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約會體驗師 網路女約會師和她的「男友們」

小青和「男友」玩骰子。

工廠、宿舍,兩點一線的打工生活,這是24歲的小青與其他深圳觀瀾富士康員工一樣的枯燥生活。直到今(2015)年8月,小青的生活發生了不一樣的變化———誤打誤撞兼職成為了一名『約會體驗師』。

根據鳳凰科技報導,小青是貴州布依族,高中畢業之後跟兄弟姐妹到珠海打工,開始賣過保險,但由於性格有點內向,不太擅長跟別人說話,後來就放棄了。今年春節後,她來到深圳觀瀾富士康,把自己嵌入流水線上。平日裡穿著白色工服的她,皮膚黝黑,毫不起眼。

8月的一天,她剛從工廠下班,走過串聯起『工作』和『生活』的天橋,碰上一間網路公司在擺攤。誤打誤撞,她加了那家公司推廣的QQ群,打算嘗試該公司口中『約會體驗師』這個工作,就是利用『下班約』這個軟體約人見面,拉用戶推廣軟體、反饋使用建議。

雖然『約不約』是自己決定,但一開始小青很擔心別人的看法,『我老是跟陌生人見面,別人會怎麼想?』經朋友疏導,小青也覺得就是在交朋友,別把事情往壞處想。拋開了心理包袱後,她開始試著約會,小青心想:『如果能「約」出個男朋友也不錯啊。』

小青打開『下班約』社交軟體,按一下醒目的『約』字,找適合的對象發約會邀請。爬山、跑步、打球、遛狗、網咖、吃飯、唱K、酒吧,兩個月下來,小青的下班生活被填滿。當工友還在超市門口蹲著蹭WiFi玩手機的時候,小青總是精心打扮,要麼在約會的路上,要麼在約會。

休息日這天,小青的約會檔期也是滿滿當當。中午泡網咖,男生打遊戲,她就看看劇,有時候也讓男生教她打遊戲。有時她還會在下午約『男友』一起跑步,小青說她喜歡運動。兩人散散步聊聊天,她跑不動了,男生給她喝水,她就抱著柱子喘口氣。傍晚她牽著一隻白花花的大狗,跟當天見的第三位男生穿梭在工廠附近熱鬧的商業街。回到宿舍,室友高高(化名)和美美(化名)聚到她房間來,趁下一個約飯前,化個美美的妝。小青坐在床上,左手端著鏡子。高高把她頭髮綁起來,用粉撲一點一點給小青臉上擦粉。

高高和美美聽說小青做約會體驗師,收益不錯,在小青帶動下,也剛開始兼職。『入行』半個月,作為『小學妹』,她們也有小青剛接觸『約會體驗師』時的困惑。晚上3個人聚在廳裡,分享約會的心得,工作的收獲,也說說心事。

一入夜,生活區熱鬧起來,小青的約會也跟著熱鬧起來。穿上紅色上衣、黑色短裙,配上高跟鞋,小青跟一位男生約了吃飯。晚上9點多,環狀溜冰場包圍的酒吧中,小青單手托著下巴,絢彩燈光映在臉上。夜11點,轉戰KTV。小青、高高、美美三人一起在『下班約』上約人,轉眼間,偌大的K房坐了三十幾號人。

小青的眼線隨著眼睛眨巴,拿起骰盅,端起啤酒,臉上不見絲毫羞澀。爽朗而潔白的牙齒在翹起的嘴角綻開,氣氛一下被帶動起來。手起杯落,小青玩『嗨』了,也拿起麥克風大方唱起歌來。兩個月前,她還是內向的小女孩,約會經常被尷尬充斥著,『畏手畏腳』。『現在跟陌生人第一次出來也不擔心,聊家庭、聊工作,我知道哪些話能帶動對方』。

高高、美美見證著小青的變化,現在她有點『姐姐』的感覺,她說帶我們去哪玩,我們只管跟著,『現在哪兒的酒吧怎麼樣,我們都很清楚了』。

做了『約會體驗師』兩個月,小青帳上的收入也很可觀,拿了近一萬元。賺了月薪的5倍,以前不敢想的旅遊、掃貨,現在都在她欲望清單裡。每天上班看蘋果手機背面圖示的她,也在考慮過年去香港買一台粉紅色的iPhone6S。

『原來走出工廠,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嘗試』。小青目前打算繼續做『約會體驗師』,但會不會放棄富士康,去網路公司當全職地面推廣員?她還不確定。


這一天最後一場約會,地點在廠附近的歌廳,為了安全她會把朋友叫上一起去和對方玩,在煙酒彌漫的K房裡,大家慢慢熟絡起來。


傍晚,小青約上了一個男孩一起遛狗,由於跟狗狗不熟,小青基本都是被狗狗拉著在到處遛,一個多小時後,小青被帶得筋疲力盡。


由於工友變動很大,在小青的出租房裡很難看到居家的感覺,東西隨便往地上堆積著,沒有像樣的桌椅,因為她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誰就不在這,又將去哪裡?


小青和前一個『男友』遛完狗,回到出租屋,室友幫忙化妝,準備去赴約吃飯。


小青和同個廠的男工友約會,走在下班的人群中,他們並沒有格格不入,因為平日裡他們就是工友。


不上班且沒有約會的時候,她們會懶散地躺在床上玩手機或者用手機看電視,沒有太多的交流。


目前,這款旨在搭建工友社交的網路平台人氣很火,工友間多了一個交流的空間。


小青來到了約會的飯店,見到了『男友』,男友看到漂亮的小青,忍不住回頭盯著看,笑不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