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上廣是傳說 5年來上海流入人口500萬

最近五年的一二線城市人口流入情況。

6年前的2009年,一場世界金融風暴襲來,東莞的出口加工製造業深受重傷,隨後掀起了一場波瀾壯闊的產業轉移浪潮。與之相伴的,是農民工們回鄉就業的新聞,不斷出現在網路上。那個傳說中的世界工廠,就此衰落了嗎?

根據觀察者網報導,調查資料告訴我們,在過去幾年,東莞流入人口200萬,比內陸任何一個城市增加的人口都要多,東莞的製鞋服裝廠搬走了,旁邊深圳不堪高地價壓力的高端製造業又搬過來了,比如華為和大疆創新的新生產基地,都聚集在東莞松山湖周邊,這裡離深圳市中心的高速公路也不過大半個小時的車程,往來交流相當方便。而深圳白領到東莞置業,正在和二十年前的香港人到深圳買房一樣,成為新的流行趨勢。

以下是最近五年的一二線城市人口流入情況:

逃離北上廣是傳說:5年來上海流入人口500萬

如果和大陸人口密度圖結合,就是以下這個分布:

逃離北上廣是傳說:5年來上海流入人口500萬

人口流入呈現三個規律:
第一,高度集中在三大都市圈

人口流入超過100萬的13個城市,三大都市圈就占了8個,長三角有滬蘇,珠三角有廣深莞佛,渤海灣有京津。 長三角上海+蘇州+杭州+南京+寧波+無錫+常州=流入863萬人。

珠三角廣州+深圳+東莞+佛山=流入796萬人。渤海灣北京+天津=流入684萬人。

流入速度非常兇猛,以這個速度,2020年左右,上海就將擁有3000萬人口,北京也將突破2500萬人口,天津將擁有1800萬人口,廣州和深圳將分別突破1500萬和1300萬人口。

長三角7大城市將合計擁有8000萬人口,珠三角4大城市將合計擁有4800萬人口,京津合計將擁有4300萬人口。放在全世界來說,這三大都市圈所擁有的人口數量都將是進入前三名的。

第二,非都市圈人口,流入集中在五大樞紐城市

流入人口超過100萬的城市中,只有鄭州、成都、重慶、廈門、武漢五大城市不在三大都市圈。其中的成都、重慶、武漢,這三大城市是近年來GDP快速增長的明星城市,分佈在長江中上游的樞紐位置,既是國家規劃中成渝都市圈、長江中游城市群的核心,又得益於近年來沿海產業轉移的東風,出現在榜單上一點都不意外。

意外的是鄭州和廈門。鄭州的GDP不高,經濟水準並不矚目,但是其周邊巨大的農業人口數量,和作為省會城市、鐵路交通中心所擁有的得天獨厚優勢,使其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五年時間裡,這座城市吸引了185萬人口流入,以這個速度,五年之後就將追上武漢,成為中部第一大城市。

鄭州近幾年比較引人關注的,一個是吸引了富士康落戶,光這個工廠招聘的工人就超過了30萬,二是李博士發起的鄭東新區建設,大手筆的一揮,就劃了100平方公里的建成區,早年間曾經是著名的鬼城,不過現在的入住率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發展前景還是不錯的說。

另一個是廈門。在一片巨無霸城市中,廈門只能算是袖珍級的。不過近年來,福建經濟發展的不錯,得益於最高層的親切關懷,引入了一大堆石油化工廠,湄洲灣和古雷半島現在都已經是大陸國內排名前列的石化煉油基地了。經濟吃了偉哥,自然能夠吸引大量人口流入,五年時間廈門人口增長了50%,速度也真可謂驚人。

與人口迅猛流入相伴的,就是近幾年來廈門房價的節節攀高了。資料顯示,廈門2011年房價只有1.3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2015年中已經去到了2.7萬元的水準,足足翻了一倍。

第三,其他二三線城市,人口流入速度緩慢,甚至停滯

35個主要城市合計流入3778萬人,其中前13個大城市就流入了2832萬人,後面的22個二線城市,則只流入了946萬人,相當於總數的25%。事實上,這22個二線城市,基本上都是各省的省會,或者經濟中心,那麼可以想像,省會以下的三四線城鎮,人口的停滯或者流失將不可避免。

我們算一下,2009年大陸人口133174萬人,2014年人口136782萬人,累計增長了3608萬人。以上35個一二線城市合計流入人口3778萬人,超過了大陸的人口增長數。換言之,在這五年間,三線及以下的城市已經進入人口萎縮階段。並且進一步觀察二線城市中排名最後的,長春、哈爾濱都是屬於東北,這完全符合我們的常識。

資源價格暴跌,東北經濟塌陷,人口大規模流失,幾乎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嗯,怎麼辦呢?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是逃離吧,找一個更有生機活力的地方去安家。

