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水300天 南水北調解了北方多少「渴」?

南水北調解了北方多少「渴」?

『想想真的有點不可思議。』受益於南水北調工程,北京市民劉女士 『擰開家中的水龍頭,流出的卻是千里之外的長江水。』如今像這樣南北『共飲一江水』的情況已經持續近一年了。

根據科技日報報導,為緩解北方嚴重缺水狀況,南水北調工程於2002年開建。主要從鄂豫交界的丹江口水庫引水,經河南、河北,基本自流至北京,全長1276公里。自中線工程2014年12月27日正式通水以來,到今(2015)年10月22日,工程通水已經整整300天了。300個日夜,涓涓細流,雖潤物無聲,但潛移默化,終滴水穿石。

南方的水解了多少北方的渴?

打開大陸水資源分布圖,這樣的不等式讓人糾結:長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區,水資源量占到大陸全國的80%以上;而黃淮海流域,人口、經濟總量占到大陸全國的35%,水資源量僅占7.2%。然而自南水北調中線通水後,不等式兩端漸漸日趨平衡。

據南水北調辦透露,南水入京總量達到6.67億立方公尺,相當於330多個昆明湖的水量,其中有4.53億立方公尺流入水廠,這意味著南水近七成被『喝掉』。目前,北京市共7座水廠接納南水。其中,郭公莊水廠、309水廠全部使用南水,田村山與第三水廠使用南水比例達一半以上,最大限度實現了『喝』的用水目標。目前除延慶外,北京所有區縣的市民都用上了南水,有超過1100萬北京市民每天飲用。

南水極大地緩解了北京市城區的供水壓力。今年夏季供水高峰期間,雖然城區日供水量持續高位運行,連續一周都高於300萬立方公尺,但供水始終平穩。

隨著南水進京,北京市地下水開採量和密雲水庫的出庫量也隨之減少。據統計,今年年初至今,密雲水庫出庫量比去(2014)年同期減少了3.02億立方公尺。今年7月,全市885個地下水位監測點資料顯示,隨著南水北調中線水進京後持續發揮作用,北京市地下水埋深回升了15公分,地下水水位出現了16年來的首次回升,整體地下水儲量增加了8000多萬立方公尺。

河南省也是南水北調的受益省份之一。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共向河南省輸水6.72億立方公尺,讓河南告別了半夜接水的歷史,全省受益人口達1300萬。去年夏季大旱,河南平頂山市遭遇嚴重旱情,唯一『水缸』白龜山水庫見底,百萬人口陷入缺水困局,關鍵時刻,正在充水試驗的南水北調中線應急調水,丹江水400裡馳援,解了平頂山市的燃眉之急。如今,平頂山已從中線工程受水5100多萬立方公尺,雙水源讓城市擺脫了缺水陰影。

此外,再加上供天津的3.11億立方公尺,供河北的0.77億立方公尺。截至目前,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全線供水已超過17億立方公尺,惠及沿線京津冀豫人口約3400萬。大陸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主任鄂竟平說,中線,將使受水區城市生活供水保證率達到95%以上,工業供水保證率達90%以上。東線,將給沿線城市增加供水22億立方公尺,增加灌溉面積3000多萬畝。這一連串的數字無不顯示出南水北調的確是名副其實的解渴北方的『輸水線』。

趟過上千公里路水質如何保證?

供3400萬人口引用的水,趟過1432公里的『路』,水質如何保證呢?位於北京房山區大寧村北側的大寧調壓池承擔著南水引流的重任,對水質的檢測極為嚴格。調壓池中設置了水質自動監測站點,對水溫、電導率、溶解氧、濁度和pH值五項常規參數進行監測,每小時都要向水質中心傳輸一次資料。通水至今,共收集資料12.12萬個。除自動監測站外,調壓池還設置了3個實驗室監測站點,每週都要對水質進行取樣檢測,總共監測109項指標,已收集資料6362條。監測資料顯示,進京江水的水質全部滿足地表水Ⅱ類以上標準,符合飲用水標準。

在南水北調工程建設之初,就明確提出『先治汙後通水,先環保後用水』,鄂竟平說,確保水質安全,這是一條調水底線。為確保中線源頭水質,大陸國務院實施了《丹江口庫區及上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兩個五年規劃,累計安排190億元,將水源區43個縣全部納入規劃,使污水處理廠實現全覆蓋。同時,大陸國務院六部門建立起協調機制,將源頭水質列入地方考核。

湖北丹江口市,地處核心水源區,關停『五小』企業100多家,關閉污染源120處,砍掉有污染的大小專案120多個。所有新上專案,一律先過環保關。

河南淅川縣,渠首所在地,10年關停污染企業350家,否決大型專案40多個,取締4萬餘箱網箱養殖。初步統計,中線水源區河南、湖北、陝西各地累計關停污染企業1000多家。

不僅是源頭,沿線各地也嚴格環保先行。河南省南水北調辦副主任劉正才說,在總幹渠兩側3000平方公里的水源保護區,僅2013年,全省就有200多家企業被拒之門外。

不僅在中線,東線的江蘇重拳減排,『十一五』以來累計關停沿線化工企業800多家。山東在大陸全國率先實施嚴於國標的地方性標準,取消行業污染排放特權。

壯士斷腕換來的是渠清如許。南水北調中線建管局河南分局副局長王江濤說,中線工程向四省市輸送的南水,絕大部分指標都是I類水,極少數指標為Ⅱ類水,總體為Ⅱ類水,即可以直接飲用。目前,南水輸水線路上的地表水接受36項指標檢測,未來將發展到109項指標全覆蓋。

南水來了北方用水就能『任性』?

南水來了,今後北方地區是否就可以『不差水』的敞開了用呢?『不節水,調多少水都不夠用。』2014年初出臺的《南水北調工程供水管理條例》明確提出節水優先是受水區的用水前提,建立合理的水價機制、地下水超採治理等,一系列高效用水措施在制度層面有序推進。

北京市不僅把南水『喝』下去,而且還將富餘的南水『存』起來,保障首都供水安全。大寧調壓池旁的大寧水庫原本用於汛期洩洪,如今也承擔起了存蓄南水的任務。截至目前,北京市共透過大寧調蓄水庫、懷柔水庫等存蓄南水0.68億立方公尺,占進京總水量的10%。北京市南水北調辦主任孫國升說,北京中心城區供水安全保障系數從原來的不足1提高到了1.2,向發達國家1.3至1.4的水準靠近。

天津市水務局水資源處處長閆學軍說,即便來了南水也還要節水。天津精打細算水帳,把水細分為5種:地表水、地下水、外調水、再生水和淡化海水,11次調整水價,實現了差別定價、優水優用。節水倒逼結構調整,天津高新技術產業比重達到31%以上,萬元GDP用水量降低81%。

農業大省河南,南水北調水將占城市供水的一半以上。『確保城市用水,返還擠占的農業用水,這意味著1600萬畝旱地小麥,今後產量更有保障。』劉正才說。據測算,到2030年河南全省缺水49.7億立方公尺,根本出路還是農業節水,由『第一用水大戶』向『第一節水大戶』轉變。

飽受地下水漏斗區困擾的河北衡水,深感水的不易,『水權就是發展權。』衡水市水務局負責人說,有了地表水,才能嚴控地下水,高效用好調來的3億方長江水,衡水有望4年擺脫地下水超採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