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粗茶淡飯 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劉其弈和陳知音在家中合影。

在距離景德鎮市區不到一小時車程的湘湖村山腳,有一間坐落在稻田間的小屋,青年陶藝家劉其弈和陳知音夫婦是這裡的主人。在大多數同齡人都在奔波『房子、車子、票子、孩子』之時,他們卻似乎過著另一種生活。

根據新華網報導, 生於1987年的劉其弈是景德鎮陶瓷學院雕塑專業的一名畢業生,1989年出生的陳知音則畢業於江南大學工業設計專業。2011年,熱愛陶藝、又恰為同鄉的二人在景德鎮相識相戀,組建了陶藝工作室,並在2014年結了婚。此前,劉其弈獨居在湘湖村口的一間半地下室裡進行創作。

婚後,夫妻二人在村中更為僻靜的地方買下了一處舊民居,並自己動手將之進行改造,作為生活和創作的場所。吃的是粗茶淡飯,穿的是棉麻衣服,用的是古樸器物;枕著星光與山風入睡,伴著晨霧和雞鳴醒來——在許多人眼中,劉其弈和陳知音似乎過著隱士般的『非主流』生活,但他們自己並不這樣認為。

『生活在這裡只是為了有一個讓我內心更安定、更隨性的空間,使我能夠更自由地去創作。這並不是為了「反潮流」,更不是為了「製造潮流」。』劉其弈說,他和陳知音僅僅是作出了最符合自己心性的選擇。 『陶器就像是我們的稻穀,這間房子就是我們的田地,我們進行創作,靠作品維持生計,不就相當於農民耕種,以米換油嗎?』比起自由藝術家,劉其弈更樂意將自己和陳知音定義為『做陶的農民』。

這樣的工作雖在時間分配上相對自由,卻並不意味著完全的閒適與鬆弛。一次陶器的燒制,需經過28小時,他們需要熬夜工作,以保證器物出窯時的質量。 『這樣的生活,也不能說就是我們的「理想狀態」。生活的道路是會變的,就像做陶器,充滿著不確定性,你不會知道你即將迎來的會是什麼。』夫妻二人認為,認真從容地過好此刻,便是最好的生活。

(圖片故事)(2)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早晨,陳知音在準備咖啡。

(圖片故事)(3)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陳知音在自己的工作區創作,劉其弈經過,只是看了一眼,便又投入到自己的事情中去了。『有時我們會給對方提些意見,但一般都不打擾對方的創作。』劉其弈說。

(圖片故事)(4)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劉其弈和陳知音在各自的工作區進行創作,互不干擾。『有時我們會給對方提些意見,但一般都不打擾對方的創作。』劉其弈說。

(圖片故事)(5)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陳知音在臥室裡用筆記型電腦工作。劉其弈平時基本不上網,夫婦二人的工作室網站均由陳知音打理。

(圖片故事)(6)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在景德鎮三寶藝術村的一個活動上,劉其弈在向外國藝術家介紹自己燒製的陶器。

(圖片故事)(7)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工作間隙,劉其弈和陳知音坐在客廳休息。

(圖片故事)(8)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這些是劉其弈自己製造的用於燒陶的小柴窯。

(圖片故事)(9)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陳知音在切菜,劉其弈負責生火。他們所使用的土灶是劉其弈親手搭建的。

(圖片故事)(10)我們只是『做陶的農民』
劉其弈和陳知音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