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紅人」催生「網紅經濟」 「網紅」們如何賺錢?

「網路紅人」催生「網紅經濟」。

從2005年到2015年,在大陸的網路世界裡,『網路紅人』在追捧與爭議聲中走過了10年。BBS時代,推手們鍛造了『芙蓉姐姐』的S形;自媒體時代,『網紅』們在『BAT』(指百度、淘寶和騰訊)所代表的各種『帝國』下遊走,打造自己的錐子臉;而現在,在互聯網+時代,『帝國』開始接手『網紅』,孵化無數張『錐子臉』——『網紅經濟』的概念由此而生。

BBS時代的『芙蓉姐姐』

揚子晚報據北京青年報報導,形象,是現在史恆俠要極力在公眾面前維繫的,因為她需要告別曾經的那段歷史,她不希望別人再把她歸為『網路紅人』一脈了。『人們一提「網路紅人」,就是那種什麼靠吸引人眼球啊,很低俗的那種。』史恆俠堅信自己當初的走紅是因為美麗和真誠。2002年,她在北京準備考研的同時還在以教自編健美操謀生。

為了宣傳健美操,她以『芙蓉姐姐』的網名把一些造型照片發到了北大BBS上。這些照片裡便有那經典的造型:長髮披肩,眼神犀利,雙臂抬起,上半身與下半身呈S形姿勢……。

『在我看來,她給人一種戲劇效果。我當時看她就有一種看小品的感覺。她有一種喜劇化的娛樂因素……她不屬於美的,也不屬於醜的,就是一個普通人。』陳墨,10年前,他的一個身分是——『芙蓉姐姐』的網路推手。

『草根』造星

陳墨承認『芙蓉姐姐』當時在高校論壇已經有些名氣,但讓她能夠在社會上走紅,成為『網路紅人』卻是由於背後人為的推動。陳墨說當時『天涯論壇』想找一些話題炒熱,他們透過自身的監控以及網友推薦發現了在高校BBS上活躍並有些『小名』的『芙蓉姐姐』,於是便找到他們幾個版主,希望能夠推廣炒熱這位『芙蓉姐姐』。

陳墨負責拍片子,再找網路寫手寫文章,找其他網站跟進,根據自己在宣傳工作中得來的業緣關係,找傳統媒體的記者進行報導,『這種方式就是用「草根」來炒熱「草根」』。陳墨說。『當時「天涯」正在尋找投資,「芙蓉」成功以後的三個月,「天涯」獲得了500萬美金的投資。』陳墨說這雖然不能完全歸於『芙蓉姐姐』的走紅,但是『芙蓉』所帶來的流量變化,至少是對『天涯』獲得高額投資的一個推動。

推手『洗白』

作為推手,陳墨說他與『芙蓉姐姐』就像導演與演員的關係,而雙方並不是經紀人這種關係。開始的時候,『芙蓉』很『聽話』,但是後來她越來越『獨立』,這種鬆散的合作關係隨著雙方目的的實現也就逐漸結束了。

與其他的網路推手不同的是,陳墨最後選擇了轉型。一方面陳墨不得不承受著來自社會道德層面的壓力,『那時大家是不敢在明面上談論用「網路紅人」掙錢的。社會上人們也不管我們叫「推手」,而叫「幕後黑手」,好像我們做了什麼壞事似的。』

另一方面,透過炒作『芙蓉姐姐』等網路紅人,陳墨看到了更大的商機——為實體企業做網路營銷策劃。陳墨把自己的轉型稱之為『洗白』,而『洗白』的結果就是到現在他創辦的網路營銷公司還好好地活著,而當年選擇繼續做『網紅經紀』生意的『立二拆四』卻鋃鐺入獄,至於另一個曾經推廣過『天仙妹妹』的『老浪』,據陳墨說他的公司也面臨著經營等方面的問題。

『芙蓉』脫紅

在陳墨『洗白』以後,『芙蓉姐姐』在2012年左右突然在網路上消失了,這又引起了人們對她的各種猜測,諸如自殺、生孩子等等。而2014年『芙蓉』重現網路的時候,人們發現她已經變成了另一種樣子:尖下巴,小細腰,穿著也更時尚。

