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秒破網咖系統的14歲少年 加3百駭客群自學

秒破網吧系統的14歲少年。

相較於現實生活中的害羞靦腆,小浩更加習慣隱藏於網路中。隔著千千萬萬條網線,電腦這一端坐著的是14歲的少年。和千千萬萬個電腦愛好者相同,小浩喜歡遊戲,習慣瀏覽網頁,和朋友用QQ聊天。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和千千萬萬個電腦愛好者不同,小浩習慣於入侵網站,自學了Java和易語言,在350個駭客群中遊刃有餘。成都人小浩是少年駭客,和網上被稱為『最小駭客』的汪正揚同齡,只有14歲。

警方提示:駭客分白帽黑帽 提高警惕防入侵

事實上,如今的駭客泛指擅長IT技術的人群、電腦科學家,很多駭客友情監測網路站點,主動幫忙找出網頁漏洞。這部分駭客跟竊取個人資訊而獲得非法所得的駭客有本質差別。也是因為如此,駭客逐漸區分為白帽(從事安全防禦)、黑帽(從事攻擊)等。

對此警方提示,從事攻擊的黑帽駭客手段再高明,主要是藉助一些『不良』路徑,如在二維碼等網上傳播媒介植入木馬病毒,使被害人電腦中毒,進一步實施網路犯罪,只要大家瞭解並關閉『不良路徑』,就能有效防止駭客入侵。

少年說:一年前自學駭客技術 網上自稱『20歲』

『相較於現實中,網路上我會覺得更自在,也更遊刃有餘。』25日下午,小浩告訴記者,前一晚熬夜到凌晨,25日下午2點才起床。從學校步行走上10分鐘是一個商業街,走到一處拌飯店,下午3點鐘,記者和小浩、小果一起吃上了這頓他口中的『早飯』。

少年駭客小浩在網路上小有名氣,從來不會透露自己只有14歲,『我都說我20歲。』小浩說,第一次瞭解電腦是6歲時。『我哥帶著我,指著電腦說,這個是電腦,可以打遊戲。』之後,小浩開始慢慢接觸電腦。一年前接觸駭客技術,『那時有幾個朋友教了一下,我就自己摸索了。』當然,他也遇到過一些難題。『有一次要破解一個外地網站,但網站方安裝了一種叫「安全狗」的軟體,可以遮罩網站後台敏感詞。我要在網站上傳一個東西,被「安全狗」追著「咬」(追蹤),折騰了四五個小時。』

也是透過一次次相關技能的學習,讓小浩的英文水準明顯提高。『像是我想要學習一種名為brup的軟體,頁面是全英文的,只能透過翻譯軟體看大概意思。』小浩說現在已經可以看美劇不需要中文字幕就能聽懂。

少年行:有10個QQ號 加入多達350個駭客群

在去(2014)年的中國互聯網安全大會上,被稱為『最小駭客』的清華大學附中初二學生汪正揚成為網路紅人——這個曾發現上百家網站漏洞的少年,與小浩同齡。『汪正揚很厲害,傳聞他8歲就開始學這些了,我技術不如他。』小浩直言。

小浩稱,他打定主意明(2016)年要去北京(參加互聯網安全大會)。『就算是上課,我請假也要去!其實也是技術交流,大家互相瞭解,聽說有個美女駭客,只用一部手機就控制了一部無人機!』小浩說,駭客大多都是男性,年齡大都在20~40歲,美女駭客在業內一下子就傳開了。在駭客界,主要做的工作包括入侵網站、電腦、遠端控制、木馬傳入等。小浩更擅長第一種入侵網站。一年以來,也有幾家小公司找過他,『今年廣州一家網路公司找過我,開出月薪1.8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但學歷要大學本科,後來就黃了。』

『在駭客圈內,之所以要入侵一個網站,原因之一是為了出名。』小浩說,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就可以出名。『我現在只能說在小圈子裡有名氣,但絕對不是人人都認識我。』在駭客圈內,經常會出現PK挑戰賽。駭客之間互相發送一個網站鏈結,看對方能不能入侵,看對方花多少時間入侵。『(基本上)不存在銅牆鐵壁的網站,一般都有漏洞,你自己看自己做的網站會覺得很完美,其他人看就不見得。』小浩也承認,有時候入侵網站,僅僅是想看自己技術能不能這樣做,沒有惡意。現在的小浩擁有10個QQ號,縱橫於3個瀏覽器之間,關於駭客的QQ群有350餘個。

父母教:『家人都反對,提醒我這是犯法的』

小浩做的事,父母也清楚。『家裡人都很反對,沒一個支持,他們一直在提醒我這是犯法的。』小浩認為自己『可以把握好尺度。』對於未來,小浩態度堅決:『我想去美國。』他去年向父母提議想去美國讀書,為此也開始漸漸交一些國外朋友,『我還希望去美國見見那些匿名者,就是真正的駭客大牛們。』

談起去美國的錢,小浩脫口而出:『主要是我姐,我自己肯定不行啊!』今年小浩告訴媽媽要配一台台式電腦,所有配置自己設計,14歲的小浩帶上紙條,母親帶上錢,6000塊錢的台式電腦搬回家。談起未來,小浩也希望可以做網路技術方面的工作。

隔著千萬根網線,網路上的小浩是神秘的駭客。現在的小浩,身邊有兩個同學跟著學技術,小果是其中之一,小果眼中小浩『很牛,從一開始看他逛的後台就知道很厲害。』現實生活中,很多事小浩都會詢問同寢室小果的意見,眼睛望著他,等到對方給答覆後再做出決定,畢竟只有1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