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揮舞琴弓 北京大廈裡的文藝保安

大廈裡的文藝保安。

在北京的一座辦公樓下,每當夜幕降臨,人們匆忙下班後,便會有悠揚的小提琴聲飄起,有時候是《月光曲》,有時候是《辛德勒名單》中淒美的音樂段落。路過的行人被琴聲吸引,轉頭看去,會發現一位身著藍色安保服裝的中年男子,在路燈下投入地揮舞琴弓。

根據中新網報導,拉琴的就是在大廈裡從事安保工作的伍先生,雖然身上的工作服與手裡的樂器顯得不那麼相襯,但他拉奏出來的音符,卻足以讓每一位忙著趕路的人駐足欣賞。

伍先生每天等到大廈裡的人都下班後,在空空的辦公樓下練琴。伍先生從事的工作,與小提琴相去甚遠。他在這棟大廈裡從事消防安保工作,只有在每天的工作結束後,他才能拿出小提琴,站在樓前自學。

時值深夜,街道褪去了白天的嘈雜,大廈前只有伍先生的琴聲和不遠處馬路上的車流聲。 

伍先生剛到北京時,從事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後來考取了消防證,他的職業轉變成了消防安保,檢查大廈裡每層樓的消防安全,從第1層到第19層,每天都要逐層檢查一遍。其餘的時間就是守在中控室,確保第一時間發現火災隱患。

伍先生在消防巡查簿上勾選樓層並簽字。與拉琴相比,這份工作多少會讓他的雙手和內心略感枯燥。 

工作結束的時候已是深夜,伍先生拿出小提琴開始練習。對於這個時段練琴,伍先生倒是覺得很自在。晚上拉琴不會有太多人圍觀,這讓性格有些靦腆的他覺得很放鬆。在辦公樓下拉琴,也不會影響到別人休息,倒是件一舉兩得的好事。

在休息日,伍先生會趁著天氣晴朗,帶著琴去公園裡拉一拉。他平時生活節儉,衣食住行都很簡單,有時候午飯也就是一個烤白薯就解決了。

伍先生拎著琴在去公園的路上。這把小提琴是他從老家三門峽來北京後,一位朋友送給他的。伍先生在20年前曾經接觸過一段時間的小提琴,但後來因為工作原因放下了,現在他想再把這條當年沒有堅持下來的音樂之路接著走下去。

來到公園,他找到一處相對僻靜的角落,開始練習。公園裡平時也會有其他練習樂器的人,伍先生在這個氛圍中,感覺沒有那麼拘束。

對著荷塘裡的枯葉,他拉起了一段練習曲。伍先生說,自己當初是因為小提琴的音色喜歡上了古典音樂,感覺這是一種與流行歌曲完全不同的東西。而對於小提琴學習,他也是摸索著自學,慢慢的朝自己覺得聽起來比較對的方向去努力。

在伍先生的手機裡,存放了很多關於小提琴的古典音樂。他喜歡帕爾曼,呂思清等小提琴名家,他自學的方式,也是不停的聽名家作品,去揣摩和練習。

手機裡的歌曲列表中,全是小提琴相關的音樂。他的手機除了用來打電話,還是他學習的寶庫。

伍先生觀看交響樂團中小提琴演奏家的表演。對於自學這件事情,他覺得只要夠喜歡,就不會有太大困難。他一開始並不懂五線譜,就從簡譜開始學習樂理,慢慢的學會了看五線譜。他覺得多看名家的表演,就能夠記住那種正確的感覺,然後在平時的練習中去朝那個方向靠近。

聽了一會兒曲子,伍先生又開始進行把位練習。

天色慢慢昏暗,他收起小提琴準備返回。邊上還有意猶未盡地遊園聽眾,期待他的下一次『表演』。

臨行前,他戴上耳機,選好曲目,以便在路上能聽一會兒自己喜歡的音樂。

路上,伍先生與朋友通電話。性格較為內向的他在北京並沒有太多的朋友,跟同事也無法交流自己的音樂愛好。作為一名『北漂』,他除了跟家人彙報一下生活,就是寄情於他心愛的小提琴了。

對於伍先生來說,小提琴算是他疲憊生活中的英雄夢想。雖然他目前的工作並不像他的琴聲那般文藝,但他想著能夠有朝一日,能夠換一種環境,往音樂的理想上更靠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