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劉慈欣:《三體》讓中國文化在國際獲得存在感

劉慈欣。

他長居於山西陽泉。曾經,白天他是山西娘子關發電廠的一名工程師,晚上他在科幻世界裡徜徉,筆端滑落之處是幾億光年外的日月星辰……。

根據新華網報導, 他就是劉慈欣,連續12次獲大陸科幻文學創作最高獎『銀河獎』。他的科幻小說《三體》榮獲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故事獎,成為首位斬獲世界科幻文壇最高獎的亞洲人,開啟了大陸的『科幻元年』。

談作品:《三體》讓中國文化獲得『存在感』

『《三體》獲得美國科幻文學最高獎,不能僅從作品本身去解讀,它背後是大陸國家綜合國力的體現,讓中國文化在國際上有了更多「存在感」。』劉慈欣說,只有國力繁榮、民族復興的國家,才能為優秀科幻文學培育肥沃的創作土壤。

劉慈欣認為,《三體》獲獎後最明顯的效應是,大陸科幻文學真正走進西方。『以前中國文化走出去,主要靠介紹中國古老歷史和田園風光。《三體》首次向西方彰顯新一代大陸人對未來和宇宙的嚮往。』

劉慈欣的作品構思宏大,善於將極端的空靈和厚重的現實相結合。英文版《三體》去年在美國出版後,掀起了大陸科幻熱。難怪《紐約時報》評論認為,《三體》系列可能改變美國科幻小說迷的口味。

談自己:『我會一直寫下去』

與大家想像中科幻作家應該居住在大都市、接觸最前沿的現代科學技術不同,很多大陸有影響力的科幻作家都偏安一隅:劉慈欣,山西娘子關;王晉康,河南南陽;何宏偉,四川自貢……

『科幻作家要保持對科學神秘感的探究和想像力的發揮。』在劉慈欣看來,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本身就很現代、時尚,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科幻感容易磨滅。『恰恰生活在偏僻環境、又瞭解現代科學的人,才能對科學充滿敏銳的想像思維。』

與《三體》獲獎帶給大陸國人巨大的震動相比,劉慈欣給人的感覺是低調睿智、謙和樸實。當記者問他獲獎後生活有什麼變化時,他答道『影響不大,因為我周圍的人對「雨果獎」並不太在意。』

對未來的創作計劃,劉慈欣透露他的下一部作品會儘量選擇和《三體》不一樣的故事和題材。『按照經濟規律來說,《三體》暢銷書至少可以寫十部,後面寫得多爛都能賺錢。但《三體》已消耗我很多知識積累,精品創作一直是我的創作理念。我會一直寫下去。』

談未來:大陸科幻文學路在何方?

《三體》帶火了科幻題材,也提振了大陸國人對本土科幻作品的信心。但對於《三體》獲獎是否會推動大陸科幻文學創作這一問題,劉慈欣持謹慎態度:『欣喜之餘必須冷靜。對大陸國內的科幻文學來說,它的推動效果依然有限,因為大陸國內科幻文學長期以來較為低迷,僅憑某部作品獲獎並不足以在短期內改變這種局面。』

劉慈欣無奈地說,如今的大陸科幻文學依然處於邊緣化的狀態,不會因為此次獲獎而有根本改變。就在媒體聚焦《三體》獲獎、熱議大陸科幻未來的時候,創刊近20年、大陸僅存的兩大科幻雜誌之一的《新科幻》悄悄倒閉了。

『目前大陸國內科幻作家隊伍很不穩定。作者湧現很多、又離開很多。』劉慈欣認為,現在短篇科幻小說只有《科幻世界》一個雜誌能夠發表,一般稿費千字150元人民幣。而長篇科幻小說連能否發表都是難題,即便發表也就賣個幾千到一萬冊,出版社還要扣版稅。『靠寫科幻小說養家糊口並不現實。為了生存,年輕科幻作者只能從事其他行業。』

『大陸科幻文學還屬於小眾文學,大陸缺少高質量的作品和有影響力的作家。』劉慈欣認為,大陸科幻文學要想真正繁榮起來,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現在只是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