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光棍合娶老婆」 教授:將撰文回應網友圍攻

10月14日,浙江財經大學經濟與國際貿易學院教授謝作詩運用經濟學分析工具,在自己的博客中發出《「3000萬光棍」是杞人憂天》一文,拋出一系列「駭人聽聞」的觀點。21日被媒體報導後,迅速引爆輿論場。

『收入高的男人會先找到女人,因為出得起高價』;『收入低的男人怎麼辦?一種辦法是幾個人合起來找一個老婆』;『我甚至懷疑,允許同志合法結婚,可能也能緩解3000萬「光棍」問題』……。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浙江財經大學經濟與國際貿易學院教授謝作詩運用經濟學分析工具,10月14日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發出《『3000萬光棍』是杞人憂天》一文,拋出上述一系列『駭人聽聞』的觀點。21日被媒體報導後,迅速引爆輿論場。

『看到網友的評論,我感到悲哀,多數人只會揮舞道德大棒,完全沒有理性思考的能力。』22日,謝作詩告訴記者:『「3000萬光棍」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面對這個現實,要麼放棄既有的道德信條;要麼堅守既有道德信條,讓「光棍」成為社會問題。既然已經出現「光棍」過剩,就應該想辦法解決它,法律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發現,這篇引起軒然大波的文章至今還貼在謝作詩的部落格、微博裡。他表示,對網友的評論,他將撰文回應。

『3000萬光棍』怎麼辦?『市場總要以某種方式出清』

11月11日是網友戲稱的『光棍節』。2013年的這一天,人民網發表文章稱:由於人口性別比例嚴重失調,有專家預測,到2020年大陸娶不上媳婦的光棍將達3000萬~3500萬。

謝作詩的文章說,對此,人們似乎已經看到將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我不否認「3000萬光棍」的事實,但否認一定會出現嚴重的社會問題。』

他說,一切問題本質上都是價格問題、收入問題。而真實的價格是貨幣價格、非貨幣價格的加總,人為能夠控制貨幣價格,但不能控制非貨幣價格。

比如,人為抵壓低火車票價,就會發生排隊購買、擁擠——排隊的時間、擁擠帶來的不舒服也是乘火車的代價,是非貨幣價格——最終,乘車的代價沒有變化;人為拔高最低工資,排隊、託人情找工作就會發生——工作的實際收入要把這些代價扣掉,最終也沒有變化。

『「光棍」的存在只是增加女性的相對稀缺性、提高其價格,絕不意味著兩性市場就不會出清、就會出現剩男。』他說:這樣看,『光棍』及其相關的性問題就成了收入問題。

『收入高的男人會先找到女人,因為出得起高價。』『收入低的男人怎麼辦?一種辦法是幾個人合起來找一個老婆。這不是我異想天開,在偏遠地方就有兄弟幾個合娶一個老婆的,還過得其樂融融。』

『不願意合娶,或法律不允許一妻多夫怎麼辦?那可能真的只能「光棍」了——但不意味著不能獲得性生活。「3000萬光棍」的存在提高了女性的性價格,這會增加供給。』『我甚至懷疑,允許同志合法結婚,可能也能緩解「3000萬光棍」問題。』

文章說:性的問題總要解決,不能合法解決,就會非法解決;不能在陽光下解決,就在黑暗中解決。3000萬光桿是既成的、短期改變不了的事實,而市場總要以某種方式出清,問題只在於以哪種方式出清。

被網友批駁:『人不是數字,也不是你所謂的經濟』

謝作詩今(2015)年49歲,是經濟學博士後,主要研究宏觀經濟學、交易費用經濟學、產業組織理論、教育經濟學。他曾在瀋陽師範大學、遼寧大學任教,2010年起到浙江財經大學工作。

他22日告訴記者,前段時間在網上看到關於『光棍』問題的討論,發現正反兩方都在用道德說話,根本沒講清楚,於是寫了這篇文章,沒想到引起這麼大的反響。

對謝的觀點,北京師範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董藩在微博上表示,『這的確是有爭議的文章,爭議的發生不是源於經濟學觀點的對錯,而是經濟學家遭遇道德維護,大家的思維不在一個軌道上。』

他認為,觀察社會問題有沒有經濟學思維,其結論大不一樣,『社會治理面臨多目標協調的問題,從經濟學的角度,3000萬單身漢的需求問題的確不是大事,婚姻市場肯定有解決的辦法,如跨國婚姻、移民,以及謝教授提到的、大家不認可的方式等。』

不過,這樣的評說為數寥寥,絕大多數網友對謝作詩的觀點進行了猛烈抨擊:『簡直是妄言,你還是教授,這種有違倫理的事你都想得到?』

『合娶老婆?這樣的言論將女性置於何地!為瞭解決社會問題就可以集體不要臉嗎?甚至違背道德、人倫?你的節操何在?』

『人口問題最先關注的應該是人,從經濟學方面談這個問題,角度本身就是錯的。人不是數字,也不是你所謂的經濟。堅持己見沒有錯,但你這個屬於歪理邪說了。』

『看到網友的評論,我感到悲哀,多數人只會揮舞道德大棒,完全沒有理性思考的能力。』謝作詩說,大陸人普遍缺乏經濟學常識,其實,人類的一切關係,本質上都是交易關係——交易並非都體現在貨幣上,所有人與人之間的問題,都可以簡化為經濟學問題。『「3000萬光棍」是無法改變的,面對這個現實,要麼放棄既有的道德信條;要麼堅守道德信條,讓「光棍」成為社會問題。既然已經出現「光棍」過剩,就應該想辦法解決,法律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穩定的家庭是社會穩定的基礎,人口結構失衡、「光棍」找不到對象,社會必然出現問題。「合娶」是個餿主意,因為政策法律、倫理道德都不認可——「光棍」是複雜的社會現象,只用經濟學原理解釋社會問題肯定不合適。』浙江省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楊建華認為。

『知識份子是掌握知識、受人敬重的群體,但術業有專攻,不同的專業有不同的思維角度、分析工具,用本專業的觀點分析其他領域的問題,可能會出偏差,產生令人匪夷所思的看法,甚至引起誤導。一不小心,「專家」變成了「磚家」。』楊建華表示,謝教授發表公共言論時應當謹慎,社會問題有深刻的社會原因,不能單從經濟學角度分析,尤其是還涉及人倫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