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95後萌妹子創作「豆芽花」 風靡大陸全國 

95後萌妹子創作「豆芽花」風靡全國。

小豆芽、小葉子……今(2015)年8月份以來,一股頭上戴豆芽花的潮流突然席捲成都,火遍大陸全國不說,後來還『驚動』了世界,登上英國《每日郵報》等外媒頭條,5元錢(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一個的零售價格,也讓浙江等地的小商品批發商賺得盆滿缽滿。

根據成都商報報導,不過,這股豆芽花潮流起源於哪裡?26日,記者從微信團隊證實,線下火爆的『豆芽花』潮流,原型其實來自線上一款『長草顏』表情,一位95後女孩於2013年創作它,僅僅在微信中,它現在每天的發送量都超過了1000萬次,而原創者也在火了之後做起動漫衍生品的生意。

萌草進化史

『豆芽花』創意的原創者是一位95後萌妹子,兩年前創作了它的原型——『長草顏』表情。第一階段:以頭像為主,以顏文字為主體,加上白團子畫了一組頭像,在網路上引起了廣泛的流傳。

第二階段:變裝系列。長草顏文字扮演了不同的經典動漫形象,演繹出了長草顏文字獨有的萌。第三階段:神經病系列。作者嘗試了5頭身,營造出萌中帶賤的番外性格。

第四階段:現在二頭身的樣子。主性格是萌,偶爾犯起賤來也是萌賤萌賤的。作者認為萌作為一種亞洲主流文化,更容易讓大家接受和喜歡。

現象:豆芽花成都流行 風靡全國

今年8月以來,無論是在錦里、寬窄巷子、還是在春熙路大街上,隨處可見有人頭頂著各種各樣的小植物,豆芽花、四葉草、蘑菇、太陽花、荷葉、竹子……彷彿一夜之間,男女老少的頭上都長滿了小花小草。

不僅是成都,北京、廈門、蘇州……越來越多的普通市民甚至明星,都捲入到這股『賣萌』熱潮中,這股潮流甚至引起了外媒的關注。英國《每日郵報》就報導稱,『豆芽花髮夾風靡成都的大街小巷,最初,這種髮夾只出現在成都的旅遊景點,之後流傳到其他地方。』

此事後來還登上8月28日的日本網路排行榜頭條,轉發量過萬。而直到今天,在成都的各個旅遊景點,這種潮流仍然在火熱延續。有網友戲稱,『古時候插草賣人,現在戴草賣萌。』無論其中含義如何,這款自成都流行起的豆芽花髮夾是徹底地火了,賺足了眼球,也讓商家賺鼓了腰包。

商家:批發價0.3元 零售價漲10餘倍

春熙路上賣豆芽花髮夾的攤販不少,『5元錢一個,10元錢3個。』據幾位商販向記者報出的行情,平均每天能賣六七十個,一天收入約兩三百元。街頭攤販銷售的豆芽花基本都從電商網站上進貨,據記者在淘寶網上搜索,包括浙江金華、義烏、成都等地的不少商家都在做豆芽花的批發生意,近一兩個月以來,各商家的髮夾銷售都很不錯。在一家浙江金華的店鋪內,豆芽花0.85元一個,一天銷量達數千個。一位義烏的批發商張先生說道,批發規格為100個一包,每個0.4元,如果批發量達到5000個以上,價格可以優惠至0.3元一個。

如此,就算以中間批發價0.5元/個計算,一走上街頭,一個豆芽花的價格就漲了10倍。成都市民羅先生還告訴記者,他的女兒正讀小學五年級,豆芽花火了以後,女兒就和同學去公園體驗生活,銷售豆芽花,貨源也是他們家長在網上批發的。

尋源:95後妹子兩年前創作了它

『豆芽花』無疑是火了,但這股潮流究竟起源於哪裡?近日,記者從騰訊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瞭解到,7月29日,一款名叫『長草顏』的表情正式上線微信表情商店,首月下載量超過3千萬,被累計發送5億次。據微信團隊相關負責人表示,『頭上長草』在成都最早是八九月開始流行,從時間先後上看,線上表情帶動了線下潮流。從原創上看,早在2013年這款表情開始了創作,也是『豆芽花』真正的最初『起源』。

和『豆芽花』傳達的『萌文化』一樣,『長草顏』表情的原創者也是一位萌妹子,網名『毛腿』,今年20歲,就讀於山東藝術學院,而她同時也是一位很早便接觸微博的網路紅人,擁有67萬微博粉絲。近日,『毛腿』透過郵件向記者介紹了創作『長草顏』表情的歷程。

據『毛腿』說,她是從2013年起開始獨自創作『長草顏』形象,該形象的標誌就是在頭上長一根小草,其實寓意了成長,加上圓滾滾的『白團子』,該形象一經推出,就深受網友喜愛。今年7月29日,各式各樣的『長草顏』表情進入微信商店,首日下載量便超過500萬,『真的被嚇到了』。

