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 /網傳世界地圖嚴重失真 引網友大呼被騙

「通行版」世界地圖採用麥卡托投影方式繪製,被指變形嚴重。

近日,一篇名為《俄羅斯沒有那麼大,歐洲真的超小,我們看到的地圖一直都錯得離譜》的文章在網路上廣泛傳播。文章稱,我們通常看到的世界地圖嚴重失真,並將外國某網站製作的修正地圖與目前版本的世界地圖進行對比。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很多網友看完大呼:『原來我們被騙了這麼多年!』通行版的世界地圖真的錯得離譜嗎?對此記者採訪了多位地圖方面的權威專家,專家表示因為地球是個橢圓體,所以只要是表現在平面上的地圖,多多少少都會產生變形,不能因此說地圖都『錯得離譜』。此外,專家表示將一個球體上的點投影在平面上有很多種方法,不同的投影方式所繪製的地圖用處不同,沒有可比性。

事件
我們看的地圖都是錯的?

『你看到的地圖,其實是錯誤的。』近日,一篇名為《俄羅斯沒有那麼大,歐洲真的超小,我們看到的地圖一直都錯得離譜》的文章在網路上廣泛傳播。

『格陵蘭(80萬平方英里)在現在的地圖上看起來跟非洲(1160萬平方英里)差不多大,其實非洲面積是格陵蘭的14倍。』這篇文章稱,人們平時所看到的世界地圖其實是嚴重失真的,並將幾張國外某網站製作的修正地圖與目前常見版本的世界地圖進行對比。

『因為這種地圖為了讓所有地方的北邊朝上,必須將每一條緯線都拉得跟赤道一樣長。』這篇文章中提到,『這種地圖的另一個特色是要維持方位的正確性,緯線放大兩倍,經線也要放大兩倍,才不會變形。』

不少網友因此表示『漲知識了』,還有網友戲稱,『都說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看了後發現其實沒那麼大。』


用古德投影方式製作的地圖非製圖區斷裂,使製圖區變形減少。

觀點
所有的地圖都會失真

多位地圖方面的專家對記者表示,28日該文章裡『我們看到的地圖一直都錯得離譜』的結論並不準確,同時,對於文章裡對此所做出的解釋,他表示:『這可以說是一個偽科普。』

專家介紹說,因為地球是一個不規則的橢球體,想要把球體在平面上呈現,必須要經過投影。所謂投影,就是將地球橢圓上的點轉換到地圖平面上的點的方法。而經過投影呈現出的地圖,最終都會不同程度地出現失真的現象。

『如果我們想把橘子皮變成一個平面,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強行擠壓,另一種是把橘子剝開』,而這兩種方法都會使得橘子不再是原來的樣子。『所以,想要把一個球面變成一個平面,是很難的。』現在製作地圖的地圖投影採用的是數學解析的方式,能比較準確地把地球還原成平面,『但從球面到平面的過程中,會不可避免地產生變形,這種變形是任何一種地圖投影都存在的。』

只要是用投影方式繪製的地圖,失真是個難以回避的問題,其中包括長度變形、角度變形和面積變形。所謂長度變形,就是原本地球上經緯度呈現出的是直角,但投影到平面上卻是鈍角;長度變形,就是本來在地球上是正圓的區域,投影到平面上卻變成橢圓;而面積變形,就是投影後的區域面積發生了不同程度的變化。

『要想找到一個長度不變形、角度不變形、面積不變形的地圖是沒有的,只有地球儀才能和地球的真實情況比較接近。』專家解釋說,只要把地球『表現在平面上』,都是變形的。

大陸版地圖極力避免失真

記者瞭解到,目前大陸地圖繪製最權威的單位是中國地圖出版社,中國地圖出版社出版的地圖採用的繪圖方式是自己研發的。『傳統的地圖繪製中都會有一道中央線,這條中央線附近的區域是最不失真的,我們的世界地圖透過測量多條中央線繪製小地圖,然後將這些小地圖用數學的方式整合到一張大的世界地圖上,從而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失真的情況。』該出版社相關人士說,但這並不表明地圖出版社的世界地圖就能保證完全不失真,世界上從來沒有完全不失真的地圖。


等面積投影地圖國家面積失真小,但國家、大陸形狀有很大改變。

這位專家告訴記者,目前市面上較為常見的世界地圖,弧形的經線、緯線在平面上都是一條直線,這樣的繪製方法導致在赤道附近的區域失真較小,而高緯度的地區,如格陵蘭、俄羅斯、南北極面積都會不同程度地放大,而且緯度越高放大的面積越大。然而,這種地圖的一個好處是地圖上的方向和實際的方向是一致的,比如地圖上的東向就是現實中的東北方向,地圖中的南方就是現實中的南方。

專家認為,網傳文章把國外網站修正過面積的地圖與目前版本的世界地圖進行對比,無疑是這種地圖的短處和其他版本的長處相比。『拿不同的地圖投影來比較大洲或者國家的面積大小,這事本身就很滑稽。』 如果想要真正在地圖上進行面積比較,『各個國家面積的比例與國家的實際領土比例一致,但形狀、距離都會失真。』

延伸
最符合需求的地圖才是好地圖

地圖選擇什麼樣的投影方式,主要還是要看地圖的用途和功能。該專家展開了一張世界時區圖,地圖呈長方形,經線與緯線都是直線,經線、緯線之間都是平行的。他說,這種地圖是採用麥卡托投影的方式繪製的,之所以採用這種投影方法是因為每個時區的面積幾乎是一致的,也是彼此平行的,對於理解時區這個概念很有效,這就是最合適的地圖。

隨後,他又展示了一張南極地圖,這張地圖看上去是從南極點上空俯視南極,這種地圖是用方位投影的方式繪製的。他對記者說:『你可以對比一下麥卡托投影裡的南極,由於墨卡托投影越往南北極失真越大,南極會變得嚴重失真,因此方位投影就可以還原南極地區的真實情況。有些世界地圖會在地圖角落處再放兩個南北極的用方位投影繪製的小地圖,就是這個原因。』

在他展示的一張大陸地圖中,可以看到北緯的各條緯線兩端上翹,中間下沉,大陸的領土幾乎撐住了整個紙面。他說,這張地圖就是用另一種叫做『圓錐投影』的方式繪製的,這種方式可以保證某個緯度附近的變形是最小的,尤其適合位於中高緯的國家,因此我們常見的大陸地圖多是採用這種投影。

最後,他取出了一本世界地圖集,『如果你把世界地圖集裡的每一個小地圖都變成同一個比例尺,你也不可能將它們拼成一個世界地圖,因為裡面不同的國家會根據大小、位置等多重因素使用不同的投影方式,運用不同投影方式的地圖是無法重合的,形狀、角度、面積都可能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