她的朋友說她要把自己塑造成『女神』,她自己則說不要做『網路紅人』,而要以『勵志姐』的形象示人。現在,她在一個老闆的公司裡成立了工作室,忙於走秀,拍微電影。芙蓉姐姐計劃自己將來能夠投身美容美體行業,產品是她自製的養身湯和健美操。她說正是這兩種產品讓她在不用節食的情況下減肥成功,變得更美麗。她還在尋找著願意為健美操投資的商家,而她則以品牌入股:『我的朋友說我的品牌價值至少會是幾個億。』

自媒體時代的『轟叔』

『現在網路紅人的門檻非常低,任何人只要你買幾萬粉絲,賣點東西,你就能成網路紅人。』廖勁鋒說話很快,不住地揮擺著白皙的小手:『「芙蓉姐姐」她們第一撥網路紅人是不會自我經營的,而我們屬於「自媒體」,有自己的傳播力。』廖勁鋒,網名『轟叔』,雖然去(2014)年剛從中國傳媒大學本科畢業,但現在已經是一位在微博上擁有百萬名粉絲的『成長型』網路紅人了。

賣烤白薯給『好看的人』

把一個被稱為純天然的、無農害的白薯,放進電烤箱烤熟,然後放進一個精緻的紙盒子裡……這就是『轟你來』烤白薯:一種定價高於普通烤白薯數倍,並且『賣給好看的人』吃的烤白薯。這就是『轟叔』想『引流』粉絲進行消費的一個專案。『我當時想創業,烤白薯成本又低。』『轟叔』說,『我是想往減脂、塑身方向走,「烤白薯」很逗樂嘛,是一個「哏」,投資人會覺得很有意思,便會拿出錢來做。』據『轟叔』說投資者是一個朋友的朋友。

經過幾番努力,現在,市面上的『轟你來』烤白薯都已經找不到了——經歷了半年後,『轟叔』不賣了,原因是他的『烤白薯』遭到了前員工的曝光。對此『轟叔』也發文稱其污蔑並逐一進行了反駁。『我是要把這個紅薯做成一個「哏」,之後再進階做「代餐」,但現在……被「咬掉」的東西,我還留著它幹嗎?』

『帝國』下紅人尋找規劃

『轟叔』說:『我們也是受「BAT(指百度、淘寶和騰訊)經濟」影響。馬雲他們真的是像帝國一樣,而我們則是在他們下面遊走,尋找自己的規劃……』

網路營銷專家肖震曾經撰文寫道:『這些所謂的「網路思維」代言人,就像坐在汽車副駕位置上的孩子,擺出一副開車的架勢,以為自己掌控著汽車的方向。但無論是汽車還是道路,其實都不在他們的掌控之內。』帝國之下遊走的『轟叔』是否掌控了方向,沒有人能夠確定;但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是,『帝國』開始抱團掌控『網紅們』的方向了。2015年的8月底下旬,『淘寶』首次提出了『網紅經濟』的概念,並提出掙錢的新思路:利用淘寶,建立網紅孵化器,培養網紅,增加粉絲流量,促進網店銷售。

電商成功孵化『網紅』

以自身的名氣開網店掙錢,『轟叔』把這樣的『網紅』稱為『低階』網紅。但是據『淘寶』稱,目前淘寶平檯上已經有超過1000家網紅店鋪。『優依』,一位淘寶平台上的『網紅』:她利用網紅身分開網上服裝店才半年。但現在,這位『低階網紅』每個月的『流水』也有幾十萬元人民幣。

她說去年,有一家專門做淘寶運營的『電商』找到她想與她合作,對方提供前期費用,幫她提供文件、根據版樣實現成衣、供貨、發貨等,『優依』主要負責拍照、修圖、選款、下單就可以了。『優依』並不懂粉絲經濟,但是合作的電商會給他關於如何『拉粉』的建議,例如告訴她如何與粉絲溝通。

事實上,現在在淘寶上,這種『紅人』與『孵化器』的合作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據一篇名為《網紅經濟學:再造1000個ZARA》的文章報導,一家孵化器公司可以為一個新晉紅人提供30餘人的幕後團隊,十餘人為她全職服務。文章轉述了一位網紅孵化器公司負責人的觀點:觀眾更願意看到周星馳在電影裡的樣子,『我們做紅人店鋪也一樣,觀眾需要一個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