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媒:印度在雅魯藏布江建水電站 試圖遏制大陸專案

雅魯藏布江。

印媒稱,2009年夏初,大陸啟動有爭議的雅魯藏布江(印度稱布拉馬普特拉河)藏木水電站的建設工程。大陸剛好用了6年時間設法在西藏自治區的雅魯藏布江拐彎處築起一道重力壩,就在雅魯藏布江經由阿魯納恰爾邦(即西藏南地區)進入印度前。

參考消息網據《印度快報》報導,差不多在大陸啟動這項工程的同一時間,印度開始阿魯納恰爾邦14項水電合同的授予程序。阿魯納恰爾邦大部分處於布拉馬普特拉河下游,對印度來說,大陸藏木水電站工程的意義遠遠超出它是布拉馬普特拉河上的第一座大壩。印度時間緊迫,因為印度必須在布拉馬普特拉河下游建立一個水力發電專案來確立自己的『下游權利』,從而建立有力的討價還價地位來遏制大陸在河流上游修建水力發電專案。

按照優先佔用原則,江河水的第一使用者具有優先權。目前,大陸擁有優先權,而印度在阿魯納恰爾邦的14個水電工程全都停滯不前,尚沒有一個專案開工,且13個專案因缺少環保許可而受阻。唯一沒有了環保障礙的專案又因缺乏資金受阻。

報導稱,雅魯藏布江在西藏境內流經1625公里,然後進入阿魯納恰爾邦,稱作桑朗河。再往下,桑琅河與丹巴曲和洛希特河匯合,稱作布拉馬普特拉河。大陸的築壩行動——是徑流式藏木水電專案的一部分,該專案包括在布拉馬普特拉河上游修建一座510兆瓦的水電站——其實不是秘密。雖然大陸官方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否認知曉有關該專案的任何資訊,但在2010年4月,時任大陸外長楊潔篪正式透露,大陸其實正在雅魯藏布江上修建藏木大壩,但他保證說,這座大壩是個『小工程』,『不會對雅魯藏布江進入印度東北部的下游造成任何影響』。

報導稱,這一保證或許不牢靠,但印度政府的回應,即加快阿魯納恰爾邦水電專案要緩慢得多。例如,在2008年至2010年期間,印度對25個專案進行招標,然後把專案授予多家私人公司。在呈交國家電力管理局(CEA)審批時,這個電力部的最高規劃機構批准了其中的14個專案。隨後,國家水利委員會批准了大部分專案的大壩工程和地震防洪安全性,同時印度地質勘探局通過了地形安全性和建模研究。但儘管從印度的角度看這些專案具有戰略色彩,但所有這些許可還不夠。環保許可耽擱了幾乎所有這些專案,只有一個專案達到財務收尾,卻沒錢了。

報導稱, 實際上,早在這些專案被擱置前,印度兩個國家級專案——印度國家水電公司(NHPC)的下蘇班西里河專案和印度東北電力公司(NEEPCO)的卡門河專案——在十一五計劃期間的2004-05年啟動,將於十二五計劃的初年完成。耗資1200億盧比(約116.88億人民幣)、由印度國家電網公司為這兩個專案修建的一條800千伏、6000兆瓦、高壓直流輸電線路基本建成,但從阿魯納恰爾邦卻得不到電。地方騷動破壞了這些專案,造成這兩個專案也耽擱了。CEA官員說,卡門河專案長期管理不善和存在合同糾紛,而下蘇班西里河專案因阿薩姆邦抗議而受阻。

例如,在今(2015)年3月,在等待丹巴曲盆地環境影響評估研究完成時,環境和森林部林業專家委員會擱置了3097兆瓦的阿魯納恰爾邦埃達林河水電專案。耗資2500億盧比(約243.5億人民幣)的埃達林河專案將是一個徑流式專案,幾乎不需要蓄水。

報導稱,阿魯納恰爾邦水力發電專案令人遺憾的進展狀況迫使該邦首席部長納巴姆•圖基在2013年9月的一次水電工作小組會議上怒火爆發。他強調了對3000兆瓦的丹巴曲水電專案的失望。早在2008年2月,時任總理辛格就為這個號稱全國第一大水電專案奠基,但由於環境部亮起紅燈,該專案寸步難行。

報導稱,從政策角度看,中央政府一直在推動阿魯納恰爾邦政府加快在布拉馬普特拉河上發展水庫調節式水電專案。政府在努力讓該邦為桑琅河、洛希特河和蘇班西里河的每個子流域至少配置一個水庫調解式水電專案。但即使獲得了所有許可,鑑於該邦極度缺乏公路和鐵路這一向工程現場運送設備的前提條件,該邦是否有能力快速執行這些專案也受到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