她說,現在她的團隊已經增加到5個人,自己仍是主創。團隊仍在不斷對表情進行開發,給表情穿上不同的衣服,創造不同的故事。她認為,自己長期泡網培養出的『網感』,可能是創作出的表情受歡迎的原因,『網感好才能知道流行什麼,甚至預測未來可能流行什麼。』在未來規劃上,她希望能把『長草顏』形象打造為國內『萌文化』的代表,甚至創造更多可能。

一朵『豆芽花』的經濟學

義烏批發0.3元/個,店鋪轉手0.85元/個,小販兜售5元/個,一朵『豆芽花』幾經轉手零售價漲價逾10倍。而『豆芽花』最初起源——『長草顏』微信表情上線首日下載量便超500萬,蘊含的潛在商業價值無法估量。

萌文化的生意經 衍生品賣得火 月銷數千件

和街頭攤販販賣豆芽花不同,『長草顏』形象為創作者帶來的則是更多動漫衍生品收入。據記者瞭解,現在,『毛腿』銷售『長草顏』衍生品的一家淘寶店鋪已經做到了兩藍鑽,擁有5.3萬顧客粉絲,店鋪內上架的24件寶貝,絕大多數都是印有長草顏形象的公仔、掛飾和小貼紙,頗受眾多年輕人的喜愛。

據該店的交易記錄顯示,一款售價49元的周邊空調小毛毯,月銷量1825件;一款售價26.5元的周邊零錢袋,月銷量781件;而一張售價9.8元的周邊手機貼紙月銷量也達353件,和淘寶上其他類似產品相比,描繪了動漫形象的『長草顏』衍生品明顯溢價更高,也顯得更受年輕人歡迎。不少買家評論稱,『萌萌噠,希望你能一直畫下去。』

騰訊微信團隊並未公布這款表情為創作者帶來的具體收益金額,但認為,微信表情的上線為形象帶來了巨大的傳播效益,可以讓一個已創作2年的形象,在短短兩個月內便形成社交傳播上的引爆點,『儘管表情給形象帶來的直接經濟效益不明顯,但表情帶來的流量為以後的變現帶來了無限的潛能。』這款『長草顏』表情是整個8月大陸全國網友最喜歡的一款表情,其每天的發送量也要超過1000萬次。

新名詞 萌經濟

就是透過萌系列產品而催生的經濟行為,廠商為促進銷售印刷卡通形象,吸引消費者購買。由『賣萌』變賣『萌』,儘管業界尚未對『萌經濟』有明確定義,但並不妨礙『萌經濟』雨後春筍般出現。其實不過是一種基於滿足消費者情感訴求的全新營銷模式,再借新媒體之力立體傳播,形成一種新的經濟業態。

透視眼
『賣萌』變賣『萌』 萌經濟何以走俏?
李光鬥 著名品牌戰略專家

現在年輕人的主力80後和90後們,作為大陸獨生子女率最高的群體從小被家裡六七個大人呵護著成長,已近三十而立之年卻仍然嘴裡唱著『不想長大』,拒絕走出父母的翅膀,整個社會『斷乳期』過長。大陸社會進入了一個人人扮可愛求呵護,人人賣萌的時代。

『萌』原意為『植物發芽』,『事物的發生』。現在人們日常用語裡所說的『萌』通常是指事物非常可愛,『萌』字這一意義起源於日系漫畫,隨之衍生而來的『賣萌』被用來指扮可愛。

萌文化最初出現的時候流行於喜歡玩遊戲看動漫的90後身上。發展至今不過短短數年過去,萌作為一種社會文化衍生開來,大陸社會已經進入了一個全民賣萌的時代。2013-2015年火了三季的電視親子節目《爸爸去哪兒》中,眾多萌娃可謂是萌化了眾多觀眾的心;年逾古稀的北大考古學教授在餐桌上用雞骨頭擺放的人體骨骼架構也曾在網路上紅極一時,眾多網友紛紛大呼『這個教授爺爺真是萌萌噠』。

隨著萌文化的發展,商家的賣萌也玩出了更多的新花樣,『賣萌』營銷正在漸漸地向著賣『萌』營銷所發展。賣萌的意義不再局限於扮可愛,而是推動了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小到超市大媽賣的龍貓柚子、穿內褲的水蜜桃,大到世界上最大的鴨子『大黃鴨』,這些產品無不賣的是萌物。

《爸爸去哪兒》賣的萌則是童真、是回憶、是明星們不為人知的一面。僅僅是這麼一檔成本不高的電視節目卻拉動了親子裝、旅遊、廣告、相關節目等等一系列相關產業的發展,為社會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

賣萌無罪。賣萌經濟已成為社會經濟發展的大潮流之一,只要能抓住用戶的心思把握住用戶的需求,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新一代的武林『萌』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