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還原赤壁之戰 曹操為何而敗?

赤壁之戰,曹操為何而敗?

赤壁,一個原本普通無奇的地方,由於一場戰爭而成為一個符號。這個符號代表了冷兵器時代最顯赫的戰役,也代表了軍事史上最著名的戰例。在1800多年前的那個寒冷冬天,在長江岸邊那個小山峰邊,究竟發生了什麼?

赤壁遭遇

根據看歷史報導,打開漢末地圖,荊州三個最基本的戰略要地構成一個三角形。襄陽是抗衡北方大軍的門戶;江陵是控制兩湖的中心;而夏口處於漢江和長江的交匯處,連接吳楚兩地,北有大別山,南有幕府山,是東吳政權拒北西進的命脈所在。漢末時的夏口,即現在毗鄰武昌的漢口。

建安十三年(208年)七月,曹操率大軍南征荊州。八月,曹操兵不血刃取得襄陽。而後又占領江陵,獲得劉表七八萬水軍以及大量軍需物資。一心統一天下的曹操,此時想一鼓作氣征服東吳。他給孫權送去了勸降書說:『今治水軍八十萬眾,方與將軍會獵於吳。』在曹操大軍壓境之際,孫、劉兩軍迅速結盟。孫權政權中的主戰派周瑜更是態度堅決,『將軍擒操,宜在今日。瑜請得精兵三萬人,進住夏口,保為將軍破之』。

曹操攻佔江東,其進攻所向必然經過夏口。而在周瑜看來,『進入夏口』也是『破操』的最基本條件。於是,孫權命周瑜和程普為左右都督,魯肅為贊軍校尉。周瑜率領黃蓋、韓當、呂蒙、凌統、甘寧、周泰、呂範將精銳部隊3萬人,沿江而上至夏口。

而此時的劉備同樣也是駐軍夏口。迫於曹軍壓境,忐忑不安的劉備每日派人去江邊探望消息,等待東吳援軍到來。當周瑜水軍終於溯江而上時,劉備想請周瑜上岸相會,卻被急速行軍的周瑜婉拒,只好乘小船去江中問其兵力,周瑜說『三萬人』,劉備說『很少』。周瑜胸有成竹地說,『此自足用,豫州但觀瑜破之』。

周瑜之所以馬不停蹄地趕往上游是有原因的。夏口上游的長江南岸蒲圻境內,有一條重要的路上通道,這是一條南達巴丘,北通夏口南岸,東北直插鄂縣、西塞、流沂(今黃石一帶),經下雉與柴桑相接的戰略要道。

一旦曹軍在此一帶登陸,則可完全擺脫孫劉聯軍的水軍威脅,運用步兵和騎兵直下孫吳的大本營柴桑。而要守住這條通道,就必須遏制曹軍搶占此段最關鍵的戰略要地——陸口。陸口,也稱陸溪口,又名蒲磯口,是陸水流入長江之口,在今天嘉魚、蒲圻二縣交界處。陸口上游3公里處即是赤壁山,而隔江又與烏林相望。

赤壁是江東要塞,一旦有失,則整個江東地區必危。也正因為如此,順江而下的曹操水軍先頭部隊,和溯江而上的周瑜水軍,終於在戰略要衝陸口上游3公里處的赤壁磯一帶遭遇,史書記載:『初一交戰,公軍敗退,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

陰曆十二月,長江中游盛行北風,周瑜的水師居於上風位置。上風便可揚帆,並藉助風力向敵方射箭,或投擲短矛、鐵鏢等拋射型武器 。雖未接舷,便可迫使敵船退避。

曹軍數量雖然是東吳水師的數倍,但在江面上遭遇,真正能夠面對面格鬥廝殺的水軍數量受到一定限制。新編的水軍戰鬥力較弱,軍中瘟疫流行。而周瑜率領的東吳水師,在長江大湖上縱橫多年,驍勇善戰。兩年首戰以曹軍失利而告終,曹操『引次江北』,而周瑜占據了對他來說性命攸關的長江右岸。


赤壁之戰示意圖。

烏林相持

這一仗後,周瑜掌握了戰役的主動權,占領了陸口,曹軍只好在對岸的烏林安營紮寨。當時的烏林,並非今天這樣的平原,而是長江與雲夢澤之間的交界線——自然堤。曹軍的活動空間,是東南面長江與西北面雲夢澤之間狹長地帶,主要依靠河灘與自然堤兩側的斜坡駐紮。

對擁有30萬人馬、多兵種的曹操大軍來說,這樣的空間無疑過於狹窄了。而曹軍中的精銳騎兵,在這樣的地帶也發揮不了作用。據酈道元《水經注》記載分析,這一帶長江右岸丘陵山地頻臨江邊,磯頭較多。而曹軍駐紮的左岸磯頭較少,間距大。

左岸今洪湖烏林一帶,僅有兩座山巒,減去地面高程,相對高度不足50公尺。而右岸則丘陵星羅棋布,植被濃密,站在蒲圻的赤壁磯上,居高臨下,對岸情況一目了然。

但這樣的優勢並非持久作戰的依憑。東吳以水軍立國,周瑜率領的3萬水師是當時大陸首屈一指的勁旅,限制曹軍水師沿長江向北運動,雖然有些難度但還是有可能的。

而如果曹軍的步騎一旦向兩翼移動,尋找聯軍防守薄弱之江段伺機渡江,就難以限制了。『今寇眾我寡,難以持久。』黃蓋也注意到了這種危險。於周瑜來說,最好能抓住有利戰機突然襲擊。