那麼,是否是人口越多的大城市越適合安家呢?並不完全如此。35個一二線城市中,流入緩慢的有人口千萬級的石家莊和哈爾濱,流入快速的也有中等規模的東莞、佛山、廈門。但是,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從都市圈的角度而言,確實是人口越多的大『城市』,越適合生活。

因為在這三大都市圈裡,城市與城市之間緊密聯繫在一起,互相疊加,專業化分工協作,經濟效率更高,工作機會也會相應的變得更多。一個城市總是存在缺陷的,但是一個都市圈,綜合了以下所有這些功能,基本上就是無敵了。

金融:北京的銀行總部和新三板,上海的證交所,深圳的創業板和香港的金融中心。從經濟聯繫的角度而言,香港和澳門在珠三角發揮著巨大的影響力,沒有人能夠忽略。每次證監會暫停A股的IPO,大堆的民營企業們就會蜂擁去香港上市,由此可見一斑。

科技:北京的中關村,上海的張江與杭州的阿里,深圳的南山,基本上聚集了大陸的所有科技巨頭。

交通:北京、上海、廣州,是三大航空公司的總部,也是三大鐵路樞紐。

物流:天津、上海、寧波、深圳、香港、廣州,都是全球排名前列的港口。

媒體:北京的央視和互聯網媒體,杭州、南京、上海的三大衛視,深圳QQ和廣州微信的朋友圈公眾號,已經牢牢控制了我們的眼睛。

文化:北京的先鋒話劇、音樂演出、電影,上海杭州橫店的古裝偶像劇,廣州深圳的動漫,香港的電影和流行樂。

教育:北京的清華北大,上海的復旦上交,杭州浙大南京南大,廣州中大華工,香港港大科大。香港的教育資源與深圳的科技創新活動聯繫越來越緊密,無人機行業龍頭大疆的創始人來自香港科大,就是一個例子。

政治:北京的中央政府,上海的總書記墊腳石,珠三角的五花八門特區地位。

專業服務:各種會計師事務所、律師所、管理諮詢公司、設計、策劃、廣告、媒體傳播公司都聚集在這裡。另一方面,覆蓋越來越密集完善的軌道交通,也將會讓我們的城市變得更舒適便利。

京津都會圈

根據政府的規劃,到2020年,北京地鐵將擁有30條線路,總長1050公里;天津將有14條線路,總長513公里。兩地軌道交通連接起來將有1563公里。

滬寧杭都會圈

2020年,上海將擁有21條線路,總里程800公里;杭州10條線路,375公里;南京9條線路,300公里;蘇州7條線路,282公里;無錫4條線路,105公里;常州4條線路,132公里;寧波5條線路,173公里。七大城市合計2167公里。

廣深都會圈

2020年,廣州將擁有15條線路,總里程558公里;深圳11條線路,434公里;東莞4條線路,218公里;佛山3條線路,155公里。4大城市合計1365公里。

五大樞紐城市

成都,2020年將擁有13條地鐵線路,總里程500公里;重慶,18條線路,820公里;武漢,17條線路,400公里;鄭州,5條線路,167公里;廈門,4條線路,137公里。5大城市合計2024公里。

根據公開資料,大陸目前在修建地鐵的城市有39個,運營里程2764公里,至2020年規劃修建地鐵7300公里,合計將擁有10064公里的地鐵里程。而三大都市圈+五大樞紐城市合計擁有的地鐵里程數將達到7119公里,占全國總里程數的70%。

地鐵只是一個側面,在將來,包括教育、文化演出、休閒娛樂、醫療……各種各樣的專業服務和資源都將向這三大都市圈+五大樞紐城市集中。工作在都會圈核心,安家在城市郊區房價較低而又有地鐵可以通達的地方,週末透過軌道交通出行娛樂,慢慢的將會成為大部分大陸人的生活方式。

到2020年,生活在3大都市圈+五大樞紐城市的大陸人將達到2.5億,到2050年,生活在這些地方的人口將達到5億,而那時候,人口經歷萎縮之後的大陸,或許將只有10億人。相對應的,生活在三線及以下中小城鎮和農村的人口,將會從目前的11億,緩慢下降到2050年的5億人左右。

生活在這些地方,你將不得不面對以下情景:

1,農村裡的老人去世以後,超過一半的農村將再無人煙,水土恢復,重新成為野生動物的天地。
2,學校合併,你的孩子將要到更遠的地方上學。
3,人口減少,消費市場萎縮,開個小餐館、小商店的生意額都將日漸零丁。
4,房價也將不可避免的下跌,你的財富與大都市圈的同齡人差距越來越大。
5,小城鎮被撤並,當公務員的名額也要減少。
6,娛樂還是日復一日的打麻將,最終你還是將忍無可忍的選擇逃離。

逃離農村,逃離小城鎮,湧入大都會圈中安家樂戶,你並不孤獨。即使只是在大都會邊緣的小城鎮裡,你也能獲得更優質的生活質量。凡事用資料說話最可靠,看來所謂的逃離北上廣,只是一個傳說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