下身穿著褲子,褲子上繡滿了『壽』字,一隻腳上穿著襪子。遺體仰身直臥著,頭微微左偏,右手放在腹部,左臂自然地垂於身體左側,兩眼深陷成洞,腰間紮著一條絲帶。遺體仍是完整一體的,全長153公分。

清理小組用她身底下的如意板將遺體從棺中抬出,放在地宮的地面上。在棺內噴灑了防腐消毒藥液後,又將慈禧的遺體抬入棺內。這是她死後第三次被抬入這口棺中。然後將被、小黃包及兩件衣服完全按原樣、原位置放回。一切都恢復了原狀後,又往棺內噴灑了一遍藥液,蓋上棺蓋,封好棺蓋口,木工們將殘破的外槨修好後,套在了棺外。如今,慈禧的遺體仍完整地躺在棺木內,保留著1928年第二次入殮時的原樣。圖為1984年為慈禧入殮的專家徐廣源。

『老佛爺』慈禧不僅在生前有許多奇特的經歷,而且在她死後還有更令人難以置信的遭遇:慈禧的遺體在長達76年的時間裡,先後三次殮入同一口棺內,遺體至今仍保存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