火燒曹營

曹操『引次江北』之後,不習慣船上顛簸搖晃的北方步騎便棄舟登陸紮寨。當時的船艦尚未採用鐵錨,一般的木船便用棕繩系在岸上,為了防止被西北季風刮離,飄向江中及對岸,曹操下令將停泊岸邊的船隻首尾連接在一起。

木艦船時期的水師,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戰鬥方式就是火攻。江東水師一向是慣用火攻的高手。曹軍的船艦和營寨之間,是呈帶狀分布的蘆葦叢。長江中下游的河岸湖泊、蘆葦廣泛發育,洞庭湖蘆葦不僅生長茂盛,而且植株高達5公尺以上。冬天的蘆葦已經枯黃,乾燥易燃。

火一旦燒起來,風助火勢,從岸邊的船艦、蘆葦延及岸上的營寨,再燒到雲夢澤邊的蘆葦叢,曹軍被夾在中間幾無逃身之處。而陰曆十二月正是長江中游一帶最冷的季節,烈火焚燒之際,士兵若被迫跳入水中,即使不凍死或溺斃,也已失去了戰鬥力。

火攻有了實施的可能性,周瑜思量的是,如何讓火源接近曹軍。為了麻痺曹操,打消其警覺,給火攻船隊創造接近曹操的戰機,周瑜和黃蓋策劃了一個計謀:黃蓋詐降。接黃蓋降書後,驕傲的曹操以為孫劉聯盟瓦解在即。

戎馬多年的曹操,不可能不知道火攻的危害。他之所以沒有防備,是因為火攻首先要考慮的是風向,江漢地區的冬季北風勁吹,而曹操駐紮在赤壁對岸的西北方向。然而,曹操不知道赤壁江上也會『東南風盛』。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三國志通俗演義》寫道:建安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諸葛亮於是日祭風,三更時分風起,周瑜即令黃蓋使小卒馳書報曹操,言『定今夜二更,但看船頭插青龍牙旗,即糧船也』。

但實際上,具體是哪一天發生的火燒戰,正史均無記載,已不可考。諸葛亮借風更是傳說而已。問題是,在當時西北風盛行的冬季,何來如此猛烈東南風?學者推測,這麼大的風當是湖陸風。由於水域和陸地之間的熱力性質的差異,造成了水陸之間的溫度梯度,進而造成了水陸間氣壓梯度的存在:白天氣流從水域吹向陸地,分別稱為海風、湖風和江風;夜間從陸地吹向水域,統稱陸風。

冬天時的東南暖濕氣流,往往出現在一次寒潮從盛到衰之後,正是在以寒冷為表徵的大的天氣系統出現衰弱時,陸風開始出現並逐漸增。十二月,正好是陸風猛勁的時候。

烏林的西邊,即是寬闊的雲夢澤,由於其狹長的島形的地理條件,加上缺少丘陵的平陸地形,當年的陸風風速非常大。『火烈風猛』,烈火燃燒時,熱氣流上升,又會對地面原來的風速起到增強作用,所以黃蓋的火攻致使烏林的曹軍『灰飛煙滅』。

周瑜數次進入江漢地區作戰,熟悉這一帶的天時地利,其麾下的甘寧,在荊州江夏太守黃祖手下供職多年。而且,兩軍隔江對峙的日子裡,風向東南的陸風,應該刮過多次,其規律並非不能掌握。

赤壁之戰遺址

《水經注》記載,當時長江水受右岸黃蓋山逼溜北上,直趨周瑜破曹操處的烏林。上游的舟楫,即使任其漂流,也會自然被水流衝向長江主流所經過的烏林岸邊。

交戰那天,黃蓋親自率領蒙衝鬥艦10艘,裝滿澆灌了魚油的柴草和蘆葦,用紅幕布遮住,船上插著旌旗、龍幡,又調集了部分小船系在後邊。快接近曹軍船艦時點燃大船,像箭一樣撲過去,火猛風烈,濃煙滾滾,燒毀曹軍船艦後火焰竄向岸上營寨。

周瑜見火攻得手,率領輕裝的精銳部隊,在黃蓋船隊後面擂鼓大進,等待多時的劉備軍隊也從北岸向烏林前進。

疫病流行

《三國志•劉備傳》記載:『先主與吳軍水陸並進,追到南郡,時又疾疫,北軍多死,曹公引歸。』 《三國志•周瑜傳》記載:『時曹公軍眾已有疾病,初一交戰,公軍敗退,引次江北。』 可見,曹軍中流行的疾疫,是導致整個作戰部隊戰鬥力下降的重要因素。

由於資料的缺乏,疾疫是什麼病,研究者往往語焉不詳,通常以『水土不服』籠統概括。近幾十年來,陸續有學者參與探討,很多人分析,有可能是血吸蟲病,也可能是南方流行的瘧疾,也即瘴氣。

疫疾對赤壁大戰的影響到底有多大,不得而知,反正曹操直接把失敗原因歸於疾病,他在戰後寫信給孫權說:『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橫使周瑜虛獲此名。』

曹軍在遭到奇襲後,營寨大亂,人馬燒死溺死無數。等曹操返回江陵時,30萬大軍,一大半人馬被燒、溺、餓、凍、病死在長江與雲夢澤一帶。曹軍失的元氣,多年後才恢復過來。